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邓氏百科 >> 邓氏地情资讯

为何官媒一度禁止使用“炎黄子孙”的称谓?

作者:满族文化网 时间:2017/10/24 点击:669 来源:满族文化网

核心提示:在“炎黄热”与“蚩尤热”中,围绕着中国古代传说人物炎帝、黄帝以及蚩尤历史地位的评价问题,在汉族和苗族知识分子之间发生的一系列争论,是苗族作为近代民族集团的形成过程,以及以“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言说所代表的不同的国民整合路线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

据报道,电影《轩辕大帝》即将上映。轩辕大帝就是“炎黄”二帝中的黄帝---黄帝,轩辕氏也。其实,这不是黄帝首度进入影视作品,在90年代,曾有两部反映炎黄二帝事迹的作品,在当时“炎黄热”的背景下推出,是各方重点支持的重点主旋律作品,却均遭到停播的命运。为此,中宣部等部门还下文,要求官媒不得使用“炎黄子孙”的说法。在《轩辕大帝》即将公映之际,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事件。了解一下前车之鉴,对于这部新剧或许也是非常必要的---

强烈抗议!正剧《炎黄二帝》遭到停播

1997年2月7日,正是中国传统旧历春节期间,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推出了14集电视连续剧《炎黄二帝》。该节目是以中国5000多年前的传说时代为舞台,以传说为汉民族最初始祖的炎帝和黄帝的事迹为中心展开的。在剧情安排上,这部电视剧把汉民族始祖的炎黄二帝,塑造成慈祥、正义而充满了怀仁铺义美德的君子,描绘成给人类带来了文明幸福的智慧化身。而与炎黄对立的一方的“九黎·三苗”部落首领的蚩尤,则被描写成一个愚昧、凶狠、残暴,给人类降临灾难的恶魔,以至于最后连他的妻子、儿子都背他而去,投靠到炎黄的阵营中。作为弘扬爱国主义思想的一环,这出电视剧是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河南省广播电视厅组织创作的重点节目。在该电视剧播出的同时,中国文联主办的《文艺报》在1997年2月20日发行的报纸的第三版用整版篇幅进行了宣传。国务院广播电视部部长孙家正、《求是》杂志副总编荀春荣、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童道明等在其中发表了评论文章,对电视剧进行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然而,电视剧播出后,围绕着对于剧中反角人物---蚩尤的描写和评价问题,却引起了来自少数民族的苗族社会知识分子们的异议。这其中,在中国苗族分布最集中的贵州省,以苗族知识分子为中心组织起来的民间社团组织的“贵州省苗学研究会”(以下简称“贵州苗学会”)内的苗族知识分子们,纷纷以各种方式对上述电视剧中对于蚩尤这一人物的丑化描写表达他们的不满,以至于抗议活动。时任贵州苗学会秘书长的苗族美术家杨培德为此代表贵州苗学会,撰写了《电视剧“炎黄二帝”播出引起苗族强烈不满---对电视剧“炎黄二帝”的研讨意见综述》的报告书,对电视剧连续剧《炎黄二帝》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他指出,蚩尤作为苗族的祖先,也是中华文明的缔造者之一,而在《炎黄二帝》中,对于蚩尤的丑化描写以及部分汉族学者对于蚩尤的评价,明显地是把蚩尤剔除在“中华文明”的缔造者行列以外,事实上否定了有关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起源的观点,“其结果必然导致人为地去割裂一体的中华文明,有意识地在中华文明里播撒下互相排斥的种子,伤害参与创造中华文明各民族的民族感情,损害中华民族的团结。”在文章的最后,他写道:“电视剧《炎黄二帝》播映后所产生的离心力,可能会逐渐加大,不满情绪将会蔓延……。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视这一问题,尽快采取措施消除其不良影响。”

杨执笔的这份报告书,除了提交到各级政府反映情况以外,还发表在苗学会的内部刊物《苗学研究通讯》上。不久,第八届人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会上,苗族人大代表龙明伍、张明达(均为贵州苗学会的领导成员)就电视剧《炎黄二帝》问题,除上书中央以外,还以人大代表提案的方式,在对“炎黄子孙”的提法提出质疑的同时,指出该电视剧对蚩尤形象的描写严重地伤害了少数民族的民族感情,影响了民族之间的团结。

这一事件最终引起高层的注意,同年5月21日,广播电视部总编室给二位苗族人大代表复函,全文如下:

 

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龙明伍、张明达同志:

