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谱牒源流 >> 邓氏族谱源流专栏

《东安邓氏邦畿房后裔迁徙简史》系列连载七

作者:邦畿公第三十五世裔孙邓治蓉 时间:2018/2/8 点击:710 来源:邦畿公第三十五世裔孙邓治蓉

核心提示:在某一特定的历史时期,一个人的历史是否与其“政治”命运而相关联

九、邦畿公世系先祖年龄构成情况分析

按照联谱和各支分谱提供的先祖生卒情况来看:

邦畿公是1050——964年,享年87岁,20岁生明钦公;

明钦公是1064——984年,享年81岁,20岁生继道公,28岁生继慈公;

继道公是1067——1004年,享年64岁,继慈公是1077——1012年,享年66岁,继慈公25岁生承淳公,27岁生承凤公;

承凤公是1093——1031年,享年63岁,27岁生惟焕公;

惟焕公是1143——1058年,享年86岁,50岁生孝成公;

孝成公是1189——1108年,享年82岁,26岁生子圭公;

子圭公是1225——1134年,享年92岁,24岁生才安公;

才安公是1235——1158年,享年78岁,21岁生公谨公;

公谨公是1251——1179年,享年73岁,18岁生祖杞公,21岁生祖梓公;

祖梓公是1264——1200年,享年65岁,18岁生天佑公(万福公);天佑公是1293——1218年,享年76岁,22岁生光彬公;24岁生光护公;

光彬公是1327——1240年,享年88岁,35岁生显德公,

光护公推测在1328——1242年左右,享年87左右,26岁生显高;

显高公推测在1346——1268年享年82左右岁,37岁生应山;

应山公推测在1380——1305年,享年76左右岁,29岁生景善;

景善公大约1372——1334年,享年39岁,31岁生礼奎公,36岁生礼振公,38岁生礼得公

礼奎公是1410——1365年,享年46岁,

礼振公是1449——1370年,享年82岁,?

礼得公是1462——1372年,享年91岁。37岁生邓禧,50岁生邓禄。

邓禧公是1475——1408年,享年67岁。(禧领养禄之子)(养父)

邓禄公是1495——1422年,享年74岁。34岁生邓纪;(生父)

邓综公是1517——1447年,享年71岁。33岁生春楧;(生父)

邓纪公是1535——1455年,享年81岁。(纪领养综的次子)(养父)

春楧公是1554——1479年,享年76岁。23岁生邦勋,30岁生邦劬,34岁生邦宪;

邦勋公是1548——1502年,享年47岁;

邦劬公是1509——1566年,享年57岁;

邦宪公是1602——1512年,享年91岁。

以上情况,请大家分析推断。

东安石瑞景善公后裔邓治蓉于丙申岁(2016)仲冬抄录

十、人物传记及传说纪实

1、历史人物邓树繁

在某一特定的历史时期,一个人的历史是否与其“政治”命运而相关联,当他的“政治”运程夭折时,而他的历史也将随之烟没……这便是“历史”与“政治”的局限和悲哀……他!或许就是这历史与政治“漩涡”中的悲哀者……

邓树繁(189?——1963)湖南东安三河乡石瑞村人,国民党黄埔军校第五期毕业生,获“蒋中正赠佩剑一柄”、“青天白日勋章”和其它勋章数枚,原国民党某师参谋长、少将军衔,“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在大陆的根基彻底动摇,他于1949年春隐退,回归故里。同年深秋,解放军大军南下,抵达石瑞村,他率众乡绅夹道欢迎,因村落较大,部队就地驻下,作短暂修整和补给,七天后,部队开赴广西,他率全村热烈欢送,并捐粮、捐银、捐物(但为时已晚)。也就在这一年12月,他收到来自中共湖南省委和军事管理委员会联合下达的通牒,促令其前往长沙投案自首……

在十年国内革命战争、八年抗战及三年解放战争中,此人究竟充当了怎样的角色,是功是过,已无法还原历史……

投案自首后,他被中共收押在“洞庭湖劳改农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伯因工作之便,前后三次去探监,并为其带回家书,1970年,中共大赦原国民党高级战犯,其家人央求大伯前去监狱探访,但监狱方称已无此人(可能已死)。

