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邓氏动态 >> 老邓论邓族史专栏

就家谱的考证及续修与宗亲们交流

作者:邓必哲 时间:2013/5/16 9:29:56 点击:833 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核心提示:《后汉书邓寇列传》第618页注中写有“七人谓骘从弟豹、遵、畅,骘子凤,凤从弟广宗、忠也”

邓必哲致勇军宗亲之信件

勇军宗亲:

您好,我是南昌的邓必哲。

武汉一聚,匆匆一别,当时你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我浏览了武汉的风光,至今都难以表达我对你们的感激之情。只能在此表达诚挚的谢意。

欣闻湖北宗亲要修全省的《邓氏族谱》(以下简称《族谱》),我十分兴奋,湖北宗亲走在了全国的前列,你们功不可没。现在你们要修的谱是准备在《中华邓氏族史》(以下简称《族史》)的基础上重新编写,因此我对《族史》提点不成熟的看法,或许对修谱有点帮助。

1、《邓氏族歌》中曲的第一行23下面可能多印了两点,因为音太低。

2、不必把《史记》作为旁证引入谱中,因为《史记》一书随处都能找到,放在谱中浪费篇幅。

3、序只要一个人作就可以了,《族史》开头的邓国准、邓敬来、邓腾、邓其伟等先生的简介应放在书后面,且一律称宗亲,不宜称先生,或直呼其名也可。

4、《族史》中目录不太清晰,有些资料查起来不方便,如目录中第二篇第三章七新洲天骑公后裔世系表一节占了全书的一半,而目录中只有这么一句话,所以此目录应细化,否则,查起来不方便。

5、《族史》第一篇溯源中第一章:姓氏的产生与发展可不要,只要写邓氏的产生与发展即可,第五章:邓氏血源世系表中的内容有些重复,统一字派也重复了两次。

6、谱中每页的左页最上方横线上可写该书书名,右页最上方横线上必须注明本页所在的章节名称,这样便于迅速查找资料。

7、《族史》第61页的瓜藤图及该书后面有关天骑公的内容必须搞清楚,天骑公有三个儿子即德新、德可、德杞,八个孙子即廷瑞、廷植、廷宝、廷桂、廷槐、廷兰、廷杰、廷瑀。《族史》的湖北新洲的世系谱序中也是这样写的,可是在该书的许多地方却在天骑下面人为的加入了“应益”一代,殊不知“应”字辈与“天”字辈是“舜”字辈下面的同一代人,加入这一代人名的宗亲不懂的这一道理。何况旧谱及我的《江西邓氏简志》一书都清楚的写明了天骑及三个儿子的生卒年,人为的加入了一代以后,“应益”又没写生卒年,总不至于十岁生儿子,三十岁生孙子吧,此情理上说不通。宋代以后世系是五世一提,以始迁祖打头,天骑是邓禹第40代孙,天骑打头五世一提,至44世“文”字辈,后又以“文”字辈打头,五世一提,至48世“守”字辈结束,所以新洲的世系从天骑开始至48世“守”字辈全部写了,49世就没写。如加入了“应益”一代此规律就打乱了。

8、旧谱中重复的字用“匕”字代替,如“纷纷扬扬”,谱中的写法是“纷匕扬匕”,这点在整理旧谱时必须注意,并向其伟会长及其他宗亲说明一下。

9、我的《江西邓氏简志》一书,你们会引用吗?如要引用,有不清楚的地方可向我咨询。

10、世系可否以瓜藤图的形式写,人名的竖线下面左边可写某氏,右边可写其字号,因为书中大部分无生卒年,这样写足够了。

11、《族史》的装帧质量不太好,可能是书太厚的原故,可学习字典中的装帧技术,用纱布粘住封面封底和正文。这样,封面和封底不易脱落。也可多分几本装订。

12、如前第7点所述,邓禹第33代孙公著、公省俩兄弟下面,光亨生舜荣,舜荣生天学,天学生应千、应万,应万生德大、德彰,“天”与“应”字辈是同一辈,“德”与“甫”字是同一辈,若上交资料的人无旧谱为依据的话,则说明他们还不清楚这点。

13、同支中的同辈人在谱中应全部写完以后再写下一辈人,新洲天骑公下面的世系里,使人看的眼花缭乱,如要找一人十分不方便,应先写邓禹第48世守本、守玄。再写49世(普)阴至普英,再写50世伯昭至伯皆。再写51世廷怀至廷柯等等,代代依此类推。

