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邓氏动态 >> 邓州联谱联谊骗局

邓延寿之流: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图谋志斋公房的控制权

作者:孤峡山人 时间:2014/4/20 0:34:40 点击:2134 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核心提示:邓州的吾离陵墓就是假坟,是草包!

邓延寿之流: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图谋志斋公房的控制权

----批驳《从邓氏族谱的记载证实邓氏之源是在邓州》


    从邓姓之源网上看到,广东志斋公的后人邓延寿2014年的121日以《从邓氏族谱的记载证实邓氏之源是在邓州》为标题发表支持邓州的文章,现在笔者就此对邓延寿及其文章《从邓氏族谱的记载证实邓氏之源是在邓州》展开批驳!希望能通过讲事实、摆道理、实事求是;让“邓氏之源是在邓州”这个骗局无处藏身!

    在今天的广东、广西两省,客观的说邓延寿被评为对邓族史相当有研究的,这两个省的众多邓家人都曾向笔者推荐过此人。笔者也知道,邓延寿与本人还是一祖同宗的邓氏宗亲。对于邓延寿的顽固与道貌岸然,笔者以为,真是误导他人、毒害我邓氏!

    邓延寿在文章开篇就说“关于邓国的都城至今争论非常激烈,有两种说法:一为今河南邓州市;一为今湖北襄樊市北邓城镇。”

    这一争论是确实存在,且存在了好几个世纪。那么,从学术角度来说,至今没有一个机构或是单位,能站出来发表公允、科学的结论!换句话说,就是对这争论,正是没有一个公允、科学的仲裁组织站出来,所以今天的邓州包括邓延寿这些人敢玩弄天下邓氏于不顾。究其原因,不外乎就是名、利交织。

那么,今天的邓州包括邓延寿到底有什么名与利的目的呢?说到这笔者不得不提到这么几件事。

第一件事:2013年下半年,广东饶平有一个宗亲通过网络发布消息称:邓延寿将组织相关宗亲成立当地的宗亲会,要编撰中国最科学、最全面的邓氏族谱;

    第二件事:也是2013年下半年,有宗亲透给笔者一个消息称:邓延寿想联合众多对广东梅州邓氏宗亲会会长邓伟风不满的宗亲,要推邓伟风下台,邓延寿想自己当会长,统领志斋公的所有后裔。

第三件事:201347日,邓延寿用“邓先”的假名字,用QQ1228620736与笔者进行沟通,说是用了“三十年,走过十几个省”、“太乙世系的族谱遍布江南七省”,“邓伟风那有三百多本族谱”;这么多族谱“三千三百多年有来一代不漏”;还认为我中华邓氏族谱网“诽谤不少文章,又拿不出证据史材,学术导论不奇怪”;并依这些由头对笔者展开了兴师问罪,结果被笔者顶回去了。

当时笔者得到这前两个消息时,直接嗤之以鼻;对第三件事,笔者以为,邓延寿用“邓先”的假名字来兴师问罪,其目的不言而语,是为了邓州。为什么呢?这就不得不向大家说明笔者刚才所提到的“名、利交织”。

笔者已经撰写过多份文章说明过这一场“名、利交织”的天下头号骗局。

邓州:以邓香云这个邓氏家族外嫁出去的、已是外姓人媳妇的外姓人(姓邓但不是邓家人)、殷中玲、闫富传这些人想的是通过“邓下邓氏发源于邓州”为中心思想,通过向邓氏人招商引资拉动邓州经济发展,从而成就个人政治业绩,最终完成个人仕途的提升!

邓延寿之流的邓家人:通过配合邓州这一场天下骗局的招商引资,或从中得到名义上的收益----如邓延寿,成为广东、广西两省级邓氏人口中有口皆碑的邓族史研究专家;再或湖北的邓世鸿这个亿万富豪,则通过邓州这一场天下头号骗局的招商引资中的工程建设获取高额利润。

邓延寿的身份:《广东大埔县邓氏宗亲会会长邓延寿回邓州祭拜先祖》一文中我们不难看出邓延寿与邓州之间道不明说不清的关系:

“广东省大埔县邓氏宗亲会会长,广东顺兴种养股份有限公司、梅州市星奇泰水果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梅州市人大代表邓延寿”。

“邓先生慷慨捐助1万元。为表达对邓先生的感谢,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本网注:未经中国政府合法批准的非法组织)、邓姓文化研究会(本网注:一个外姓人操纵、把持的汉奸会)授予他炎黄邓氏特别贡献奖荣誉称号,并聘请他为《邓姓文化》杂志顾问(本网注:一个外姓人操纵、把持的汉奸杂志)。殷中玲向邓延寿颁发证书。”

研究姓氏文化的人可能都知道,至今天下任何一个姓氏的族谱,都没有绝对可信无误的,更不可能说有什么中国最科学、最全面的邓氏族谱。此其一,其二,世上只有相对论,不存在什么绝对论,邓延寿要是有能力修出“最科学、最全面的邓氏族谱”早应入列仙籍。这正如一些宗亲所说的“研究邓族史的人还没成疯子,倒是有一些宗亲已经成疯子了”!