邓树繁其长子邓济忠,1949年随蒋去了台湾,孙宏波、宏声留学美国,并获博士学位,之后旅居美国。邓济忠于1995年——1997年先后两次回石瑞探望其大陆亲属(姐莲玉、同父异母妹嫚玉、弟济懋、妹红玉),2012年,邓济忠在台北去世,享年九十岁。

我并不认为,他是给我邓氏祖宗丢脸的人,他只是因为历史染指政治的局限而被历史封尘的悲哀者。父亲小时候很喜欢看他威武的戎装照,也很仰慕他这位尚未出五福的兄长……文武双全,却给我心灵留下太多困惑和难解的迷……

邓华元于2016年6月6日撰于中山

2、屈死的冤魂

邓学(约1920~1950)东安三河乡(今大庙口镇)石瑞田中心人。口传,1942年毕业于湖南第一师范。因成绩优异,品行端正,由学校推荐,民国湖南省政府、教育厅保举,公费赴美留学升造。1946年学满归国。归国后,受民国湖南省政府及教育厅指派,回家乡东安兴办国立东安第一中学(简称“一中”),从事教学工作。解放后,家乡于1950年土改。邓学其父在老家石瑞划为地主,土改工作队查封并没收其在石瑞老家的所有财产。邓学是个大孝子,得知消息后,他深知其父是一个视财如命的守财奴,于是,不顾师生们的劝诫,携家眷回到石瑞。本来是想看望老父亲,顺便安慰并开导他。可惜,书生意气,怎知局势严峻。一回到家,夫妻便被民兵一并拿下,绑赴庙里审讯。审讯中,土改工作组令他说出其父隐瞒及藏匿的银元未果。有几个缺德的民兵将他推倒在从山中取回来的荆棘上。锥心刺骨的痛,迫使发出惨痛的哀嚎,白皙本是握笔手无力地颤抖。

因为不堪折磨,当晚四更时逃出。本来是想回县城,寻求政府保护,谁知走叉了道。天亮时,被守候在龙口荷叶塘的民兵再次抓获。

被抓回后,更是受尽折磨与凌辱,其妻唐嗣琴被扒光上衣,民兵用滚烫的松脂滴其乳房。……无知、粗俗、残暴,因不堪折磨与凌辱,最后在被关押的仓屋里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当一中的全体师生赶到石瑞时,这位满腹才华的年轻人已横尸仓屋……土改工作组最后以畏罪自杀盖棺定了论。

三十年后,政府为其招冤平反,其妻唐嗣琴恢复教师公职,并给予家族适当补偿。

3、治仁兴学

十六世祖治仁,豁达开明,推陈纳新,重教化,为提高乡民文化素质,纳龙头名人彭进士(光绪皇帝钦点知县)之见,于清光绪32年(1906年)出资开办学堂,校址设在刘家住宅旁,今龙头小学校园内,校名为:庆远府永顺土司龙头贰等小学堂,即今龙头中心小学前身,时招男生二十一名,彭泽纯为首任监督,民国35年的宜山知县参议长罗其书、国民党中将师长覃异之、抗日英雄飞行员黄鹰等均出自该学堂。因土司官尊师重教,永顺一带乡民争相求学之风高涨。

邓铨康、邓宝定、黎新平整理

4、修司衙前石桥记

司前有桥,予高祖造建于先,而曾祖重修于后。历年既久,渐就倾颓。予袭职以来,久欲修复。丙戍冬,商之绅民。各踊跃从事。遂相与捐资纠工而修葺之。非敢谓能继志述事也。第除道成梁,聊以举司牧之职耳。

道光六年,长官炜绩重修司治前石桥着文记录其事

5、“三只羊”地名考

三只羊位于都安县北。虽名为“靖远寨”,史上实为“三不管”地区。明弘治五年设 “永顺正长官司”将靖远寨划入。

长官司因靖远寨乃穷山恶水,瑶民难以上交“皇粮国税”,规定每年全寨只征收三只野山羊作为象征性赋税:以上远、上保、上林、上八、建高等村为上段,共交一只野山羊,称上只羊;以上朝、上荣、建兴、建良等村为中段,共交一只野山羊,称为中只羊;以建义、建德、建民等村为下段,共交一只野山羊,称为下只羊:统称“三只羊”,沿袭413年。改土归流后弹压公署改按常规标准增加税收。