14、世系中应最少写三代,换句话说一个宗亲的名字在谱中要重复写三次,因为,写两次经常出现前后名字不一致的情况,不知哪个是对的,如重复三次就可确认。

15、在你们正式出书之前,我想看看手稿,能帮修改一点算一点,以尽一个邓氏宗亲的义务,但不知如何才能看到。

16、我是南昌大洲天骑公祖居地的后裔,我与老家人商量了一下,将以南昌大洲邓氏宗亲会的名义捐1000元,落款写南昌大洲邓氏宗亲会,不留个人名字,相片则用南昌大洲邓氏宗祠的大门,你看可否。

17、《族谱》中统一称邓氏、宗亲,中间不要再出现邓姓、先生等不同的称呼。

18、《族史》目录第二篇南阳邓氏历代世系中的第一章邓氏历代谱序不属于世系的范围,所有的谱序应单独列一章节,落款注明是何地、何支、何时代的谱序,所有的人物传记、诗词同样处理。

19、瓜藤图中长子、次子、三子等谁放在左,谁放在右标准要统一,如《族史》第61页天骑之下,长子德新、次子德可、三子德杞在图中显示是左大右小,而下代德新长子廷瑞、次子廷植却又写成左小右大。这种情况在瓜藤图中常出现。

20、《后汉书邓寇列传》第618页注中写有“七人谓骘从弟豹、遵、畅,骘子凤,凤从弟广宗、忠也”,而《族史》第25页瓜藤图却把遵写成了豹的祖父,所以,整理资料时,捡在篮子里的不都是菜,不能图好看。

 

邓必哲宗亲致承义宗亲信件

承义宗亲:

您好!

收到您寄来的家谱资料我十分高兴,在此再次表示感谢,阅后,谈谈我的看法。

一、您能保留并收藏一本旧谱到现在,这是对邓氏的贡献,实属不易,令人敬佩。谱中记载的一些内容对考证、核实他处的家谱资料有一定的作用。现我认为您谱中有不妥的地方与您老商讨商讨。

二、世系图从宋代欧、苏开始为五世一提,即一至五世,五至九世,以下依此类推,而您的旧谱却没按此规律来排,这与其他的家谱排列不一致,希望下次修谱能统一。

三、古代谱中的兄弟长幼排列次序是右大左小,如您谱中的第一页就是如此,长震在右,次袭在左,可是您谱后面的次序在很多地方却没按此规律,要么大的在中间,要么在左边,如二十九世孙长宁夫、次彦夫、幼献夫三兄弟,长宁夫排在了中间。

四、您的旧谱记载,邓禹的第三子珍有三子,即鑛、铎、康。这里可能有误。《后汉书》记载珍之子有邓良(无嗣),邓康,没有鑛、铎的记载。您谱中还记载,鑛为南昌县尉,因宅郡西是曰郡城。铎徙居锦江。我认为邓鑛、邓铎应为邓禹第二十七代孙邓汉、邓洲两兄弟之误。邓汉,字叔鑛,为郡城基祖,居郡城,曾任当时的南昌令,实为录事参军。邓洲,字叔铎,为青冈基祖,二人的祖居地均在现在的新建县生米镇,郡城一词也是邓汉赘凤冈花宅之后才改的,那时是南唐,所以郡城一词不可能在汉代就出现了。锦江也是赣江的一条支流,在新建县流入赣江。假如您的谱是对的,可邓珍时在东汉中兴不久,国家兴盛,无战乱,光武帝刘秀又善待功臣,邓氏地位显赫,邓氏没有理由迁到南昌(当时的荒蛮之地)去。史书也没有记载邓珍子在南昌为官。

五、您的旧谱又载,鑛之子梦秋(封海昏宅西平)、梦炅、梦炎。海昏为现在的江西省永修县,西平为河南省郾城县,梦秋如封在江西海昏,怎么又住在河南郾城。珍、鑛、梦秋三代,先住河南,后住江西,又再住河南,跑来跑去,这种情况可能性很小。

六、您的旧谱又载,梦秋子民仰,梦炎子民瞻(民瞻生遄、遐)、民望,此三人人名第二字不但相同,且第三字均有“望”之意,这种情况在当时很少见,宋代以后很常见。

七、从各地的旧谱记载来看,均为禹生训(六子),训生悝(三子)、悝生广宗、广宗生晦,晦生遄、遐二公。

八、您的旧谱记载晦长子遄、幼子遐以下五代的世系以及禹公二十五代孙璠公以下的的世系、三十三代孙公省公以下的世系有些乱,请参见我的《江西邓氏简志》一书。

九、禹公三十四代孙是“汝”字辈,不是“添”字辈,这是传抄时的笔误所致。

十、您的旧谱三十五代孙为倒“亨”字辈,此辈实为三十八世孙的祖先名字,由此您的旧谱世系比别的多出了一代。如仁甫公本为四十一世,而您的谱却为四十二世。

十一、您旧谱的三十九世的祖先“烈某某”实为三十八世祖先“舜某某”的字名。您的旧谱四十世中的祖先“胜某某”实为三十九世孙的祖先“舜某某”,疑是传抄之误(音相近字却不同)。