今天邓延寿之流的邓家人,昧着良心,配合邓州的外姓人,玩起了笔者嗤之以鼻的天下头号骗局,那我们到底要以什么样的考量标准来核实、揭穿他们呢?

    笔者以为用一句话来概之---事实胜于雄辩!细致分析则为:结合考古学、邓氏族谱研究、中国历史研究、中华民族迁移史等多学科、多角度来阐述、论证!不能人吟亦吟!

第一节 “邓氏之源是在邓州”是篡改史籍记载

关于邓氏发源地的论证问题,邓延寿在他的文章中称:“据《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在肯定:‘邓,周国名,曼姓,即今河南邓县'之后,又说:‘《汇纂》释例曰:邓国义阳邓县,今湖广襄阳府东北二十里有邓城。《春秋地理考实》邓国,今河南南阳府西南百二十里邓州是也……若襄阳府襄阳县东北二十里之邓城,当时虽仍属邓县,别是一地,为邓国之南鄙(边界地方),《汇纂》误'。《路史·国名纪四》载:‘邓,仲康子国,楚之北境.史云阻之以邓林者,今之南阳'。就是说邓人于夏仲康时已立国,其地域在楚之北境,建都于南阳之邓林。今邓州市西南30公里的林扒镇,古称‘邓林镇',另有村名邓岗,邓营,这些村镇的命名,或许与古邓国有关,其都城应在今邓州市境內。当时邓国的疆域,东起今河南的新野县,西至今河南淅川县境的丹江以东,南至今湖北襄樊市的汉水北岸,北至今河南省的内乡县,镇平县一带。而都城位于今南阳邓州一带。河南省南阳市邓州,秦以后叫邓县,属南阳郡,隋改郡为州,邓县所在的地方改叫邓州。”

对于邓延寿这一说法,笔者并不否认有这样的历史记载,只是我们作为后人,理应对这些历史记载进行核实。笔者并不认为所有的历史记载都是对的。

第一:《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所说的“邓,周国名,曼姓,即今河南邓县”,湖南的邓继团宗亲有进行考证过,在其论文《古邓国与历代邓州、邓县关系考》中明确指出这里所说的“邓县”是指:

“秦汉时期的邓县位置就是中国历史上的邓国所处位置。秦汉时期的邓县即位于今湖北襄樊(襄阳)的邓国遗址,该邓县是对历史上商、周、春秋时期曼姓邓国的继承。”

第二:邓延寿自己在上文中也说“《汇纂》释例曰:邓国义阳邓县,今湖广襄阳府东北二十里有邓城。”这也肯定了邓县就是邓城;与继团宗亲的考证一样。

第三:邓延寿在上文中也说“《春秋地理考实》邓国,今河南南阳府西南百二十里邓州是也……若襄阳府襄阳县东北二十里之邓城,当时虽仍属邓县,别是一地,为邓国之南鄙(边界地方),《汇纂》误'。”

这一段记载应说是引发争议较多的,也是邓州及今天邓延寿之流引以为依据的记载。对此,已故著名历史与地理学家,第七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常委,国务院学位评议组成员,原武汉大学资深教授石泉先生进行了实地考察以后在一九八0年发表的学术论文《古邓国、邓县考》对《春秋地理考实》中错误的记载进行了具体的纠正说明:

“当时的义阳郡共有十二个属县,东起随县经随枣走廊,西至南阳盆地南部,包括新野、穰县(今河南邓县)、朝阳和邓县等。襄阳郡则在义阳郡西南邻!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带有两个以“邓”为名的县。”

“在邓国东面偏南,今襄樊市东北,唐白河(古淯水,又称宛水)下游西北岸,去汉水北岸不远处,有邓城和邓塞;西面则邻近襄阳以西,谷城县北的谷国。即前引盛弘之《荆州记》所谓‘邓城西百余里,有谷伯绥之国'。南面是临近汉水的鄾邑,为邓之‘南鄙'。”

湖南的邓继团宗亲在其论文《古邓国与历代邓州、邓县关系考》中也明确指出:

“河南的唐代邓州只嫁接了湖北秦汉古邓县之名,后来这个“名”为邓县所继承,即现今的邓州市。但这并不意味着现今的邓州市继承三千多年自商武丁以来古邓国,二千多年秦汉以来古邓县的精神内核即古邓国、古邓县悠久的文化及其璀璨的文明。”

第四:邓延寿在文中所说的“《路史·国名纪四》载:‘邓,仲康子国,楚之北境.史云阻之以邓林者,今之南阳'。”

这是邓延寿没有认真核实《路史》原文的片面之辞,2014年我福建龙岩的又铭宗亲在《〈路史〉也说曼姓邓国都城在襄阳》一文中将《路史》原文有做公布:

    《路史·国名纪卷之四》第4546页“曼、邓、优”词条原文如下:

从这原文我们不难看出,有人人为的篡改了《路史》原文。

正如又铭宗亲所说:

“《路史》向大家表明:

一、曼姓邓国都城在现今的襄阳邓城。

二、襄阳邓城在西汉、东汉时,是邓县治所。

三、古时称“凤林” 的地方,就是邓林。

四、曼姓邓国都城,就在鄾城西北十多里。

五、邓城与鄾城相邻,就在汉水(沔水)北岸。”

第五:《路史》原文已经直接推翻了邓延寿所说的“就是说邓人于夏仲康时已立国,其地域在楚之北境,建都于南阳之邓林。”笔者以为,只能说明邓延寿所说的不过是被人篡改以后的文字,并不是《路史》原文。因此所谓的“夏仲康建都于南阳之邓林”不过是欺世谎言,根本挡不住史实记载的真相。

第六:邓延寿在其文章中说“今邓州市西南30公里的林扒镇,古称‘邓林镇',另有村名邓岗,邓营,这些村镇的命名,或许与古邓国有关,其都城应在今邓州市境內。”也不难看出他的猜测成分----“或许”、“应在”。这四个字我们已经可以相当明确的看出邓延寿是像在猜谜语一样在做猜测的。

笔者以为,对于邓城这样的历史遗址,是不能用猜谜语的手段进行猜测的,我们必须根据地理实物、考古、史学记载、族史记载结合起来科学考证。

其次,在我福建龙岩(原福建省汀州府的主体区域)林氏家族的族谱中有记载,明代时林氏一个先祖到邓林镇所在的这个地方开店以后才有的一个地名。

《河南省志·地名志》第二章《聚落地名》第六节,载有今邓州市林扒镇的地名来源:“林扒[Lin Pa]在邓县县城西南21公里,排子河北岸。古为通往湖北光化县的要道。明代林姓由福建迁此开店,名林家店,村因店名。因路旁有数里长的大剌笆,易名林笆。后称林家扒镇,简称林扒。”

“夸父弃其杖化作邓林”是《山海经·山海北经·夸父逐日》的记载。其原文是:“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邓伟坚老宗亲在其文章中指出:

最早有说“夸父弃其杖化作邓林,在当今陕西潼关至河南三门峡的‘桃林塞’”。【南宋】罗泌著 《路史国名纪四》记载:“邓,仲康子国,楚之北境。史云阻之以邓林者,今之南阳。”罗泌所说是说明“仲康子国”的地理位置,并非专门讲述“邓林”,他没说是指《山海经》所载“夸父弃其杖化作邓林。”也没说“邓林”在“林扒镇”。【清】毕沅著《山海经新考证》指出:“夸父弃其杖化作邓林即桃林,在安徽、河南和湖北交界的大别山。”

1959年《邓县新志》载“林扒镇古称邓林镇”,但《邓县新志》这一记载并没有交代这林扒镇或是邓林镇与夸父“弃杖成林”之间有什么关系。

笔者又通过查证资料得到如下一段说明资料:

“《列子汤问》将《山海经》所记载的“弃其杖,化为邓林”改写成“弃其杖,尸膏肉所浸,生邓林。邓林弥广数千里焉”是否妥当?”

“妥当。因为是在其原文基础上进行描述扩充,使夸父的形象更为丰满。“弃其杖,化为邓林”作为《夸父追日》的结尾—夸父遗下的手杖化为一片桃林,表现出他的本领之大,而“尸膏肉所浸”所“生”出来的“邓林”,更表现出正是夸父的生命滋养了这片桃林,“弥广数千里”说明夸父用生命滋养出的林子有着十分磅礴的气象,这样极大地丰富了夸父的英雄形象,突出表现了一种勇敢追求、死而不已、甘为人类造福的精神,更具有浪漫主义的魅力。”

这一段说明资料也直接说明了《列子汤问》改写了《山海经》对“邓林”的原文记载及其文章原意。

由此综合福建龙岩林氏族谱、《河南省志·地名志》第二章《聚落地名》第六节、1959年《邓县新志》、【南宋】罗泌著 《路史国名纪四》、【清】毕沅著《山海经新考证》、《列子汤问》这么多史籍记载,可以共同得知,夸父追日与林扒镇(古称邓林镇)不存在具体的直接关联;相反还由此说明了林扒镇是缘于福建林氏立业于斯的具体来由,与我们邓氏的发源地根本不存在任何关系。

再次:邓岗、邓营这些村镇的命名,笔者曾在《邓州、邓营村不是邓氏发源地》一文中指出:

按《中国移民史》记载,今天的南阳包括邓州在内的百姓是主要来自山西、少量来自江西和山东及南京的移民。当然也包括了今天的邓营村的邓姓人。

根据《明史》、《明实录》等史书记载,自洪武六年(1373年)到永乐十五年(1417年)近50年内,先后共计从山西移民18次,其中洪武年间10次,永乐年间8次。这些移民迁往北京、河北、河南、山东、安徽、江苏、湖北、陕西、甘肃等十余省,500多个县市。

