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寻根谒祖 >> 移湖广填四川专栏

湖广填四川是“假象”,四川人多是古蜀后裔

作者:邓经武 雷兵 发布者:老蜀人 时间:2013/10/21 23:35:07 点击:9503 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核心提示:今天大多数四川人还是四川土著的后代

 明清之际战乱对四川造成的灾难性恶果,当时的材料是这样记载的:“白乙酉以迄戊戌,计九府——百二十州、县,惟遵义(当时遵义府隶属四川一一引注)、黎州、武隆等处免于屠戮,上南——带稍存孓遗,余则连城带邑,屠尽杀绝”,乾隆版《富顺县志》卷五载,当时全县“民之存者刁;一人,若能完其家室者,千万中不一见也,鸡彘绝种已数年”,甚至在最富饶、人口最密集的成都平原,荒芜的情况严重到“成都所属州县,人烟断绝千里,内冢白骨亦无一存,孓遗无可为食,地中拥枯骨而糜之以糊口”。于是,就有了“湖广”(今湖北和湖南)移民“填四川”的人潮。绝大多数四川人都是移民的后代,并且人多数都来自于湖北省“麻城县孝感乡”,众多历史学家如是说,几乎所有的四川人如是说,甚至各类家谱、族谱亦如是说,简史自就是定论。

 一、川人的普遍寻根指向:麻城县孝感乡

  确实,由于巴蜀人盆地的气候温湿,物产丰富,具有“天府”般的自然优势,以至于历来都是中国人大规模移民潮涌向之处。在中国大一统格局形成之初,秦始皇就以国家的意志,开始向巴蜀人移民,即史载“秦移万家入蜀”,后又将商鞅、嫪毐的门客数千人强制迁移入蜀。这批“非先王之法,不循孔子之术”的杂家和异端邪说者入蜀,正与极具“蛮夷”风的巴蜀地域文化构成“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为巴蜀地域文化增加了新鲜血液,浓化了巴蜀文化的“边缘”特色。汉、唐等历代王朝统治者,一旦面对国家范围内的灾害,往往都采用驱令人民“就食巴蜀”的措施来缓和矛盾来转嫁经济危机。因此,中国历史上发生过多次程度不同的“移民巴蜀”的事件。至于扬雄先祖伯峤,在晋六卿争权之乱中为避祸而“逃于巫山,因家焉。”后又“溯江上处巴江州”,再于汉代为“避仇”而“溯江上处岷山之阳,曰郫”,李白、苏轼等先人的入蜀等,则是个别,此略。我们必须重视这样一个事实:中国历史上几次大规模的移民巴蜀的潮流,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四川人的民系(人种)构成,也未能改变大盆地制约所形成的巴蜀民俗风习以及“四川话”的方言方音特征。按照人类文化学的理沦,一种异质文化进入只有强势话语的新环境中,常常会“入乡随俗”地被当地土著文化所化。