十二、世系图应与有确切年庚(生殁)、取葬、子女、传记等详细资料的部分核实(但不知您的旧谱有此部分否),这样可以避免少失误。

十三、假如您的旧谱真的有些问题的话,应是由当时修谱时部分资料残缺所致。不足为奇。

以上看法如有不对之处,请您老指正。

 

邓必哲

2012530

 

邓必哲宗亲致春方宗亲信件

春方宗亲:

您好!

谢谢您寄给我两本你们鄂南地区新修的邓氏宗谱,应您之邀,在此谈点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彼此相互交流。

一、应逐一核实祖先的生卒年。如卷二第84页:“杞公卒崇宁甲戌十月”,经我核实,崇宁年间共五年,分别为1102壬午、1103癸未、1104甲申、1105乙酉、1106丙戌,所以,崇宁甲戌年不存在。

二、遗漏的文字应补全。如同上页:“景义,葬秀左”,此句应补全为:“景义,葬秀溪公墓左”。

三、前后记载应一致。如卷一第199页“均材公序”中,均材字散翁,而卷三第4页中又写为字友仁。又如邓禹33代孙公著、公省下曾孙的名字在同一页中写的也不一样,卷一第9页有写“为某”的,也有写“维某”的,我估计是想简写造成的。再如卷一第10页中写道:“景遇生必谟、必诰、必训、必诚”,而世系图中却写的是:“景遇生元公,元公生必谟、必诰、必训、必诚”,世系图中的写法与卷二第90页中相同。

四、谱中绝大多数迁徙的“徙”字写成了“徒”字,这可能是未注意二字的细微差别所致。其他的如“传”的繁体字是“傳”,而不是“傅”,大洲邓氏的“大”不是“太”等字都应注意这些字的细微差别。

五、20105月,我们在武汉参加全国联谱会议时,曾互看了对方的旧谱,旧谱明确记载着天骑生德新、德可、德杞三子,新谱不知为何中间加入了“应益”,而新谱卷一第198页《天骑公行状》一文,写的也是“公生三子八孙”,所以,有根有据的东西不要被无根无据的东西所代替,参见邓姓之源网上的“南昌大洲邓氏天骑公系下九代子孙世系图谱”一文。

六、由于曼季至邓禹这段世系无法考证,族中流行的说法有邓禹为43世说、46世说、47世说,但均无旁证加以佐证,不足信,所以我认为这段世系不要。

七、新修的谱中把邓禹、邓晨当成了胞兄弟,且邓晨比邓禹小,这是明显的错误,据《后汉书》记载,邓禹比光武帝刘秀小八岁,刘秀的姐姐刘元又是邓晨的妻子,可想而知,邓禹、邓晨谁大谁小是很清楚的。话又说回来,假如二人真是胞兄弟,那么,邓晨的父亲、祖父、曾祖父也应是邓禹的父亲、祖父、曾祖父,可《后汉书》记载,邓晨的父亲是邓宏,为豫章都尉,祖父是邓勋,为交趾刺史,曾祖父是邓隆,为扬州刺史,而新修的谱中卷二第4546页写的却是邓禹、邓晨的父亲是邓晔,祖父是邓肃,曾祖父是邓鍠,谁的家谱有《后汉书》保存的久呢?

八、按常理,字派应是从还未出生的那代开始编起,您那的百字派赋订的晚不说,问题是要从上千年前的舜诚公开始补编,但祖先的名字(谱名)又没改,也不能改,所以,我认为字派中的许多好字成了摆设。

九、《天骑公行状》一文,应核实一下原文,因文中有些地方不通顺,大州邓氏祖居地的家谱只记载天骑只有《墓志铭》,而无《行状》,从该文的最后几句“清风埋不朽,盛德有年昌。志铭存谱,愿后世勿忘”来看,此文更像《墓志铭》。

十、新修谱中几乎页页用了“共和”二字作为纪年,其实这不妥。“共和”二字是国家的一种政治制度,与时间(更与纪年)无关,也不能认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简称,因为没有这样写简称的。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才用的是公元(公历或阳历)纪年法,但在实际运用当中,采用的却是阳历与阴历并用法,之前的标准纪年法,如1949年应写为“民国三十八年己丑某月某日某时”。195011日用阳历的标准写法应为“公元195011日生(卒)。前面用“公元”二字,当然,二字也可省略。由于家谱的传统纪年法是阴历,所以,如公元201311日,在家谱中的标准写法是“2012年壬辰1120日生(卒),前面不用公元二字,但必须写“壬辰”(表示干支纪年法,即阴·历)二字,其余以此类推。而您新谱中的纪年法没有统一。

