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邓氏名贤 >> 民国邓氏名贤

被杀害的抗日将军---邓文

作者:历史帝国 时间:2017/10/25 点击:668 来源:历史帝国

核心提示:邓文将军突然于七月三十一日凌晨被国民党特务刺杀于张家口桥东福寿街十八号,时年仅四十岁

1933年9月20日,鲁迅先生在上海《申报》的副刊《自由谈》上发表了一篇杂文---《礼》,虽然文辞隐晦曲折,但确也娓娓动听,余意无穷。读者大呼痛快!文章中有一句话说:“今天偶然看见北京追悼抗日英雄邓文的记事……。”这里说的邓文也是梨树人。

邓文(1893--1933),字宪章。吉林省梨树县人。由于自幼家境贫寒,成年后便投身了军旅,“九一八事变”爆发时邓文任马占山部队骑兵第一旅的连长。1931年11月,他参加了著名的抗日战役江桥抗战,打响了抗战第一枪,邓文在江桥抗战中坚决勇敢,屡建奇功,深得官兵的爱戴和马占山的赏识。江桥抗战后升任为骑兵第一旅第二团团长。1932年4月后又被委为骑兵第四旅旅长。当时,吉、黑两省义勇军反攻哈尔滨,马占山电令邓文指挥绥化、兰西等地义勇军于呼兰河一线集结,然后向哈尔滨反攻。4月28日,邓文指挥地方义勇军李天德、李云集等部袭击了哈尔滨江北呼海铁路局,劫获敌机车、货车100辆,粉碎了日伪当局运兵北上的计划。接着,他又指挥了著名的松浦战役,将马家船口日军歼灭过半,对松浦镇之敌给予了沉重的打击,部队进逼江北,对哈尔滨构攻击之势。之后,将部队集结于绥化一线,时已拥有数千之众。马占山改该部为黑龙江省抗日救国义勇军第一军,由邓文任该军军长。

1932年6月,东北骑兵抗日救国军第一军在军长邓文的率领下,进驻拜泉县富强镇。是年8月25日,时任第三混成旅旅长的朴炳珊亲赴富强镇面会邓文,共商抗日大计,邓同意朴的“联合抗日,一致对外”的主张,并拟定了协力进攻齐齐哈尔的军事行动计划。派人去海拉尔、扎兰屯联络抗日将领苏炳文、张殿九。经朴、邓、苏、张商讨,决定联合进攻齐齐哈尔,苏、张由西部往东进攻,朴由拜泉出击,从东向西进攻,邓部直插洮昂路,截断该路,阻击敌人援兵。自10月中旬朴炳跚誓师抗日以来,敌机就不断侵入拜泉县城上空,撒传单和进行轰炸。10月21日上午,日机一架窜入县城上空撒传单,对抗日军民进行威胁诱降。对此,士兵十分气愤,以机、步枪射击敌机,未中。10月31日晨,又有敌机7架,从西部上空侵入县城,绕城三圈后,即对东大营狂轰滥炸,投弹百余枚,百余间民房倾圮过半。因官兵早已撤离,故未部队没有伤亡,但炸死6名普通市民。11月15日,形势急剧恶化。日军高波旅团和黑田等联队,分别由克山、海伦、明水等地向拜泉发动进攻。11月18日,日军高波旅团和黑田联队200余人,由克山迫近乾元镇。邓军带领新部、朴旅炮兵和当地保卫团以及本地青壮年和外地的“红枪会”联合抗击日军。

当日军先锋队侵入乾元镇大庙北方时,镇南阎家沟和赵掌包屯两个屯子的保卫团共32人,在邓军檀部的统一指挥下,由屯长刘海峰、赵临城带领,奔赴乾元镇阻击日军,在行至镇西大庙南不远处与日军先锋队相遇,邓军檀部和保卫团立即向日军开火,当场打死打伤日军十四、五人,敌汽车司机也被击毙,但残敌仍继续顽抗。赵临城、赵维东等迅速跳上敌汽车,把残敌全部打死,并缴重机枪一挺。这时,敌后续部队已到达镇西徐占海屯,见其先锋队已被抗日军歼灭,立即以六O炮和机步枪向抗日军射击,赵临祥、赵维东等13人当场壮烈牺牲;赵临城见其弟赵临祥、其侄赵维东中弹牺牲,舍死向前抢救,在身负重伤后也光荣牺牲,邓军檀自新部也有伤亡。这时,置于别贵电和年家岗的朴旅三门大炮向敌军猛烈轰击,有两发炮弹恰落敌群,日军当即被炸死炸伤20余人,汽车也被炸翻一辆。敌见势不妙,慌忙把死伤人员装上汽车,逃到李哑吧屯,挖垡墙,筑工事。当日午夜,敌派来了增援部队,顺乾元镇北沟往东进犯,经宋老香屯奔镇东北大街,偷偷摸摸进于生屯和李砚耕屯,砸开地主李砚耕家大门进院后,在其院内挖墙筑工事,和相距仅一华里的西屯---庞家庄的邓军檀部对峙。11月19日早,外地前来助战的红枪会会员50余人,在檀部的统一指挥下抵达庞家庄,手持红樱枪,高喊杀声向敌阵地冲去,日军机步枪立即开火,红枪会员当场牺牲33名。檀部骑兵和朴旅炮兵也立即以火力还击,炮弹落在地主李秉君家大院内外,日军死伤多人。下午1时许,敌机对抗日军阵地狂轰滥炸,抗日军撤出阵地。与此同时,由安达县向拜泉进犯的日军,经明水、中兴镇也迫近拜泉县城南门外瓦盆窑,并向县城开炮轰击。11月26日晚五时,日军从西、南、北方向县城发起攻击,朴、邓二军奋力抵抗,终因孤军难支,邓部在苦战六昼夜后,在弹尽援绝的险恶形式下,不得已撤出拜泉,到肇东与李海青部会合,一起撤往了热河。