由于日久年深,人们忘记了靖远寨的名称,只记得三只羊的故事,从此也就以“三只羊”作为三只羊乡的名称,乡政府驻地为弄英村。

考证:邓铨康 邓宝定、 谢铭 施铁静

6、凤凰村邓氏的传说

凤凰村邓氏以始祖承琢公第十七代孙斌佑公之二子世隆之后裔,世隆之子俊满公于永乐二年甲申岁(1404年)迁至恭城塘边居住为序。尊俊满公为凤凰村始祖。繁衍至今已三十八代。

由俊满公开始,繁衍到第七代,时值明末清初,约公元一千六百五十年前后,有士奇、士高、士昌、士章、士元、士学八兄弟,以耕耘饲养为业,发展很快。拥有耕牛九十九头之多,良田百倾之阔,雇请长工百余……事业昌盛、气势恢弘,名扬千里。士奇八兄弟事业的蓬勃发展在引起各方关注的同时,也遭到小人的嫉妒。有人诬陷士奇抗朝谋反。当朝昏君听信谗言,致使士奇惨遭满门抄斩,诛灭九族的灭顶之灾。

世间冷酷天有情。在错斩士奇的当天,狂风大作、天昏地暗。当家人把赎士奇性命的金银珠宝抬至途中,遇狂风暴雨无法前行,只得到岩洞中避雨。其时,恭城方向响起三声午炮,午时三刻已到,士奇及家人命丧黄泉,九族同胞含冤倒在了血泊中……在士奇及家人被斩时,天空乌云弥漫、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暴雨骤下。霹雳一声巨响,抬金银珠宝避雨的岩洞坍塌了一大片,金银珠宝也埋在了里面……迹象至今清晰可见,此地也因此得名——崩山岩。这隆隆的雷声是老天在为无辜的冤魂嚎叫呐喊!这暴雨是老天惋惜无辜同胞流淌的泪水!株连九族、血流成河;恭城县武庙那口水井竟流了三天三夜的红水——这不是水,是我蒙冤遇害九族同胞的鲜血!

就在横门遭斩的危急关头,一位栗姓老太冒着生命危险,从墙洞中找到并抱出一个三岁的小男孩,把他抚养成人,延续了邓氏的血脉。这位被救的小孩就是后来大家知道的邓真,他是栗姓老太拯救出来的邓氏幸存者——凤凰村邓氏唯一的传代先祖。邓真养育了林材、林枢、林祥、林芳、林栋五子,凤凰邓氏终于后继有人,世代相传,繁衍至今……

7、百年沧桑话联泰

吾邓氏祖籍河南新野,宋代迁楚南东安。鼻祖印魁公于明嘉靖年间避居恭城中东关等处,延至清顺治。四世祖明栋公中年移居下西乡下宋村。再传,世至联光,艰苦创业家道中兴,丁财兴旺。育六子,长子万杰、次子万嵩、三子万钟、四子万青、五子万鹏,六子万黎。励志奋进,仕农工商各操其业,各有成就。五子万鹏,号鸿卿,自幼聪慧,勤奋好学,于光绪辛丑年(1901年)中举,奉旨湖南长沙府候任知县长;次子万嵩,沉稳干练,诚信为人,持家有方。人称“邓联泰三老板”;四子万青,善于持家,精于珠算,主管家财,以少积多,使家产逐丰;其余各子,分操农商,各有成就。

“联泰”家业,据传有田地400多亩,大小油榨三乘,酒坊、中药铺各一间;并在龙岩开设糖榨;在县城开设有“苏杭铺”和“什货铺”,铺号“锦丰”。

由于“联泰”兄弟团结,勤奋上进,各操行业成就显着,财产日积月累,丰厚殷实,成了远近闻名的“恭城”三泰之一。

“联泰”大屋始建于光绪末年,民国元年竣工,取堂号“联泰”。以志祖先,寓意平安。整体建筑座南朝北,左依大河,右傍青山,占地面积约36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3000平方米。“联泰”大屋主体建筑为上中下三大座,正厅设神龛,正厅后建四层高炮楼,三大座左右各建有两排每排十间的横屋,主厅前有一块可容纳400多人看戏的晒坪;右侧立有大门楼,四周修有围墙,形成一个拥有53间住房的四合院。院内有自然水渠一条,又开挖深水井一个,使生活条件齐全,自然。