按百度百科“洪洞大槐树”词条的解释及《洪洞大槐树下移民》《洪洞寻根祭古槐---600年的亲情洪洞大槐树》等至少数百份科研论文均称:

“来自于大槐树的考证:

为了寄托对故乡的思念,大多在自己新居的院子里,大门口栽种槐树,以表对故乡的留恋和怀念之情。有些移民到迁徙地后,以原籍命名村名,如北京郊区有赵城营、红铜(洪洞)营、蒲州营、长子营等,表明这些居民是当年从赵城、洪洞等地迁去的。”

由此笔者以为,从上面近十个方面的论述,通过公布各史籍最原始记载我们已经不难看出,所谓的“邓氏之源是在邓州”不过是欺骗说法,不存在任何历史根据。邓延寿身为我简公一脉后裔,如此妄为,必是另有所图。

第二节 邓延寿: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

邓延寿说:“我们从邓氏族谱记载证实邓氏之源是在邓州:今海内外流传下来邓氏族谱都一致记载:武丁王封曼公于河北南阳邓国(今邓州),赐姓受氏为邓。并以南阳为郡,邓氏南阳之系,由此而出,故邓氏的堂号叫“南阳堂”。从邓氏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邓氏族谱的记载,邓氏祖先早就认定邓国邓姓的发祥地是在邓州。”

邓延寿所说的这一段族谱记载,笔者是全盘推翻。

第一:邓延寿所说的,没有指出具体是哪一年哪一版哪个地方的邓氏族谱,笔者认为这说不定是邓延寿的杜撰。

    2014224日晚上,一个与邓延寿同为广东梅州志斋公后裔的邓氏宗亲在广东梅州通过网络给笔者发来志斋公房族谱的前序---《太乙公作源流序》及我清代上杭先祖邓瀛先祖为份族谱所写的《重修邓氏族谱后跋》,这前序与后跋可以完全证实邓延寿是在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志斋公房的族谱没有任何字眼说志斋公一脉是来源于邓州,其原文如下: 

第二:笔者所收集的来源于安徽、河南、浙江、江西、福建、广东、广西、江苏、贵州、四川等多达二十多个省份、多达近百份邓氏族谱记载来看,版本很多,记载各不一样,但基本是说“源于邓”或是“邓国”,并没有确定的说邓一定就是邓州。

如笔者自己这一支在清光绪三十三年浙江、福建联修的族谱---《高密邓氏族谱》里面有笔者自己的先祖际荣公(清光绪三十三年贡生、候选儒学)所有撰写的族谱序言---《合修族谱总序》中就有说:

“自子姓曼季公封于邓国,以国为姓,若论贵胄,肇自商周,显于汉唐,以及于今,其间人才济济……”。

    笔者以为,先祖际荣公在清代时都已经明确的事,为什么邓延寿今天会反说不是呢?应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邓延寿另有所图。

再看邓延寿说:“对于从开宗一世到三十五世(公元前1256年至前314年)共942年间,我们祖先居住在哪里?根据邓国版图和以邓命名的古村落及邓氏古墓,还有从新野邓氏族谱等素材分析,应该是居住在邓州、新野、邓林、邓营、邓岗、邓城一带繁衍。我们祖先世袭侯爵了二十二世,经过578年的繁衍,当时邓氏人丁也许己相当兴旺。因邓国被楚国所灭,遭遇大屠杀,邓氏人口遭到重创,幸留史公等遗系。后又因祖先不断迁徙,故今发祥地的邓州、新野一带邓氏人口并不是很多。”

从邓延寿所写的这一段文字来看,笔者不得不认为邓延寿对我们邓族史的研究确实有一段时日了,但还是不深入、不尊重历史。

现在笔者向大家展示一段笔者所收集的史籍记载:

古籍《急就篇》曰:“邓,古国名,本曼姓,其后称邓氏”。《路史·后纪九》也云:“初,武丁封季父于河北蔓,曰蔓侯。”这指的是大约在公元前1264年(也有说是1260年),殷商王武丁赐其季父曼于河北邓,也就是今天的湖北襄樊地区,成为邓国第一任国君。

《元和姓纂》对此也进行了记载:“邓,曼姓,殷时候国也。春秋时,邓侯吾离朝鲁,后为楚文王所灭,子孙以国为氏”,史称邓姓正宗。

    这一段记载在清光绪三十三年浙江、福建联修的族谱--《高密邓氏族谱》中有承烈公所撰写的《邓氏续修谱序》所述完全一致:

从承烈公所记载的这些史实来看,并没有邓延寿所猜测的“应该是居住在邓州、新野、邓林、邓营、邓岗、邓城一带繁衍”之说。对于“邓国被楚国所灭,遭遇大屠杀”,笔者查实过没有相应的历史记载,可以完全肯定是邓延寿的妄言说法。笔者以为,邓延寿这样的态度是严重违背了实事求是、探求真相的科究精神。

再者承烈公在《邓氏续修谱序》中说的也没提到邓延寿所说的“幸留史公等遗系”,笔者实在不知道邓延寿是从何而发,以什么为依据。

现在综合来源于广东梅州的志斋公房族谱的前序---《太乙公作源流序》和我清代上杭先祖邓瀛先祖为这份族谱所写的《重修邓氏族谱后跋》及我千四郎祖贤公房清光绪三十三年浙江、福建联修的族谱--《高密邓氏族谱》可以共同证实:邓延寿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篡改志斋公房的源流!

第三节 南阳郡不是南阳市、新野不是邓州

邓延寿在文章中说“据全国众多版本的邓氏族谱都众口一词,文出一笔,都说:‘天下邓姓望出南阳’、‘以国为姓,南阳为郡’,南阳郡指的是现在的河南省南阳地区。”“经查南阳郡名称的由来:“夏代仲康时,封其子于邓国。商代为“南乡”之土,有谢、楚、邓诸国。西周时,境内有申、吕、楚、邓、蓼等国。”

    从这一段文字来看,只能说邓延寿是略知一二,不知更多。

第一:“天下邓姓望出南阳”、“以国为姓,南阳为郡”这话是不错,不过笔者以为,现在更加精确的定义应是:天下南阳郡邓姓望出南阳;以国为姓,南阳为郡。

第二:邓延寿在文章中说“南阳郡指的是现在的河南省南阳地区”显然是存在明显的谬误之处。

我南阳郡邓氏望出南阳,那当然得以什么时间开始以南阳为郡号进行探讨。

正如继团宗亲在其文章《历史证明:邓姓南阳郡望形成与今邓州市无关》中所说:

“邓姓南阳郡望形成于东汉,其核心繁衍地为南阳郡之新野县,始迁时间约在楚灭邓后、秦灭楚前,始迁祖为邓况。对邓姓南阳郡望的形成贡献巨大的为邓禹家族,其次有邓晨家族、邓彪家族。”

笔者个人认为:应说邓姓南阳郡望形成于东汉是不存在疑义的。那么我们要核实南阳郡是否真和邓延寿所说的与今天的河南南阳市完全一致呢?

笔者曾在撰写《从“我是河南南阳来的”谈起》一文时查证历史资料得知:

到西汉时期,南阳归荆州部,36,如宛城(今南阳市卧龙区、宛城区)、杜衍(今南阳市西一带)、淯阳(今南阳市卧龙区英庄镇一带)、西鄂(今石桥镇西一带)、雉阳(南召县一带)、安众(今卧龙区青华镇杨官寺一带)、新野(今新野县)、棘阳(今新野县高庙一带)、朝阳(今新野县王庄乡一带)、穰(今邓州市东南一带)、涅阳(今邓州市北、镇平南一带)、冠军(今邓州市张村乡一带)、乐城(今邓州王良乡一带)、博望(今方城县博望镇一带)、堵阳(今方城县一带)、平氏(今桐柏境内)、复阳(今桐柏吴城一带)、山都(今邓州构林一带)、郦(今内乡赵店一带)、博山(今淅川县丹江水库区)、析(今西峡县城东一带)、丹水(今淅川荆紫关一带)等。

东汉时期,南阳郡仍归荆州部管理,南阳郡所辖的县和西汉时期大致相同,但去掉了杜衍、乐城、山都等县合并到邻县管。新设置了南乡、成都、襄乡三个县,并改博山为顺阳,改舂陵为章陵、陕西的山阳县划归南阳郡。郡治宛(宛---今南阳市,东汉班固撰的《汉书》在《地理志第八上》第一次在南阳郡下明确记载:“宛,故申伯国……莽曰南阳。”),领县37个(含侯国、邑),区境含23县(含侯国。邑)。

东汉光武帝刘秀发迹于南阳,建都洛阳,定宛城为陪都,又称南都。刘秀和其主要将领(二十八宿)大部都出生南阳一带,故南阳又称“帝乡”。

显然从笔者查证找到的历史记载来看,南阳郡与今天的河南省南阳市并不是一个区域概念,在地理上也存在较大区别。因此不能简单的将南阳郡与今天的南阳市当成一个地方。

那么,我们也可以相当明确的知道,邓延寿所说的是明显在偷梁换柱。----

“虽然公元前272年才有南阳郡这个名称,但是族谱是后人写的,众多邓氏族谱一致认为我们邓氏发祥地就是南阳一带,并以南阳堂为堂号。再说准确一点,邓氏发祥居住的中心是在南阳地区的邓州、新野一带,经查阅新野邓氏族谱云:“邓况为新野始祖,西汉中叶到新野开居”。还有族谱这样记载:“邓氏发祥於邓州,兴盛於新野”。也就是说邓氏祖先到新野开居是比邓州之后,从不少史记资料证明以及全国众多邓氏族谱的记载都一致认为,邓州是邓姓的发祥地,天下邓姓源邓州之说是没错的。”