你们就电视连续剧《炎黄二帝》给丁关根同志(笔者注: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宣传部部长)的信,关根同志和中宣部有关领导十分重视,将此信批转我部处理。孙家正部长立即作了批示,要求我室根据中宣办的有关通知精神再次向电台、电视台打招呼,今后不要使用“炎黄子孙”的提法,不再重播《炎黄二帝》,同时加强民族团结的正面宣传。

我室已及时将此精神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 中央电视台作了传达,并用“通报”的形式传达到全国各广播电视厅(局)、电台、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已做出不再重播《炎黄二帝》的决定。

民族问题是个十分严肃和重要的问题。民族团结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各民族的长远利益。我们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坚决维护和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加强民族团结的正面宣传。

你们对《炎黄二帝》所提的意见是中肯的,对我们的工作很有启发和帮助。感谢你们对于广播影视事业的关心,并希望今后对广播影视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

 

广播电影电视总编室

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一日

抄报:丁关根同志、徐光春同志、孙家正部长

 

这样,在以贵州苗学会的苗族知识分子们为主体的少数民族社会发起的集体抗议行动下,电视连续剧《炎黄二帝》没有再重播。在上述文件中,值得注意的是明文宣示了今后在官方媒体上不再使用“炎黄子孙”提法的精神。

再次抗议!《釜山大结盟》又遭禁播

然而,这份文件似乎并没有起到约束的作用,因为紧接着在1999年又发生了苗族知识群体对于电视连续剧《釜山大结盟》的抗议事件。

1999 年5月到6月间,湖南电视台播放了由河南新华分社等单位合拍的20 集电视连续剧《釜山大结盟》。该剧和《炎黄二帝》一样,同样是以远古时代有关在炎帝、黄帝、蚩尤之间发生的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为题材。剧中对蚩尤的丑化描写,与《炎黄二帝》如出一辙,并且还安排了“大苗”“二苗”“三苗”与蚩尤一道,去侵犯炎帝、黄帝的剧情,以此暗示蚩尤与“三苗”之间的关系。

这部电视剧刚刚播出,就遭到了来自苗族社会知识分子的抗议,三大方言的苗族知识分子们首次结集在一起,以“全国各界苗族人士及蚩尤族团平反委员会联合抗议”的署名形式,向全国发出了公开的抗议书。

抗议书中指出,《釜山大结盟》中对苗族先民蚩尤的丑化,是“试图挑拨民族关系,诱发民族仇恨,扼杀民族精神”。进而对汉族社会中“民族不平等”的现象,进行了辛辣的批判,现将该抗议书一段内容节选如下:

 

《釜山大结盟》一剧中对中华民族始祖的丑化,对苗族始祖及其先民的丑化,有关部门竟然不干涉,任其泛滥,广大苗族同胞感到迷惑不解。为什么在民族团结、民族共同繁荣、民族平等这一新型民族关系时期出现歧视、侮辱、侵犯苗族人权的行为。《釜山大结盟》的播放说明,苗族先民被歧视、被否定、被抹杀现象在一些领域仍然严重存在,如现行中学义务教育初中历史教材原始社会部分对蚩尤族团的伟大历史贡献一点也没有提及,教育中华民族子孙一书《上下五千年》的作者们对蚩尤族团也采取否定丑化的态度……。

有关部门允许《釜山大结盟》剧的编导与播放,是新时期丑化中华民族始祖、丑化侮辱苗族,试图从精神领域扼杀苗族的集中体现,是引发民族仇恨的导火线!允许该片播放的有关部门,无视“中华民族一律平等”这一新时期的原则,无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历史是由各民族共同缔造的这一历史真实,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

 

在上述这封充满了火药味的抗议书中,可以看到,苗族知识群体们对于“炎黄热”中不断出现的“褒炎黄、贬蚩尤”的现象,已经抑制不住他们的感情,不仅把对这部电视剧的指责提到“侵犯苗族人权”“破坏民族团结”等空前的政治高度上,并且对于在其他如教育等领域中存在的苗族先民“被抹杀”的现象也表现出强烈的不满。

在来自苗族社会的强烈抵制下,《釜山大结盟》一片在放映途中就很快被迫停播。

上述在宣传“炎黄子孙”活动过程中出现的围绕着对于蚩尤评价所引发的来自苗族社会的不满以至于抗议活动,究竟是在什么背景之下产生的呢?在这里,有必要回顾一下自20 世纪90年代以后,几乎是同一时期出现的汉族社会中的 “炎黄热”,以及在苗族社会中“蚩尤热”的情况。