树大招风,财大招劫。“联泰”的发展和殷实的财产引起外人的妒忌。民国十年(1921年),平乐沙子一带的土匪纠集数十人前来抢劫。想抓“三老板”做人质,勒索钱财,由于有建筑防备,全家数十口人躲进炮楼,土匪围攻后抓不到人,就放火烧屋,大火从中午一直烧到晚上,上中下三座及横屋几乎全部烧光,其中烧毁稻谷上千担,茶油、桐油、黄糖各数百担,损失惨重。事后,所有房屋虽重新添椽置瓦,依样复建,但终究因耗资巨大,逼使所操各业发展艰难。

“联泰”家人志尚高远,承先启后,人才辈出,民国年间,万钟之子传汤(号乙武)先后任平乐、乐业、东兰、南丹县县长,历时十六年之久;万嵩之孙起程任平乐县、安徽省科员多年;起龙任下宋村校教员。今天,“联泰”后人在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共有五人,其中曾任公社组织委员、县法院经济法庭庭长、县农机厂厂长各一人,教师二人。八零年后,“联泰”子孙二十多户勤奋刻苦、努力上进,全部建起了二至四屋的钢混结构楼房。物质文化生活稳步提高,家族重视在发展过程中激励后辈勤奋读书,历年来有巧云、引弟、文胜、连兴、秋菊、欢欢、玉洁、一行、一波、义高、一文十一人考取大学,承历代儒风,发扬光大。

8、邓百琰

邓百琰,四川南充县太平场邓家沟村人,张澜的学生。四川南充建华中学高中毕业,国民四川南充县太平场乡长,后任国民南充县警察局东南分局局长,任国民四川雅安县县长,继任国民重庆警察局局长,民主进步人士,曾经多次营救共产党人(西南政法大学邓又天教授、教育处长、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坛主任,均为其营救),后辞官经商,民族资本家、企业家(在四川南充果山公园建有“邓公馆”、创建“四川南充人力黄包车队”,拥有黄包车60余辆……,解放后……);忘葬邓家沟狮子山下祖山,干山巽向。

9、何良村的故事

文革“破四旧”,全国各地文物古迹都遭到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我们嘉陵区金凤镇南水沟邓成康老爷的墓地也不能幸免。成康老爷是生前是这里的秀才,墓是五十多年前葬在何良村燕儿山的。棺材内外封闭很严,用松香粘连。

公元一九六六年,全国上下破“四旧”,村里来了一伙带红卫兵袖导的人,掘开成康老爷的坟墓,用阴嘴锄撬开古墓,见棺材上铺满了金黄色的鲜竹叶和水冬瓜叶子,内有金贤。棺材四角发亮。这伙人打开棺材,成康老爷躺在里面,头戴顶子,脚穿靴子,身着青丝,黑发长辫,胡须发亮,脸色红润;盖着的红、绿、白色丝绸还是新的……

这些人试图揭去成康老爷的顶子。他们把顶子取下来,摔到外面又滚回老爷头上,硬是取不掉;用锄头勾,勾到脖子上流血……

成康老爷一家过去很发达,孙子邓谦益当乡长,为人慷慨、又侠肝义胆、威信很高;孙子邓静庭在遂宁开丝绸铺,生意火红;孙子邓安国给军阀当秘书,很受重用……成康后人兴旺发达,显贵无比………。

这破四旧啊,连躺在棺材中的祖辈都不得安宁!

10、侠肝义胆好风骨

邓群字如吉,无党派人士。生于戊辰年丁巳月庚戌日,卒于丙戌年辛丑月壬戌日庚戊时,享年七十九岁。一九五零年参加川北区土改工作团,历任工作队副队长、队长;先后在三台、中江、剑阁参加土改工作。土改中,他坚持实事求是、与人为善的原则,既处理好当地贫富人之间的矛盾,又没有杀过一个人。在老百姓中的威信很高,所到之处一呼百应。土改结束后,任剑阁县文教科副科长。他侠肝义胆、仁德善良、为人耿介、关心下属、作风正派、业绩出色,享誉剑门山区。反右和文革期间,因为其处事原则不和时宜,受到不公正待遇。退休后乡亲推举其为剑门镇居委会主任,个协会长。他协助政府在治安、民事、老年、青少年教育、扶贫济困、弘扬剑门豆腐文化等公益事业方面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深受剑阁地方百姓爱戴。为邓氏家族树立了光辉榜样。