  我们还是把名人作为个例研究。前国家主席在其《杨尚昆回忆录》说:“历史上四川曾经有过两次大规模的移民运动:一次是元末明初,阅为连年的战争,人口大幅度下降,土地也荒芜了,朱元璋打下天下后,为了恢复元气,从两湖还有广东人量移民入川,史称‘湖广填四川’。第二次,是明末清初,起义的农民军和官兵连年激战,四川人口降到全国倒数第二位。据县志记载,安岳县甚至“户不盈十,厂不满百,难以设官”,不得不归并到遂宁县。所以,清朝前期又出现了一次“湖广填四川”的移民运动。这次移民运动,持续的时间长达半个世纪,各省有100多万人入川,占当时四川人口总数的一半。所以,清代四川的人口,大多是两次‘湖广填川’移民的后裔”。杨尚昆又联系自己的家史说: “杨氏家族是从哪个省移来的?过去我一直认为是从湖北孝感来的。1987年,我第一次回到家乡潼南,县里正在修新县志。我这才知道双江镇杨氏家族的源流。据记载,我们这一族的远祖杨文秀,原籍江西吉安府泰和县,南宋末年曾在湖南永州府零陵县当县令。第二年,宋亡,不能入籍,就住湖南辰溪县定居。清康熙三十五年(1696),杨文秀的后裔光字辈的堂兄弟三人,先后来到四川,沿涪江北上,分别在蓬溪、遂宁、江油二县落户”。“一直认为是从湖北孝感来的”意识伴随着作者的大半生,这当然是由于家庭的口耳相传和整个社会民间传说的浸润,作者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误会”?作家比政治家更注意历史文化的寻根。1947年,艾芜这样追述着自己的家族历史:“明末的时候,张献忠在四川大肆屠杀,弄得好些地方,都没有人烟了。湖广人大量地迁徙进去,才把空下的地方,填满了人家村落。所谓湖广人,便是指湖南湖北两省人说的。我自己的祖先,前七八代人,就是由湖北麻城县迁去的。而且,不只我一家,几乎附近好些县分的人,都是来自湖北麻城县。这都是有族谱可考,并非由于传闻”。“都是有族谱可考,并非由于传闻”,艾芜生活的时代,人们普遍重视自己的“根”在何方,他听到的传说或看到族谱,使他对之坚信不疑:1948年,艾芜又在《我的幼年时代》中又重申道, 自己“第一个到四川的祖先,原是生长在湖北省麻城县孝感乡的”,他这里已经明确地把自己的籍贯落实到“乡”!。而《汤氏族谱》所载的事实上是,艾芜的汤氏家族入川(1698)之前,“世居湖南宝庆府武冈州(今武冈县)高沙柿杨家桥(今属洞口县)。在互联网上,寻根指向“麻城孝感乡”的人比比皆是:一位叫陈益蛟的网民说白己的“祖籍是湖北麻城县孝感乡”;四川简阳县普安乡杨金章在网络上留言追寻“祖上在湖北麻城县孝感乡的情况”并自述“:据我父亲讲,我祖上杨惠杰是洪武年间从湖北麻城县孝感乡马桑坪(当时在湖北有12)迁到四川简州府东乡烂坝子(即现四川简阳县普安乡)的……,我家族谱没有记载湖北麻城杨氏家族的情况。最好能帮助寻找我家前辈在麻城县孝感乡马桑坪(家谱记载的地址)的情况”:四川沪州易小平在网上说:“相传明末清初我祖易朝鸾、明鸾、鸿鸾三公由湖黄州麻城县孝感乡填川蜀都,定居沪城(现四川省泸州市泸县),我分支无古谱可查”,这两份“族谱没有记载湖北麻城杨氏家族的情况”、“分支无古谱可查”的情况,其实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值得深思的东西,最讲究“郡望”和“根”之所在的中国人,常常不厌其烦地要寻根到“三皇五帝”,怎么会把中间一段家族迁徙历史遗漏?为何要“填四川”的说法也很不统一。《宣汉县志·人口志》记载,韩氏一族,原籍湖北麻城,明初“奉旨入川”居万源县,后迁宣汉县:川南内江县{周氏族谱·修谱白序}云:“明初,诏以湖广世族安插入川”,隆昌县民国28年版《黄氏族谱》载;“明初,洪武以为四川乃近西隅夷地……惟孝感乡人民可以化之,诏饬行专差逐遣”一一此为“奉旨说”:《明太祖实录》卷181记,洪武“二十年三月丙子,汉州德阳县知县郭叔文言:‘四川所辖州县,居民鲜少,地接边徼,累年馈饷,舟车不通,肩任背负,民实苦之。成都故田万亩,皆荒芜不治,请以迁谪之人开耕,以供边食,庶少纾民力从之”——此为“填川垦荒说”;光绪版《张氏家谱》载,“康熙年间,瑞贤公嘱子恭人:‘蜀地甚好,胡不往归。’于是恭人公于雍正已酉年,承父命,偕兄俊人,至于新都马家场”。又如光绪《严氏族谱》载:“西蜀古称天府,扬子云、诸葛武侯之所居也。凡吾子姓往川者,俱意气勃勃,莫不争先恐后。于是或居川东、川西、川南、川北者,处处大有其人在也”;再如民国版《周氏族谱》载:“蜀都土沃财丰”,“族中人饱间而羡慕之。到清之康熙、雍正、乾隆年间,徙居川省者不啻是星罗棋布,幸何如也”;民国《范氏族谱》也有类似记载:“十一世端雅公称,‘吾闻西蜀天府之国也,沃野千里,人民殷富,天将启吾而行’,于雍正六年辛酉,遂率子五人相随入蜀,乔居永宁”一一此为仰慕巴蜀而自愿迁徙说。

  我们的看法是,三种说法都有事实依据,移民入蜀也是确实发生过。道光年间魏源就在一篇文章中说到:(清初)“当时有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之谣。”但明清之际的战乱真的把四川土著“连城带邑,屠尽杀绝”?对此我们不敢苟同。