对于邓延寿这一偷梁换柱行为我们其实也能明眼看出:

“我们邓氏发祥地就是南阳一带”---这是邓延寿玩弄文字游戏---我们南阳郡邓氏只承认是以南阳郡为源,并没有说是“发祥于南阳一带”。从学术上来说,我们南阳郡邓氏的发祥地还是在曼公受封之地---今天的湖北襄阳团山镇邓城。东汉的南阳郡是我们南阳郡邓氏的郡望形成之地,并不是发祥地。

继团宗亲在《历史证明:邓姓南阳郡望形成与今邓州市无关》一文中也有说:“南阳邓姓郡望的形成,新野的贡献最为巨大,而非其他的南阳郡下辖的县……望形成之时当在东汉时期,恰巧这一时期邓姓的辉煌与穰县即今邓州市毫无关联……邓姓南阳郡望形成于东汉,其核心繁衍地为南阳郡之新野县”。

我们比对历史记载及继团宗亲的论著,不难看出,邓延寿在偷梁换柱、在玩弄文字游戏、在自欺欺人!形同学术流氓!

在下面这一段文字中,邓延寿还在继续偷梁换柱、继续玩弄文字游戏、继续自欺欺人---

“据海内外诸多版本的邓氏族谱基本上都是这样记载:邓氏发祥于邓州,盛于新野,邓州与新野在历史上均归南阳所辖。”

笔者认为,这是邓延寿绝对在扯蛋、在自欺欺人;笔者与邓延寿是同出一支,都是简公的后人,我们简公这一支的族谱就没有记载“邓氏发祥于邓州,盛于新野”,这纯属是邓延寿自己个人的臆断。笔者在上文就说过,笔者所收集的多达十多个省份的邓氏族谱版本较多、记载各不相同,真不知道邓延寿怎么就炮制出“海内外诸多版本的邓氏族谱基本上都是这样记载”。

对于邓延寿所说的“另外在今邓州市东南的吾离冢村,有吾离陵墓,还有族谱记载,一世曼公和六世昆公葬在邓州,这些都是认定邓氏之源是在邓州的有力证据”。笔者认为还是邓延寿绝对在扯蛋、在自欺欺人。估计有很多人看到笔者这样说会感觉笔者的观点过于尖锐。那么下面就让大家看看笔者到底有没有说错----

第一:如果“一世曼公和六世昆公葬在邓州”,那么邓延寿必须向世人提供确定的考古结果,不能只凭一句“还有族谱记载”就认为是既定事实。

第二:关于邓州的“吾离陵墓”,早就被邓州的老百姓认为是“邓家的三个大土包子”,根本不存在,是闫富传这样的三流政客搞出来的笑柄。

第四节 邓州的吾离陵墓是假坟

笔者早在《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驳邓奇文〈事实胜于雄辩有理走遍天下---与邓伟坚先生商榷邓姓渊源问题〉》及《根在邓家人心中》等文章中有向世人公布:

    一、邓氏千四郎祖贤公房的清代闽浙联修的《邓氏宗谱》中明确记载:“吾离,封祈侯,来朝是也,殃葬荆洲平山岭鲤形。”

    二、广东的《珠玑巷邓氏族史》(P5)载:“根据湘、鄂、赣、南阳堂和新野县等地邓氏家史记载:‘吾离,俊公之长子,生于春秋周平王四十二年(公元前 729年)。《左传》称‘鲁桓公七年(公元前709年),邓侯吾离来朝’,封左卫御史。春秋周襄王十三年(公元前 639年)殁,年91岁葬于长沙荆州坪山岭凤形’”。

     三、由江西的某个宗亲提供的江西邓氏族谱中关于吾离先祖安葬地点的族谱记载:

以上三点是来自于我们自己邓氏家族四省多地的邓氏族谱对吾离陵墓具体地点的记载。

再看邓州的老百姓是如何评价邓州那座假的吾离陵墓:

一、2012631639分他们说:“说起来平坟,南阳邓州市还专门划了600亩地建了一邓氏家族的一个在墓园。毁坏600亩地只为了建一个只有三个大土堆的坟,这就是平坟???只许管州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原文载于百度知道频道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425711021.html)。

二、201264938分他们在百度贴吧又说:“刨老百姓祖坟确划了600亩地建了一邓氏家族墓 可笑否?(本份文字原文载于网站百度贴吧http://tieba.baidu.com/p/1633621663 )”。

三、2012671425分他们在猫扑这个网站上:“说起来平坟,南阳邓州市还专门划了600亩地建了一邓氏家族的一个在墓园。毁坏600亩地只为了建一个只有三个大土堆的坟,这就是平坟????只许管州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处级以上干部家庭不用平坟……(原文载于http://tt.mop.com/read_12238021_1_0.html)