11、文桥邓家大泉井

桂林市全州县文桥镇邓家村委有一千年古井,曰大泉井。大泉井系邓氏始祖明钦公于宋庆历六年(1046年)在邓家村开埠立基时所建,距今已近千年。明钦公乃汉高密侯邓禹后裔,字朝恩,号顾齐府君,宋仁宗天圣九年任广西三司判官,宋庆历六年卜居全州总管府,旋即迁居文桥邓家村。邓家村风光秀丽,地灵人杰,千百年来,该村共出进士三人,举人三十多人。历代以来功名最高者乃村人邓性高,性高公于明崇祯年间中会试一百零九名进士,擢四川顺庆府西充县知县,该村其余两人皆恩科进士,与性高公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官阶最高者乃村人邓承券,承券公高中万历戊午科乡试第二名,初授河南巩县教谕,后擢任云南建水知州、贵州思南府同知、四川马湖府知府、湖南永州府知府、长沙府知府、太仆寺卿(从三品)等职,村人皆以承券公生平事迹为荣。

青山依旧,几度夕阳,邓家村代代能人辈出,该村八景历经岁月沧桑,少数被毁,部分失色,惟有哺育村人的大泉井水仍晶莹透底,鱼群嬉戏水中,水面碧波荡漾,四周古树参天。此井镶嵌在邓家左、右两村之间,集水、鱼、树于一体,百里内仅有,县内外闻名。历代先贤视井为村之福祉,重视维修,严于管理。然近十年因疏于维修,致浊水入井,景致失色。十年前,村人邓起恭倡议重修大泉井,承蒙各级政府及社会贤达资助,筹集善款七万多元投入维修,工程于次年完成,维修后井面两亩八分有余,大泉井重现昔日风华,井之上游建排水沟,四面或水泥铺道,或卵石铺建而成,并饮水,洗衣、洗澡各建有去处,周过之路平坦宜行,可谓旧貌换新颜。村人每每谈及此井,皆喜形于色,曰,井有三绝:水奇、鱼静、树幽是也。春夏之期,井水清冽,品之似瑶池甘露,几年前,县内三号病流行,医疗机构派人对各村井水例行检查,结果显示大泉井水不但无害,而且能治小病,大概为樟树之根浸泡于井内之故。冬日,天气寒冷,雪花纷纷,井面水汽蒸腾村民或洗衣,或洗菜,因水暖而避受风寒,井水一年四季不因干旱而减少半分。

大泉井又名观鱼塘,上世纪日寇入侵邓家村,对井中之鱼竭尽捕杀之能事,村中老人言一乌鱼有九十来斤,可惜成为鬼子的口中美食。如今,井内的鲤鱼、草鱼每条至少有十斤以上。每逢周末,县内游客闻讯赶来观鱼,鱼儿害羞,躲进水里,游客不细心观之,似乎察觉不出井中有鱼矣!井之周围古木环绕,乃小孩戏耍之所在,古树树干虬曲,枝繁叶茂,人行树下,清风习习,井旁有一小沟,流水潺潺,听之如古琴之音,顿觉来到世外桃园呵。

12、漫步石瑞古迹间

魏元龙

作为美丽村庄候选村庄,石瑞村位于东安大庙口镇紫皇公路旁,全村由好几个自然村落组成。镇村干部在介绍此村的特色时,特别强调其它村庄所没有的历史古迹,以显示出厚重的文化底蕴,这些古迹包括瑞牛塘、石乳寺、石乳岩、邓禹墓、火烧桥、邓公庙、邓家祠堂等,其中火烧桥、邓公庙、邓家祠堂三大古迹虽经岁月风雨的洗刷,或缺胳膊少腿,或杂草丛生,但现仍保存相对完整,仍在不程度的发挥各自的作用。

初秋的下午,我们漫步在石瑞村众多古迹景点间,阳光是那么柔和,照在身上,暖暖的,有种懒懒的欲望,清风是那么轻盈,拂过我们的脸庞,如情窦初开少女双手的抚摸,很舒服,很美妙。我们的心情像阳光一样明媚,像和风一般清爽。