十一、新修谱中的文章,包括新、旧序,有的通篇无标点,有的留了标点的位置,却没有打标点,有的又打了标点。我认为都应打标点(古文断句断错了是另外一回事),这样便于族人阅读。

十二、新修的谱序中,其内容大多雷同,价值不大,浪费篇幅,我认为一部家谱,当代人没必要写那么多内容相似的序,有两三篇就可以了,一篇纵向阐述邓氏历史,一篇横向阐述各支邓氏的情况,一篇介绍此次修谱的详细经过。现代序的落款也应注意,先写谱名,后加括号写通用名,不要带“氏”字。

十三、当代活人不要去立传,这会使人觉得是在美化自己,古人就有盖棺才能论定之说,如果某些宗亲在此次修谱过程中出了力,可在后记中加以说明,让后人不忘其贡献。

十四、谱中的姓氏字不能简化,如卷三首页,舜诚公妣谈氏,这里写的“谈”氏,乃是江西新建县厚田乡著名的“谭”氏,南昌旧谱记载,“舜诚娶厚田谭家谟之女”。“谈”与“谭”在百家姓中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姓氏,“谈”徵音,广平郡,系出籍氏,“谭”角音,齐郡,系出嬴姓。其他的如“萧”氏不能简化成“肖”氏、“魏”氏不能简化成“未”氏、“戴”氏不能简化成“代”氏、“蓝”氏不能简化成“兰”氏等等。

十五、谱中是要用简化字还是繁体字,标准要统一,如卷三首页“天骑公”的“骑”字是简化字,而其孙子“廷宝”的“宝”字又是繁体字,这种情况在同一篇文中经常出现。

十六、卷一第七页序中“暨商王第十世君小辛君之幼子也”。应改成“暨商王第九世孙祖丁之幼子”,改句与卷一第43页同,对商王也不宜用“君”来称呼。此序中“禹封酂侯兼封高密侯”一句也不妥,应改为“禹封酂侯,后改封高密侯”,没有听说古时一人有同时兼两个侯的。

十七、卷一中的“邓氏续谱引”一文(见203页),我觉得有一定的价值,文中说“骧甫公从郡南(郡城邓氏位于新建县之南)迁亦十余代”,郡城基祖为邓禹第二十七代孙邓汉,骧甫为邓禹第四十代孙,中间相差十三代,与序中所述相符。“今邓氏谱(应为“诸”字)君子以继先人之志,以叙旷(应为矿的繁体字“鑛”字)支之系,合修大成谱”。可见当时确实修了大成谱(应是遄、遐二公系下)。从落款:“康熙戊申(1668)年岁春正月”来看,大成谱应是康熙丁未(1667)年修成的,从这些记载来看,大成谱已修了三百四十年了。我想,苍天如有眼,祖宗的神灵能保佑,哪支邓氏还能保存一套大成谱的话,那将是邓氏之幸!祖宗之幸!

十八、我觉得卷一与卷二应分开装订,卷二的目录不应放在卷一目录的后面,而应该放在卷二内容的前面。

十九、谱中的相片应放在一处,不要分几个地方。

二十、最后再谈谱中几个字的考证问题。

1、“鑛”字,邓禹第二十七代孙邓汉,字叔鑛,其弟洲,字叔铎,鑛的简化字是矿,许多家谱把叔鑛简名为“旷”或“钅广(实则无此字)”,有的干脆写了另外一个字代替;

2、卷三中德新、德可、德杞三兄弟中的德杞号“呙林”,我认为这呙字应是乔字繁体字的下半部分的简写,抄谱时漏抄了上半部分;

3、同上,德杞之子廷瑞与德杞侄子即德新长子同名,这不可能,南昌大洲旧谱载为廷瑀,“瑞”与“瑀”二字偏旁相同,右半部分也差不多,抄谱时也易抄错;

4、德新之曾孙文忠号“沅乐”,南昌大洲谱载“濂乐”,“沅”应是“濂”的简写而成的,二字音相似。当然,“沅”不是“濂”的简化字,修家谱有先有后,后修的家谱在抄前修的家谱时,不可能把原来简单的字抄成复杂的字,反之却很有可能。

以上是我的个人看法,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春方宗亲原谅!

 

邓必哲

                                             20121029
阅读:833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就家谱的考证及续修与宗亲们交流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