 许多史学家根据当时的一些史料,统计出清初人口“稍存孓遗”的严重程度,又计算出后来人口猛增的数量,得山当今四川人都是“湖广填四川”移民后代的结论,甚至肯定“没有十代以上的四川人”!其实,战乱之后四川人口的增长,应该有外逃漂流的土著战后返归家园等因素。在康熙三年(1664),四川巡抚张德地就在奏疏中揭发:蜀省绅士,“旅寄于秦、楚、滇、黔、江、豫等处”,拒不回籍,康熙六年(1667),张德地再次上书建议颁诏天下,外省“凡有川绅,尽令起程回籍”。康熙二十五年(1686),清政府重申:“四川乡绅应回原籍”。四川省蒲江县临溪漕《陈氏族谱》就这样记载:“遇张献忠兵乱,遂率家避兵乱于洪雅钟宝寺,国家太平后,奇龙公遂籍于洪雅,奇虎公迁仁寿,奇彪公迁嘉定,我始祖妣赵氏(奇凤公已卒)携二世祖芳毓公迁蒲江,生三世祖”:蜀州火井塘《杨氏家谱》就说自己本是土著(重庆市潼南县):“据家谱记载,在明末清初张献忠进入四川后,在潼南县将我杨氏族人杀得血流成河,只有一个人逃了山去,在西秦大概就是今天的陕西一带避祸二十余年返回潼南。从此香火延绵,这人就是我的第一代先祖:杨正文”;民国版《荥经县志》卷九载:“相传石、黄、王三姓以避深山得免”;清代著名诗人吴伟业在《绥寇纪略·盐亭诛》中也说:“叙州人逃入深山,草食木衣,久与糜鹿无异”,如此等等,已经透露出,四川土著很多只是暂时逃离战场另寻安身之所,并未被完全屠杀殆尽,战乱后又返归家园。邓小平女儿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也引述过{邓氏分谱}这样的记载:“爰逮明末,天人乱,四川为最。(邓氏族人)持谱而散四方者,不可胜数。时,吾祖日方携眷属之粤东廉机任上,以避之河()。过三叉河,海贼劫抢,举家溺水。其子嗣祖、绍祖弟兄独存,所带之行李、谱牒,随之损失矣。及至清初,嗣、绍弟兄奉谕回籍”;咸丰版《云刚县志》载:“邑分南北两岸,南岸民皆洪武时由湖北麻城孝感奉敕徙来者”,也透露出“北岸”是土著原居地的信息。

 二、一个纯属虚构的地名:麻城县孝感乡。

民国版《荣县志》等代表着一批清醒者的怀疑:“明太祖二年,楚人入蜀者,动称是年由麻城孝感乡入川,人人言然。”对此,当今专家也指出其可疑之点:洪武二年(1369),四川地区正值明异人夏政权的开熙五年,当时蜀地尚非明太祖所有。所谓“奉旨”入川之说,显然不能成立。清雍正五年(1727)的资州《陈氏老谱原序》上,原本写道:陈氏乃“湖麻城孝感乡居民坝人氏,自洪武十八年入川是实”。但是,到嘉庆十四年(1809)的《陈氏族规序》上,却改为:“自明洪武二年己酉又二月十四日入川”。到了同治年间,又把入川时间改为“明初”。”这种把从麻城孝感乡“奉旨”移民入川时间,通通提前为洪武二年,或者笼统为“明初”的现象,在四川是较为普遍的。著名史学家谭其骧先生早就警告过我们,其文标题就是:《地方史志不可偏废,旧志资料不可轻信》!既然迁徙的时间可以造假,假造地名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们还是来看“移民之根”。湖北古为楚、荆州,北宋初年,以洞庭以北至荆山,西包沅澧二水之地,置荆湖北路,简称湖北路,在元代,湖北的东南部和湖南、广西被划为湖广行省(“四川省”得名亦在此时),省内有襄阳、黄州、蕲州、兴国、峡州、武昌、江陵(中兴)等州和德安、沔阳、安陆等府,康熙六年(1776),湖广左司改为湖北省。元明时流行“湖广熟,天下足”的民谚,这种鱼米之乡环境,人们是很难割舍的,更何况中国人的价值观念是“安土重迁”?

  先说“麻城县”。沈昫《1日唐书·志第二十·地理三》:“麻城,汉西陵县地。隋置麻城县。武德二年,于县置亭州,领麻城、阳城二县。八年,州废,仍省阳城入麻城,县属黄州”;到明代“黄州领黄冈、木兰、麻城、黄陂四县”,中国16世纪著名思想家李贽卸任姚安知府(1580)后,所居住的“芝佛院”就座落在麻城城郊的山上,当时的利科绘事中张问达上书万历皇帝揭发李贽:“尤可恨者,寄居麻城,律行不简,与无良辈游庵院”;李贽在《预约·感慨生平》中也说:“盖落发则虽麻城本地之人亦自不受父母管束,况别省之人哉!”此外《清史稿·志一百三十四·邦交七》也明确提到这个地方:“(光绪)十八年五月,瑞典国教十梅宝善、乐传道二人往麻城县宋埠传教,被殴致毙”。清代著名学者章学诚就修有《湖北通志》、《麻械县志》,如此种种,都显示着这个地名从未变化过。