来到石瑞自然村北面寻找石乳寺和石乳岩遗址,按现在的行政村划分,石乳寺和石乳岩所在地属于南溪村。这里,我之所以将其归集于石瑞村是因历史上某个时期,它曾是石瑞村古迹的一部分。越过宽阔的公路,翻过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山丘,我们来到了一个宽敞的溶洞前。听村中老人说,这个洞就是传说中的石乳岩洞,洞内宽约10米,长约100米,洞内钟乳尤佳,唐时采以充贡,柳子厚所谓零陵乳穴者也,宗氏以垂溜如乳,宋代礼部尚书邓三凤死后葬于此。宋孝淳熙年间(1174~1189),曾在洞前建有一座寺庙,取名为石乳寺,后毁于战火。来到洞前,我们并没看到石乳寺的痕迹,哪怕一小块瓦片。石乳岩洞内也不见一根石乳,洞内显得空旷而萧条。原本想深入洞内看个究竟,可因没有照明设备只好放弃。遗憾没亲眼目赌神秘的邓鸣阳墓。

离开石乳岩,我们随村干部来到火烧桥。据县志记载,火烧桥原名舜石桥,始建于明朝,是一座风雨桥,横跨于穿过村庄中央的阳江之上,桥墩为石料,桥面为木头结构。清乾隆年间,风雨桥桥面及桥顶意外被大火烧毁,只剩下河中的几个石墩,所以当地百姓叫它火烧桥。风雨桥的烧毁给河两岸群众的交通带来极大不便。清嘉庆年初,东安县令曾镛为解决两岸群众交通问题,向全县广泛募集资金,在风雨桥原址修建了现在这座五孔石拱桥。

来到火烧桥上,只见桥面全由清石铺砌而成,多年的风吹雨刷,人踩马踏,石板路面显得光滑、平整;桥上的石护拦不知何年何月被毁掉,只留下数个护栏槽口,长满杂草;从桥上往下望下去,水流遄急,让人头脑发晕。桥的南端是一片片金黄的稻田,成熟的稻谷在清风的吹拂下,一波波的荡漾开来,稻香四溢。桥北端是村舍,或古典式的土木结构,或现代式的钢筋水泥结构,一座座,一栋栋,错落有致,新旧结合,和谐安宁。屋前桥边香樟树下,人们在树下三五成群闲谈,看桥上风景,听桥下河水欢歌,闻对岸稻田飘香,悠然自得……。我想,此时此地,如果再泡一壶清茶,一边欣赏古桥的风景,一边慢慢品茶,该有多么地惬意!

瑞牛塘位于石瑞院子,传说塘中有石马、石燕、石蟾等十件瑞物,村名也由此而来。可我们眼前的瑞牛塘只是一个普通的泥塘而已,面积不宽,水也不深,找不到一丝传说中的石之类瑞物的痕迹。正当我们怀疑这个传说的真实性时,一位上年纪的村民告诉我们,原来塘中十件瑞物在50年代的“反四旧”运动中全被敲碎填路了。真可惜,民间很多类似这样的古典文物在那段史无前列的运动中灰飞烟灭了。虽不见瑞物遗迹,但塘边的邓公庙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我们一边听着村干部的介绍,一边抬头仰望,并慢慢向它靠近。

邓公庙始建何年已无从考证,但最近一次翻建却是在明末清初。它是一座四合院式建筑,两栋并列相连,均是青砖灰瓦,屋檐上有飞龙舞凤等造塑,檐下四周斗拱上有古瓶、花卉、蝙蝠等雕刻图案。听村民说,这个庙是为纪念邓氏先人邓禹公而建。

据史料记载,邓禹系东汉时河南省新野县白水村人,因帮光武帝刘秀平定天下有功,被封为28宿之首,定为高密侯,明帝时拜为太傅。石瑞村邓姓祖先从河南迁徙而来,系邓禹后人。为了纪念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先祖,邓氏后人建庙供奉邓禹的塑像,祈祷邓公庇护族人人丁兴旺、发达幸福。可惜现在的邓公庙已租赁给村民做临时仓库。残破的雕梁画横之上,落满了灰尘,结满了蜘蛛网;旺盛的香火,鼎盛的人气,这些曾经辉煌的场面不见了。

一座宇庙,其实就是一处人类精神的寄托地;一尊塑像,其实就是一处人类灵魂的告慰碑。历朝历代,为大家公认的有功之人或乐施好善之人建庙塑像,是普通老百姓的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在人们心中最纯朴最实用,这种信仰表达了人们扬善惩恶、向往安宁幸福的价值取向!这正是我们所面流失的,值得大力引导和推广的价值观。