“炎黄”“蚩尤”起纷争

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我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全国性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在这次政治运动中,与过去强调“中华民族”不同的是,形成于20世纪初期,但是新中国成立以后长期在意识形态领域被封存的“炎黄子孙”的口号又被重新提起,并成为这次运动展开的重要内容之一。从此,在中国(主要是汉族社会)和世界各地的华人社会中,就开始出现了经久不衰,延续至今的“炎黄热”。

1991年4月,在北京成立了“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在名义上它只是一个民间社团组织,但担任该会会长的,先后有周谷成、萧克、费孝通、程思远等。这些人是我国政坛上属于“国家级”的领导人物,而且在我国的官方意识形态领域和学术界(如周谷成、费孝通等)也有着重要的影响力。

学会成立以后,在我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等地区举行了多次以“炎黄二帝”为主题的各种学术讨论会,并积极参与支持各地方对炎帝和黄帝的“公祭”活动或以“炎黄”为主题的各种文化活动,成为推动近年来大陆各地兴起的“炎黄热”的最为重要的中坚力量。除此之外,学会还编辑了许多以“炎黄”为主题的出版物,如 400 余万字的大部头资料集《炎黄汇典》和百余卷的《中华文化通志》等。这些活动都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官员直接或间接的支持与协助。《中华文化通志》一书出版后,该会的领导和部分撰写、编辑人员,还受到了江泽民总书记的接见。

2000年8月,为配合奥运申办,经国务院的批准,由外交部、公安部、体育总局、交通部、中国侨联和国家旅游局共同主办,举办了空前规模的“普天炎黄贺千年”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进行了多路“中华炎黄圣火”的点火和传递活动。由此可以看出,20世纪90年代以后在我国兴起的“炎黄热”,事实上是得到了国家及各级政府部门的鼎力支持的。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几乎与汉族社会中的“炎黄热”同一时期,在我国南方少数民族中的苗族社会中却兴起了奉传说中与炎帝黄帝处于对立面的蚩尤为民族共祖的“蚩尤热”活动,并进而与“炎黄热”言说之间纠葛不断。

1994年年初,在传说古代炎黄联盟与蚩尤发生了“涿鹿大战”地点的河北省涿鹿县,当地政府决定利用当时正在兴起的“炎黄热”,计划在该地塑造“炎黄像”,修建“炎黄城”,以此作为开发旅游经济的招牌。当时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任职的红军长征出身的苗族老将军陈靖获悉这一消息后,当即给当地县委县政府领导写去一封长信,对于这一举措表示反对。在信中,陈靖针对近年来的“炎黄热”,警告这样做只能在少数民族中产生离心倾向,明确地表明了他对建造“炎黄城”以及“炎黄像”的反对立场,进而还建议在涿鹿县修建一个纪念炎帝、黄帝以及蚩尤这三位“祖先”的塑像或建筑物,认为此举才将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凝聚力的增强。针对近年来在汉族社会中兴起的“炎黄热”问题,陈在信中写到:

 

最近四、五年,由于某些人与个别领导者,只顾眼前的一时需要,孤立地、片面地搞一种所谓的“炎黄热”,而忽视了其他五十几个民族,无意中种下了民族不睦的种子。当前至少在十几个少数民族中,正在生长着离心力。我们在中、下层(也有少数上层)里常常听到这样的表白说:“我们不是炎黄子孙”、“那些搞炎黄热的人,不知居心何在?……”据说有好几个民族的负责人,已经向中央部门,甚至向中央领导直呈意见。

 

给涿鹿县领导去信后,陈靖接着又在 1995年3月到5月间,以一个“苗族红军老战士”的名义,就蚩尤问题分别致信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我国著名的马列主义理论家胡绳,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协主席李瑞环,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元勋、中华炎黄研究会执行会长萧克将军等以及相关机构。在这些信中,他充分利用近年苗学研究中的成果,阐述了“蚩尤”“九黎”以及“三苗”与苗族之间的渊源关系,并通过对汉民族形成过程的追溯,认为“蚩尤既是苗族的始祖,也是汉族的始祖”,批驳了王朝时代以至于民国年间汉文化的“正统观念”将蚩尤打入另册的做法。要求为被视为“苗族最高祖先”的蚩尤“正名”和“平反”,并且将蚩尤和炎黄一道树立为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