邓、李二部合兵一处后,开始一路西进。先攻下大赉,对部队进行了暂短的休整,然后向南便进入了吉林省境。此时,日军闻邓、李部队挥师西南,遂在正面布下重兵,向义勇军迎头扑来。邓、李二人为了避开日军的正面堵截,折路西进,出其不意地攻下了安广城,这才摆脱了日军茂木旅团和洮南张海鹏部伪军的围追堵截,终于冲出了伪满洲国统治区,进入了国统区热河省。

邓文、李海青进入热河后,先屯军瞻榆,后进入开鲁。这时,恰逢日伪三路大军十数万人进犯热河。国民党政府面对中国人民日益高涨的反日情绪,为平息国人愤慨,拉出了一个抵抗的架式。蒋介石派国民党行政院长宋子文同张学良飞抵承德扬言要誓守热河,坚决与日本人抗争到底。邓、李二人听后异常兴奋,以为报效祖国,光复东北的日子指日可待。于是便亲自带队进入抗战一线。但结果战事一起,除邓、李率队与日军拼死抗争外,掌握军权的汤玉麟、万福鳞之流与日军稍战即退。装备低劣的邓、李部队在日飞机、大炮的攻击下,损失惨重。恰在战斗危机之际,驻守在开鲁的热河守军旅长崔兴武突然阵前倒戈,反将枪口对准了邓、李部队。邓、李部队经不起前后夹击,急退阵收拾残部西撤。热河全省未出十日便并入伪满洲国版图。 而热河一战,两路夹击几乎使邓、李义军险没全军覆没。特别是1933年5月31日,中国人民引为奇耻大辱的“塘沽协定”,将东北三千万骨肉同胞、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锦绣河山拱手送给了日本人。顿使邓、李二人对国民党政府一下子失去了信心。

由于邓文、李海青得不到南京国民党政府的认可,离开黑省又失去了原来的民众基础,失去了军饷来源,一时间,军心涣散,有的乘机开了小差。没有军衣,没有粮食,义军成了乞军,几千人马就像是游荡在察哈尔的孤魂野鬼。邓、李二人此时一筹莫展。他们既不但对国民党政府失去了信心,也对部队未来的生死存亡失去了信心……

就在这个时候,国民党的一些爱国高级将领开始公开反对“塘沽协定”,这些人中,呼声最高的当属冯玉祥将军。他不但坚决反对签定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同时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以山西军官学校为骨干,联络旧部将领方振武,吉鸿昌、孙良诚、高树勋等人,开始筹建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听闻此信,邓、李二人商议,鉴于目前义军的悲惨处境,暂不计较冯玉祥昔日的为人如何,只要冯玉祥敢于打出抗日大旗,我们就视死如归,全力支持。于是义军立即在热河发出呼应电文,响应冯玉祥将军的号召,支持抗日同盟军……

经邓、李二人商议,鉴于李海青其人在东北名声较高,影响较大,决定由李海青先行进入张家口,面见冯玉祥,向其表达邓、李二人誓与中华民族共存亡和将日倭赶出中国的信心……

在张家口冯玉祥的私人官邸---冯公馆,冯将军热情地接待了李海青,当他得知李海青此举的真实意图和邓、李部队目前的处境后,当即决定接纳东北义勇军,并委李海青为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第十六军军长。义勇军终于得救了。

在张家口“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成立大会上,冯玉祥一身戎装,他带领察省的军事要员方振武、吉鸿昌、佟麟阁、孙良诚、高树勋及东北义勇军首领邓文、李海青等人,高呼“把日本强盗赶出中国去!”“军民携手抗战,收复东北失地!”……

自1933年3月4日,日军仅仅以128骑轻取承德后,热河全省失陷,日军便把目光移向了察哈尔省。当时的察哈尔省1928年设立,管辖区包括今河北西部和内蒙古的锡林格勒盟。察省同盟军刚成立不久,日军便派飞机在察省独石口进行轰炸。不数日,宝昌、康保二城俱陷。不久又打下了察省军事重镇多伦。察哈尔全省告急。冯玉祥当即委吉鸿昌为北路军前敌总指挥,李海青为右路副总指挥,率十六军为第一梯队,邓文为左路副总指挥,率第五路军为第二梯队,并急令海青驰赴张北布防,阻止敌军南下,海青接令,星夜起兵,奔赴张北……