站在破旧的大庙古迹中间,我仿佛看到善良的人们在祭拜祖先时的敬畏与虔诚。正是这一份份敬畏与虔诚,孕育了中国农村质朴醇厚的民风。现在的绝大部分农村,除了那些用来赚香火钱的所谓寺庙、庵子外,能找到族人精神寄托和灵魂告慰而保存完整的公庙已不多见了,或者说根本没有了。有的只有遗迹,有的连遗迹也无寻踪影。邓氏家族是幸运的,至少心中的精神图腾建筑仍在。

在离邓公庙不远的民居中间,还有一栋保存相对完整的邓家祠堂——敦伦第。该祠堂系土木结构,两栋前后相连,三间五柱,前有天井及回廊,建筑面积约200平方米。高大的正门牌楼之上镶嵌着“敦伦第”三个大字(此敦伦指敦睦人伦),正厅悬挂着刻有高密侯三字的牌匾。整个祠堂总体结构宏敞,风格古朴。据说祠内鸟雀不居,蜘蛛不留,蚊蝇无迹,夏日清凉无比。祠堂是农村普遍存在的一种古老建筑,历史上是宗族议事、供奉先祖、继承传统、团结族人的重要聚集场所。与其它地方祠堂一样,邓家祠堂也是族人的活动中心。它与其它地方祠堂的不同的是,它的正门口前有一堵约2米高的石照壁,站在堂内看不到堂外任何风景,而站在堂外也看不到堂内,要想从前面进入祠堂,必须要绕过照壁,从两侧婉转而入。我们绕过照壁入堂后发现,眼前这座古老的祠堂,尽管历经百年风雨,虽然老态龙钟,容颜殆尽,但堂前天井内长满一种不名的青草,绿油油,十分茂盛;宽敞的堂内两侧堆放着一些桌椅板凳和一些锅碗瓢盆,原来这里现已成为村民们婚丧嫁娶聚餐集会的地方,仍然发挥着旧祠堂曾有的部分功能。

从邓家祠堂参观出来,太阳即将西下。整个下午,我们随暖暖的阳光寻觅历史古迹和传说,跟清爽的和风追塑远去而久远的记忆。在返回县城的途中,我激动的心情还久久无法没平静下来。

随着农村改革的深入,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及文化价值取向受到极大冲击,尤其是那些承载了先进村落文化理念的老建筑,见证了先进村落文化兴衰的古遗址,正在逐步消失。而石瑞村邓公庙、祠堂、火烧桥等古迹历经几百年风雨侵蚀,无数次天灾人祸的浩劫,仍保存相对完好,真不容易。这些古迹遗址不仅给后人留下了缅怀和追忆的触点,更给普通的石瑞村积蓄了层层厚重的文化底蕴,入选美丽村庄应当之无愧。

石瑞宗亲邓华元的补充介绍:(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

各位宗亲:下午好。前几天,邓氏族谱网派人去了东安石瑞。对石瑞“元候祠”及“邓氏宗祠”作了全面系统的考察与了解。图文并茂,载述了“元候祠”与“邓氏宗祠”建造风貌和历史,并上传至“邓氏族谱网”。为东安石瑞“元候祠”、“邓氏宗祠”今后的修善工程提供了可信知明度。参与考察工作的各位宗亲辛苦了。

但如果要作为文件收录到“邦畿公后裔群”文件中,有几个地方还需要修正。

(一)、石瑞元候祠、邓氏宗祠连同大部分住房均为座东向西。

(石瑞后龙山自南向北与群山连成一脉,逞南北走向。在大庙口高枧与东北-西南走向舜皇山北岳金字岭接脉,脉连全州矮岭)

(二)、石瑞邓氏宗祠应建于明“洪武”时期。

(依据:祠堂内壁有明洪武时期《祭田亘古碑》)

(三)、石瑞元候祠正殿应建于“文淑公时代”或更早。)

(过去,桥梁亭榭除了河岸两边方便通行外,按风水学视桥亭为箭〖剑〗,更有镇妖避邪之说。而桥亭的修筑不可以直对房屋正面或背面。所以,文淑公父子在修建“义溪亭”时选择避让。这也足以说明“元候祠”建于“义溪亭”之先)

(四)、“元候祠前殿,民国十一年重修”,前殿正梁上留有墨宝,壁内尚有碑记。

元候祠在初建时,考虑并进行了寓意非凡的园林绿化布局。

阅读:710
3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东安邓氏邦畿房后裔迁徙简史》系列连载七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