这三段文字已经足可以说明:邓州的吾离陵墓就是假坟,并不是邓延寿所说的“在今邓州市东南的吾离冢村,有吾离陵墓……是认定邓氏之源是在邓州的有力证据”。

当然,笔者已经将这么多有力的证据公布于世都快一年了,现在又通过志斋公房的族谱记载能完全证实邓延寿在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篡改志斋公房的源流,邓延寿仍然认为邓州才真实,那笔者只好认为邓延寿脑子进了水没抖干。

综合上述所有的史志记载、族谱记载、邓州百姓的公开曝光、历史学家等各类专家的论著、考古结果,我们已经能完全肯定邓延寿是通过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篡改志斋公房的源流的手段,欺骗志斋公的所有后裔及天下邓氏来迎合邓州。邓延寿如此置天下人于不顾,已经足以说明邓延寿与邓州之间见不得人的利益关系,否则,邓延寿不可能去做这样置天下人于不顾的蠢事!

第五节 志斋公第三子恭公房族谱编委会顾问邓星星否定邓州

一年前笔者撰写此文时,邓星星曾主力坚持志斋公第三子恭公房族谱编撰委员会主编吉林松江人邓家贵的态度:否定国务院文件“国发字(200619号文件”精神,坚持瞎认邓州为祖地。

    事隔一年之后的今天:20156月底, 邓星星开始动摇他的这种认知,回归到良知的轨道上---否定邓州为我客家邓氏显公房的祖地!当然,邓星星为了谁也不得罪,采取了极其婉转的方式表达了他的这一认知!

第六节 志斋公后裔错认邓州为祖地引祸烧身

---八百年来梅州邓氏的第一次悲剧、耻辱

当然,此时他说这话已经晚了,因此时已经是引狼入室了,引祸上身了,这让笔者想起了那句千古绝唱“商女不知亡国恨 隔江犹唱后庭花”,笔者以为,这正是对志斋公的后裔们瞎认祖地的最好回报与最佳形容。

身为志斋公第三子恭公房族谱编撰委员会顾问的邓星星为什么会发生重大转变,正是因为他们引狼入室,已经是祸从天降---

1、将湖北人(不是志斋公后裔、邓州的代言人)邓腾列席为志斋公房永久名誉会长,但邓腾和邓延寿联手,在志斋公陵园内划定小块小块的陵位,高价销售给志斋公的后裔们。据说,邓腾和邓延寿可以从中渔利高达一个多亿。

2、邓腾为后台、邓延寿为前台执行者的梅州邓氏总会诬陷梅州邓氏海内外宗亲联谊会会长邓伟风贪污并对他进行迫害。

    3、邓腾为后台、邓延寿为前台执行者的梅州邓氏总会在2015年春祭志斋公时组织黑社会人员,进入祭祖现场,对梅州邓氏海内外宗亲联谊会的组织展台进行了武力砍杀。殴打邓伟风为首的梅州邓氏海内外宗亲联谊会成员及参与祭祖的海内外宗亲。被邓星星定义为“八百年来梅州邓氏的第一次悲剧、耻辱”!

    以邓伟风为首的梅州邓氏海内外宗亲联谊会面对如此困局,也终于发出了无奈、痛苦的诉求---《祖先的哭泣 宗亲的痛心》:

他们还以太乙裔孙为名,撰文《变味的“宗族事业”》称:

一年一度的太乙祖春祭大典又将来临,又将是一个盛况空前、热闹非凡的场面。与往年不同的是,各地太乙裔孙分别接到了梅州邓氏海内外宗亲联谊会(简称“海内外总会”)、邓氏太乙祖宗亲联谊总会(简称“太乙总会”)的活动邀请,让太乙众裔孙无所适从,议论纷纷。

近年来围绕梅州邓氏“两个山头”之争日益激烈,相互诋毁谩骂,言辞无所不用其极。目前看来以延寿为代表的“太乙总会”略占上风,“太乙总会”在“海内外总会”改选后不久重新召集一批人组成了“新班子”,一举推翻和取代了以伟风为代表的“海内外总会”;强行催促老班子交账、交印;状告伟风“贪污”;推出了一系列“宏伟计划”;稍有不同意见者就扣上“宗族败类”“破坏宗族事业”的帽子;代表九大房制定了“族规”(你能代表九大房吗?),并扬言随时“清理门户”(谁赋予你的权力?)。大有“文革”武斗的味道,如太乙祖在天有灵不知会有何感慨?

人们不禁要问:这些不惜发动“政变”也要掌握“太乙祖宗事业”主导权的热心宗亲们难道只是为了敦亲睦族、弘扬祖德、全心全意为宗族事业吗?问题就出在“宏伟计划”上!