察省北部,形势严峻,敌我两军对垒相峙,战斗一触即发。而此时的国民党政府仍然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训令,对察省同盟军不但不予支持,反而横加指责,一时间冯玉祥成为蒋介石政府攻击和指责的对象…… 此时的冯玉祥忍辱负重,力排邪议,在张家口宣言“外抗暴日,内除国贼”。紧急传令吉鸿昌、邓文、李海青排出一切干扰,坚定抗日信念,收复被占国土……

吉鸿昌乃西北军之悍将,冯玉祥的“十三太保”之一,曾跟冯玉祥兵进北京,撵跑了小皇帝;出兵南下,蒋、冯、阎大战中打过老蒋。此时,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他名为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其实已是一名秘密的中共党员。他先令李海青迅速拿下康保县城。结果不出三个小时,李海青率队马踏城头,敌军尸横累累,血流成河。同盟军首战告捷……

吉鸿昌、邓文、李海青三人计议,抗击日军,收复失地,必须兵贵神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三人决定由吉鸿昌、邓文两部去攻宝昌,李海青率部攻取沽源。

李海青未待敌人觉察,率部连夜将沽源城包围,然后派人持函去面见沽源守敌头目刘桂堂,劝其反正投诚。刘桂堂系绿林出身,本是山东一个著名土匪头子。他早闻李海青之名,知自己不是对手,自料孤城难保,于是宣布开城投降。这样李海青兵不血刃又将沽源城拿下。

此时,吉鸿昌、邓文也将宝昌城攻下,于是同盟军声威大震,部队士气高昂,冯玉祥眉飞色舞,不顾蒋介石横加阻拦,急令吉鸿昌、邓文、李海青速派军打下多伦,收复失地,恢复察省昔日的军事主动权。

多伦城位于滦河(又称闪电河)上游,日军至所以不惜血本急切强占多伦,目的是将这里变成为侵犯察哈尔、绥远的大本营。以此为据点进可侵犯察哈尔、绥远,退可作为守护已占热河的屏障。同时,该地还是内蒙古与华北交往的中枢,商贾云集,百业兴旺。不但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还是华北与内蒙古经济交流的重要场所,经济十分发达。日军占领多伦后,为保住这块肥地不失,特派西义师团和茂木旅团及部分伪军内外驻守,城外战壕层层,电网密布;城内,枪炮林立,部队密集,将多伦城布防得如铁桶一般。即使这样,日军也不放心,还在城内外密设明岗暗哨,通宵达旦,严加防范。

吉鸿昌率北征大军邓文、李海青部奉冯玉祥令攻打多伦。他将英勇善战的李海青十六路军为中路,沽源新招降的刘桂堂部为右翼,原冯玉祥旧部张凌云部为左翼,自率邓文部为预备总队,兵为三路向多伦进发。

第二天,同盟军开始向多伦城发起猛攻,此时,城中守敌已自感形势不妙,穷凶极恶之际,拼命向攻城部队倾泻子弹、炸药,同盟军伤亡较重,不得不暂时撤出战斗……

撤出战斗后,吉鸿昌与邓文、李海青商议,与其继续攻坚,不如卧虎掏心。于是,吉鸿昌亲派精细心腹将士十名偷偷潜入城内。

经过几天的战斗,多伦城终于沉寂下来。城外虽无人攻城,城内却不敢懈怠,甚至连走动的人都很少。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吉鸿昌突然发令,“全力攻城!”他袒胸裸臂,亲临前线指挥,海青身先士卒,率队带头攀垣,事先潜入城内的同盟军战士乘机放火打枪,大嚷大叫“同盟军进城了”!乘敌乱营之际,海青第一个登上城头,手举双枪向敌群一阵狂扫,紧随其后的同盟军战士一个个如出山猛虎,一阵凶狠的枪击刀砍,恰如虎趟羊群,杀头如砍瓜切菜,把用武士道精神装备起来的大日本皇军打得焦头烂额,溃不成军……至此,察省的军事重镇多伦城被日军占据七十二天后,终于又重新回到了中国人的手中。可惜的是:这一战,同盟军失去了一位优秀的抗日将领---李海清。

一九三三年七月至八月间,蒋介石、何应钦等加紧策划打击抗日同盟军、迫害冯玉祥将军的罪恶活动,在这种反动气焰日益嚣张的情况下,邓文将军突然于七月三十一日凌晨被国民党特务刺杀于张家口桥东福寿街十八号,时年仅四十岁。

原文地址:

http://www.historykingdom.com/forum.php/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4644&highlight=%B5%CB

内容来源:历史帝国http://www.historykingdom.com/

上一篇:没有了
阅读:668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被杀害的抗日将军---邓文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