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国史方志 >> 邓氏文化传承

月是故乡明

作者:邓四平 时间:2013/5/12 9:29:47 点击:199 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核心提示:月是故乡明。敬爱的父亲母亲,下辈子,我渴望您们依旧还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本网题记:

今天正好是母亲节,护士节,汶川地震纪念日,本网就借四平宗亲此文祝愿天下母亲快乐!平安!幸福!

也感谢四平宗亲此文,为父母祭!诉天下儿女之追思!

 

敬爱的父亲、母亲,在这中秋佳节即将到来之际,远在天涯的不孝的儿子,在给您们写着一封迟来的愧疚的信,夜凉如水,文字写完,我却不知道该寄向何处?也不知道怎样才能邮寄给您们?

窗外,一弯娥眉似的淡月不知何时已升起来了,也不知道,敬爱的父亲、母亲,此时此刻,您们是否也能和我们一样看到蔚蓝的天空中这轮皎洁的明月?明月似钩。碧空如洗。云彩在天空里淡淡地飘舞,就像老家屋旁清清小河里的水草一样,依旧柔柔地摇曳,但故人却已不再。几颗锃亮的流星滑落天际,伤心的泪一般。流星啊,难道你也知晓人世间的悲欢和冷暖?明月如钩,往事如烟。

“胡萝卜,咪咪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娃儿想吃肉,老汉莫得钱。记忆里,中秋节是继节之后的中国的第二大传统节日,又称“团圆节”,意义重大,气氛自然是庄重严肃,也是很浓烈的。既可赏月,吃月饼,庆祝秋收,又可以全家一起谈笑风生,尽享人世间的天伦之乐,万家团圆。人间本就聚少离多,正如《红楼梦》中所言:“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所以团团圆圆合家欢乐的中秋,哪家哪户又不倍加珍惜呢?十五的月亮又大又圆。

“竹摇篮,慢慢摇,摇到那外婆桥,月亮升,星儿笑,小宝宝快睡觉,我的那小宝宝呀,快呀快睡觉……”那时候,慈祥的父母为了多挣点钱来养家糊口,便在家中缝纫机旁边搁置了一个大竹摇篮,一边缝制衣服便一边摇动竹摇篮。在柔美的摇篮曲中,浓浓的父爱和母爱就像淡淡的月光,无声无息,沐浴着我们渐渐长大.

中秋前12天的农历八月三是父亲的生日,往往是不办的,父亲提前好久便要通知所有的亲戚、辞客。中秋节这天,父亲的生日便和中秋一起庆祝了。一大早母亲便在一根长竹篙上绑上一些青青的竹叶,将屋里屋外的蜘蛛网、灰尘等等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接着全家大小就一起生火,烧水,煮酒米,打糍粑,做糍粑馍馍,一个一个的糍粑馍馍巴掌般大小,圆圆的、白白绵绵就像十五的月亮一般.

夜幕降临,一轮玉盘似的明月冉冉爬上天际,羞答答的月光犹如静悄悄的百合静静地绽放人间,又仿佛酽酽的牛奶,清澈而通明。鱼鳞似的瓦片,青黑的屋脊,婆娑的树叶,碧绿的草叶,都仿佛笼罩在了轻纱似的梦境里。

母亲在堂屋的神龛前恭恭敬敬地点上三柱香,再燃起一些火纸,一边撕扯火纸,一边中念念有词地唠叨着:“各位祖公祖婆,公公婆婆,外公外婆,今天是八月十五团圆节,你们也回来团圆哈!保佑你们的孙儿孙女平平安安……”说完这些,母亲便让我们依次跪在神龛前作揖,磕头,许下各自的心愿。

其实我们最关心的倒不是这些,我们早就想跑到地坝里的月亮下去坐八仙桌了。桌中央早已摆了一个大大的洋瓷碗,里面盛了父母亲珍藏了一年也舍不得拿出来吃的白糖。接着炕得蓬松喷香的糍粑馍馍也端上来了,直接用手抓起糍粑蘸白糖吃,吃一点蘸一点,滚烫的糍粑,热气腾腾,只好在手里抛过来抛过去地吃,耍杂技一般,吃快了会烫得人眼泪直滚。但盯着碗里香喷喷的糍粑,又都想多吃,又都不怕烫了。父亲只是坐在一边慈祥地看着,有时候也说一句:“莫急,莫急,慢慢吃,慢慢吃!”直到夜深,月上中天,人已呵欠连天,大家才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地回屋睡觉而去。

这样温馨而又甜蜜的中秋,在我们这个人丁众多的大家庭中一直持续了很多年。后来,当我们就像鸟儿陆续长大离巢飞远,一年一年,家中的中秋节竟渐渐变得冷清,只剩下父亲母亲两个孤独的老人了。这一辈子,我觉得我最对不起的人有两个:一个是父亲,一个就是母亲。每每一想起他们,我的心里就感到无比地难过。

24年前,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家中耐以维持生计的裁缝铺也倒闭了。年近六旬的父亲为了供我读书,又跟着分了家的二哥学做起小生意来。每次到南充西门市场进货,早上四五点钟天不亮便要起床,提上几个大蛇皮袋,打一个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赶上七八里山路,赶到兴旺镇和平村的岔路去搭到南充的班车。为了节约用钱,进好货,父亲也不喊三轮,就自己一袋一袋地把沉重地货物往滨江汽车站扛。饿了就吃点从家里带去的饼子,舍不得花钱在南充吃中午饭。下午赶回时,我们全家大小早就在和平村的岔路等待已久了,又去向和平村附近农民家租用板板车将货拉回,到家经常是深夜十一二点了。父亲常常是浑身衣衫湿透,顾不上吃饭和歇息,又忙着清点货物和摆放商品。