“太乙总会”先推出在松口镇据说当年太乙祖教书的地方兴建“太乙公纪念馆”的计划,不少宗亲受鼓动捐献或认捐了不少钱款,后又说地方解决不了改至太乙祖坟脚下兴建“祠堂”和“高级陵园”(不少捐了款的宗亲因计划改变向筹款者追还捐款),召来所谓风水大师加以论证,绘制出号称可以与南京中山陵媲美的“太乙公园”蓝图,并以安放祖先牌位、安葬先人骨灰为噱头大肆宣传筹款,还暗地许诺各地部分有一定威信的宗亲可特殊安排较好位置的陵位,致使一部分宗亲死心塌地的追随和拥护。至此,所谓“宏伟计划”的真正用意才暴露无遗,即:利用太乙祖坟的影响力开发神龛、陵园敛财!太有才了!

我们佩服这些热心宗亲的商业眼光和策划能力,看到了春祭太乙盛况后面的商机,在佩服的同时也为邓氏家族出了“自毁长城”的“贤孙孝子”而感到羞耻!太乙裔孙遍布天下,不下几十万,能在此安放祖先牌位、安葬先人骨灰的只是极少数能出钱的宗亲,假如哪位宗亲的先人安放或安葬在这里,你能忍受每年春祭时千千万万太乙子孙的指责和唾骂吗?

因此,在此呼吁有良知的太乙裔孙们擦亮眼睛,认清真相,仗义执言,挺身而出,共同抵制破坏祖宗陵园、打着“宗族事业”的旗号谋取个人名利的可耻行为!为祖地完整、宗族团结出一份力。

维护祖誉,人人有责!

    至此,笔者说想的是,邓延寿已经不用再向世人证明他是不是“脑子进了水没抖干”,因为邓州的吾离陵不刨开给世人看,世人也一样明白,邓延寿与邓腾联手拥泵邓州的假坟---吾离陵,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谋求志斋公房的绝对主导权、控制权,图谋从中渔利,目前已经可以证实的就至少超过一亿人民币。


    本文2015年7月7日再次修改

阅读:2134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 1 楼:59.58.234.*    发表于:2014/2/25 13:59:11
    从志斋公的族谱前序后序来看,邓延寿是在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
  • 2 楼:59.58.234.*    发表于:2014/2/25 22:10:59
        唐宋以前没有记载穰(邓州)与古邓国有联系。自从【清】编纂《乾隆邓州志》和【清】编纂《嘉庆南阳府志》开始有将穰(邓州)扯上了古邓国。     邓州编纂史志始于明代。【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编纂《嘉靖邓州志》、【清】顺治十六年(1659)编纂《顺治邓州志》、【清】康熙三十二年(1694)编纂《康熙邓州志》、【清】乾隆二十年(1755)编纂《乾隆邓州志》、【民国】三十一年(1942)编纂《重修邓县志》,解放后于1960年编纂《邓县志》(初稿)和1996年编纂《邓州志》。在432年间总共进行过7次编纂《邓州志》(《邓县志》)。作为一个“巴掌大”的县来说,如此频繁地进行史志的编纂虽说与行政称谓变更有关,但更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出于篡改历史?            南阳和邓州(邓县)的史志历来没有记载有座“吾离墓”,1960年编纂《邓县志》就将它补写入志。     由此可见,邓州撰写发表文章讲述是一种途径,反复修改史志又是一种手段。
  • 3 楼:115.231.77.*    发表于:2014/5/9 15:28:33
    你想太多了…………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那你这个想少了的人是谁呢?怎么不见你留下你的大名!这年头,想多了不行,想少了也不行,这么现实的现状你怎么不知道呢?看来你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吧?回到现实中来,面对现实吧!
  • 4 楼:10.29.130.*    发表于:2014/5/13 11:55:23
    你想统治我们邓族呀???没门!!!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看来你又是一个脑子被门板夹过的!你脑子进了这么多水这么刁,你父母和你老婆孩子都知道吗?下次想在本网留言,请抖干你脑子里的水以后再留言,这样可能你会比较拎得清!
  • 5 楼:14.18.235.*    发表于:2014/5/14 5:02:27
    4楼此人是失去良知的姓邓的人!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肯定是脑袋被门板夹过!
  • 6 楼:118.26.244.*    发表于:2014/5/14 11:02:39
    他可能就是邓延寿的崽子(仔)!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谁的仔都一样,要是门板夹过都应上医院去治!要不在本网这样疯言疯语只会更丢人现眼!
  • 7 楼:121.12.105.*    发表于:2015/7/7 23:12:59
    网上有说:“邓延寿比蕃薯头更蕃薯头”!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正可谓是“衣冠禽兽”!
  • 8 楼:119.141.24.*    发表于:2017/8/17 19:11:22
    ……为了名利而随意篡改、胡乱编写的所谓族谱的我族败类各位宗亲应联手抑制,不能让他们继续欺骗族群……
  •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邓延寿之流:篡改志斋公房的族谱、图谋志斋公房的控制权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