陈靖是贵州省瓮安县出身的苗族,1936年参加革命,长期在军队中从事宣传工作和文学创作活动。他的信件在内外都产生了强烈的影响。首先,老红军、老革命的身份,使他的信具有非同寻常的分量;其次,他在信中指出的在南方十几个少数民族中产生“离心”倾向的警告,涉及我国政治生活中最为敏感的民族问题,也不得不引起政府的注意。在收到陈靖的来信后,涿鹿县政府很快取消了原来的计划,重新拟定了建立蚩尤、炎帝、黄帝的“三祖堂”的方案。而当时任“中华炎黄研究会”会长的萧克将军因内部阻力,没有立即表态,其后在他即将卸任会长职务之际,专程给陈靖打了电话,对他的行动和观点表示支持和理解。而在陈靖所属的苗族社会中,他的去信更是引起了各地苗族知识分子们的强烈反响。

QQ图片20171024193516.png

“乱神”蚩尤也成了中华始祖

苗族(英文:hmong)是一支广泛分布在我国南方各省以及东南亚等地的民族集团。据2000 年的人口统计表明,中国境内的苗族人口共有890万余人,在中国56个民族中(包括汉族在内)位居第五位。自20世纪80年代实行改革开放、 恢复民族政策以后,在我国各少数民族社会中“民族意识”普遍高涨的背景之下,各地苗族社会的知识分子也以不同的方式纷纷展开增强民族自我归属意识的活动。在蚩尤问题上,1991年7月,在“贵州省苗学会第三次学术年会暨国际苗学研讨会”上,来自三大方言区的苗族知识分子汇聚一堂,确认了奉蚩尤为苗族共同祖先的意向。陈靖给中央以及地方的相关部门和领导的信件,在各地的苗族社会的知识分子中广为传阅,引起了强烈的共鸣。以此为契机,从1995年开始,在各地苗学会活动中,不约而同地掀起了一股“蚩尤热”的浪潮,纷纷从不同的角度论证蚩尤与苗族的关系。1996年以后,苗学会出版的年度内部刊物《苗学研究通讯》,除了第十期为《苗族杰出人物》专辑以外,其他的每一期都登载了许多有关蚩尤研究的论文和信息,几乎变成了有关蚩尤问题的“专辑”。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而兴起的各地以苗族为主题的网页,都纷纷纳入与蚩尤有关的内容。这其中,由中央民族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的青年苗族学者们开设的《三苗网》中,还专门设立了以蚩尤问题为中心议题的“祭祖坛”,祭上蚩尤塑像,罗列了许多苗族学者(包括汉族学者在内)的有关蚩尤问题的论文研究资料,并且在其开设的“苗学论坛”留言板中,蚩尤问题也一直成为众所关心的议题之一。

在大力宣传蚩尤是苗族祖先的同时,苗族学者们力图从“科学的”角度来证明蚩尤与苗族之间的渊源关系。就蚩尤与苗族之间的渊源关系而言,尽管苗族学者根据近代以来部分汉族学者的观点和汉文献记载,一直坚持传说时代的蚩尤及其领导的“九黎”和其后的“三苗”部落与苗族有着渊源关系,但事实上对这一问题一直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和争论。其中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汉文典籍虽然浩瀚,但是先秦时代的汉文史藉能支撑蚩尤与苗族有关系的材料,其实只有两条:一是诸如《国语》《礼记》等史藉中有关“三苗”是“九黎之后”的记载,可以将苗族间接地和被视为“九黎”首领的蚩尤联系起来;二是如《三海经》等史籍中有关蚩尤所弃之“桎梏”“化为枫木之林”的记载,可以和现今见于黔东南一带苗族地区的枫木信仰联系在一起。换言之,仅根据汉文献记载的历史---即所谓的“书史”来证明蚩尤与苗族的关系显然很难成为“定论”,如何从学术上“科学地”论证蚩尤与苗族的关系就成为苗族学者的当务之急。

QQ图片20171024193610.png

1995年以后,东部方言和中部方言区的苗族学者们也在民间流传的史诗、神话以及巫辞中发现了不少能够证明古代蚩尤与苗族关系的资料。这些被搜集、整理出来的民间资料,继而又成为论证蚩尤与苗族关系的重要论据。

由此,苗族要求为蚩尤“平反”,肯定其在中国历史上作为“中华文明”的缔造者以及“中华民族”的创始人之一的地位。20世纪90年代后汉族社会兴起的“炎黄热”,在对“炎黄子孙”大力宣传弘扬之际,对于处在对立面的蚩尤则基本上采取了一种漠视或者回避的态度。正是这种“重炎黄,轻蚩尤”或者“褒炎黄,贬蚩尤”的现象引发了苗族社会知识分子们的不满。上述陈靖将军在致李瑞环的信中就指出:

自新中国成立以后,一大批过去被污蔑、歪曲的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如“闯贼”(明末李自成)、“拳匪”(义和团运动)、“洪逆”(太平天国的洪秀全)等都纷纷恢复了名誉,唯有上古传说中的人物蚩尤被打入“另册”,这无疑会招致奉蚩尤为祖先的少数民族社会的不满情绪。

正因如此,1995 年以后苗族社会兴起的“蚩尤热”中,论证蚩尤对于中华文明的贡献,要求重新评价蚩尤在中国历史上地位问题就成为“苗学”研究以及苗学会活动的最重要议题之一。

上述来自苗族社会要求对于蚩尤的再评价的呼声,由于直接关系到少数民族对于国家的认同和“安定团结”的大局,因而从一开始就超越了“学术”的界线而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在“炎黄热”兴起以后,与陈靖上书几乎同一时期,对于蚩尤的历史地位的再评价的动向也出现在一部分政府官员和从事相关领域研究的汉族学者中。据北京首都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李庚称,早在 1993年他到涿鹿县考查有关炎帝、黄帝、蚩尤的文化遗存期间,就开始意识到传统史学中只谈炎黄,不提蚩尤的这一历史观所存在的“局限性”;因此,1994年4月,他给涿鹿县政府提出了建立“中华始祖文化村”的设想,将蚩尤同炎帝、黄帝一同列入中华始祖的行列中。据他说,这一设想在当时就得到了国家旅游局的领导和一些专家学者的肯定。

此外,河北涿鹿县县委副书记任昌华认为,所谓的“炎、黄、蚩三祖文化”的观点,最初是他在1993年10月提出的,其后得到了地区政府以及省一级党委宣传部门主管官员的认同,也得到了国内部分学术团体,如中国先秦史学会、中华炎黄研究会、台湾中华伦理教育学会等一些负责人和学者的支持。

在苗族学者要求为蚩尤“正名”和“平反”的呼声中,主流社会中部分汉族学者也纷纷著文响应。1995年9月,在涿鹿县政府的主持之下, 在涿鹿县召开了 “全国首届涿鹿炎黄蚩三祖文化学术研讨会”,会上肯定了蚩尤在历史上与炎帝、黄帝同为“中华始祖”的地位。会后还成立了“三祖文化研究会”的学术团体。1997 年,在河北省的涿鹿县,建起了象征“中华民族”最早起源的“中华三祖堂”。在这座辉煌的殿堂内,摆上了“炎帝”“黄帝”“蚩尤”这三个代表了“中华民族”起源的祖先的塑像。

如何表现蚩尤,是电影《轩辕大帝》的最大看点

然而,上述在苗族社会和部分汉族学者及政府部门中树立“炎帝”“黄帝” “蚩尤”为中华民族的“三大始祖”的动向,在近年兴起的“炎黄热”中,只能算是一段小插曲。苗族社会为蚩尤“平反”的诉求,事实上一直受到外界有形无形的抵制。早在《炎黄二帝》播出前,一些学者在非公开的场合就提出了非议:苗族要求将自己的祖先树立为中华民族的开创者,中国有50多个少数民族,如果每个少数民族都提出同样的要求的话,那怎么办?此外,还有一些人甚至引用民国时期孙中山先生祭祀黄帝陵时写下的那段有名的祭文:“中华开国五千年,神州轩辕自古传。想象指南车,平定蚩尤乱。世界文明,唯有我先”来加以反驳。20 世纪90 年代后期先后播出的电视连续剧《炎黄二帝》和《釜山大结盟》中对于蚩尤这一人物的丑化,事实上也是汉族社会这种不满情绪的一种公开反映。

以上在“炎黄热”与“蚩尤热”中,围绕着中国古代传说人物炎帝、黄帝以及蚩尤历史地位的评价问题,在汉族和苗族知识分子之间发生的一系列争论,使我们似乎又嗅到传说中 5000多年前发生在中原的那场战火的硝烟。其实,这一系列争论,与 19世纪末到20 世纪初中国在从王朝体制向近代国民国家体制转换过程中,苗族作为近代民族集团的形成过程,以及以“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言说所代表的不同的国民整合路线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

影视剧属于艺术创作,对于一部反映民族始祖的电影,当它引起争论,甚至可能冒着被禁的风险时,人们关注的,显然不是它的艺术水平,而是历史对今天的投射。


文章原名:《“蚩尤平反”与“炎黄子孙”---兼论近代以来中国国民整合的两条路线》(有删节),原载《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4期

上一篇:没有了
阅读:669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为何官媒一度禁止使用“炎黄子孙”的称谓?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