父亲也常到我读书的蓬安县城进货,有时遇赶不上回家的班车,便到我读书的师范校学生宿舍和我同挤一铺,父亲说县城的旅社太贵了,住一晚要五块钱,即使睡地铺也要三块钱,真是太贵了,太贵了!第二天一大早临走时,却又会塞给我一大把皱巴巴的零钱,并吩咐我钱莫用,要安排好生活,注意好体。每每此时,望着父亲那苍老的容颜和渐渐渐佝偻的背影,我的心里便难过得想要哭。

21年前,师范毕业,我分配在老家一所偏僻的中学教书。父亲却由于常年累月地劳累,不幸患了老年前列腺炎。这本来是一种并不难医的病,但家里缺钱,即使有钱,我们深知:以父亲的脾气,他也不会去大医院医治,他怕拖累家里,拖累儿女。于是就一直在乡诊所里拿些药吃,谁知,后来病情竟恶化成了尿毒症。

12年前,我调到了一所新的职业中学教书,1997年父亲去世后,母亲便孤独一人在家守着老屋,我每次回家都对年迈的亲说:“妈,跟到我们一起生活。”母亲常常很为难地说:“儿啊,你的好心,当妈的我晓得,可你一个人那么点点工资要养活一家四人,哪里养得起嘛,我还是在老家向乡亲们要点荒地种点菜和包谷,喂几头猪,拣点废旧卖勉强养活自己算了!”

近几年的中秋节,我竟丝毫无心留意天空中的明月究竟是圆是缺了,也很少回老家了。2004年,迫于生计,妻子找我岳父担保在乡信用社贷款在学校承包了一家小卖部,全学校1000多号学生,每天一下课便将偌大一个小卖部拥挤得泄不通。尤其是每年中秋节这天,各班都要开晚会,吃月饼,赏月,表演文艺节目,提前好几天就要跑到南充的月饼店里订购月饼,晚了就订不到货了。人手不够,于是请来母亲来帮忙看小卖部,母亲来了,只负责给我们煮一三餐和给学生烧开泡方便面,也守小卖部,母亲不会算帐,所以也常常将钱找错,年纪大了,母亲守在小卖部里也常打瞌睡,妻子对母亲有些意见,虽然嘴上不说,但脸上还是看得出来的。

平时上课时间,小卖部里没有学生来买东西时,母亲便在小卖部里跑得不见影子了。妻子私下里去看,竟发现母亲在学校里四拣拾废旧的饮料瓶、废纸等等,母亲说这些废旧丢了怪可惜的,拣多了,很值钱的,她也不要我们开工资,每周星期六就背上拣的这些废旧回老家去卖。

我给妻子解释说,母亲是那种勤俭节约惯了一辈子的人,家里喂猪,平时看见路边哪里就是长有一小把猪草也都要扯下来,天远地远的都要捎带回家里去喂猪。妻子说这要是让学校里的领导和同事们看见了,要笑话我们的,说接个妈过来看小卖部,还要让老人家来拣废旧卖,知道内情的人会认为老人勤劳,不知内情的人也许还会误认为简直就是在虐待老人!

一天下课,我回到小卖部里,发觉突然氛不对,妻子和母亲两个人都不做声。我问是怎么回事,妻子先说话,说母亲要将拣回的废旧物品等等要堆放到我们住的学校寝室屋里,妻子坚决不准,于是两个人就争了几句。母亲说,她不在这里了,要回老家去。母亲背着背篓走了。没想到这一别竟会成为永别。

2004年冬月初二,当我突然从电话里得知亲去世的消息时,一刹那间,我竟如遭了雷击一般,2004年冬月初二,母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去县城卖废旧,我倍感惭愧、内疚、不孝和悲痛万分,如今我再也看不见我的母亲了,母亲在时,我总是嫌老人家唠叨,话多,哎,现在想听也听不到了,才蓦然感觉到亲人存在的宝贵。其实这世间很多的东西都是用金钱无法所买回来的。比如生命和亲情。

月儿西沉,人亦老去。世上的父母对子女的爱大多比山高,比路长,比海深,可儿女们对父母的孝顺也许比扁担更短。

如今,父亲逝去已整整16年了。转眼之间,母亲离开我们也已整整9年了。直到现在我依旧在梦里常常梦见父亲和母亲,依旧那么慈祥,依旧那么亲切地在梦里叮咛我,甚至唠唠叨叨着我。

想起父母亲默默无闻而又辛苦的一生,我的泪便又禁不住簌簌地流下来了,我只感觉到心如刀绞,悲痛万分。

月到中秋分外明。月到中秋我的心更加痛。惟有失去方才蓦然发觉存在的可贵。又是中秋佳节即将来临之际,面对皎洁的皓月一轮,我惟有以泪洗面来默默地忏悔自己,对着明月的清辉,如果世界真有轮回,人真有来生,我愿祈求自折阳寿十年换回父母亲的重生!

月是故乡明。敬爱的父亲母亲,下辈子,我渴望您们依旧还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下一篇:小平,你好
阅读:199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月是故乡明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