  再说“孝感”,该地在周王朝时,为楚、郧、贰、轸等诸候国割据之地,贰国、轸国、郧国均建都于此。秦属南郡,汉属荆州江夏郡,晋以后为安陆郡。南朝宋孝建元年(公元454),因此地“孝子昌盛”之故,遂置县“孝昌”。唐改名为安州(唐代诗人李白“酒隐安陆”就是这里,他在安陆娶妻栖居十年之久,并写有大量咏吟当地风物的诗歌)。后唐同光二年(公元924),庄宗李存勖因县名中的“昌”字犯了其祖父名讳,遂根据孝子盂宗哭竹“至孝之所致感”和董永卖身葬父等孝子行孝的事迹,改孝昌县为孝感县,为孝感得名之始。宋时为德安府,府治安陆,属县有安陆、孝感、云梦、应城、汉川、应山、随州等地。明正统四年(1439),孝感知县黄巩在撰写《修孝子墓记》中说:“孝感县旧为安陆县地,后置县,以孝子董永名”。明万历时的德安知府张惟方撰写《孝感县志序》中说:“今上(明神宗)御宇之二十七年(1599)余方由孝感入视郡事,顾瞻邑南有汉孝子董永遗迹焉,考南宋(南朝宋王朝)时始号孝昌,说者谓因董永得名,此邑所由也”。明清之际,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在其所著{读史方舆纪要》卷七七专设《孝感县》云:“汉安陆县地,刘置孝昌县,以孝子董永名也”,{清史稿·本纪·仁宗纪》:“秋七月辛亥,明亮奏剿平孝感县教匪”,康熙十二年(1673)修有《孝感县志》,清末的湖广总督、学者张之洞在其所编《百孝图》中云: “汉董永千乘人也,奉父避难于湖北德安……湖北孝感县名本此”。由此可见,“孝感县”这个地名至少在明清时期是固定的、清楚的。由此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麻城县和“孝感乡()”是两个互不隶属而并行的同级行政地区,于是,我们就可以肯定地说:“湖北省麻城县孝感乡”是一个纯属虚构的、子虚乌有的地名!这个地名太重要了,我们只得再罗嗦几句,用明、清两代“地理志”的专门材料来证明。《明史·地理志第二十。湖广·黄州府·麻城》说:“麻城,府北。东有龟峰山,举水出焉,流入黄冈县。东南有长河,又南有县前河流入焉,下流注於江西。有双城镇、鹅笼镇,东北有虎头关三巡检司。又西北有木陵关,在木陵山上。东北有阴山关,在阴山上。又北有黄土关,与木陵、虎头、白沙、大城为五关。又西有岐亭镇,嘉靖五年筑城”。而该书的《湖广·德安府·孝感》部分说:“孝感,府东南。洪武九年四月属黄州府。十,年五月省入德安州。十三年五月复置。北有滠水,下流入於汉水。南有沦河,自湖河分流至汉阳,合滠水入江。北有小河溪、东南有马溪河二巡检司。”(清史稿·地理志第四十二·湖北·黄州府·麻城):“麻城,繁,难。府东北一百八十里。西;大安。西北:羚羊。东南:白臬。举水出县境龟峰、黄蘖诸山,受阎家、柏塔、麻溪、白果、浮桥诸河,下流至黄冈入江。又木樨二里河与东义州河,并南流,亦至黄冈入巴水。东北:殷山畈,上有阴山关,相近有虎头关巡司。又北木陵山,上有木陵关,与黄土、虎头、白沙暨黄安之大城,为麻城五关。又西鹅笼山巡司,一名铁壁关,后移县西南宋埠。同知驻岐亭镇”。从{中国政区地名检索}中可以看到:麻城全部的乡 ()地名有;宋埠、白果、夫子河、岐亭、中馆驿、浮桥河、福田河、黄土岗、阎家河、三河口、木子店、张家畈、铁门岗、闵家集、罗家铺、顺河集、西张店,就是没有“孝感乡”。《清史稿·地理志.湖北·汉阳府·孝感》:“孝感,冲,繁,疲,难。府北一百四十里。雍正七年自德安府来属。北:黄茅岭,东北:大悟,一名上界山。又北有?水,自河南信阳州流入。南;沦河,即?水下流也,上通湖水,东会滠水入江。太平、双桥二镇。县丞驻东南马溪河巡司,后移东北杨店驿。又北小河溪巡司,嘉庆十一年改驻滠。有九里关,一名黄岘关,义阳三关之一也。县及小河溪、杨店三驿”。两个地方的辖屈,绝无交叉或重叠之处。其实,早就有细心人提出过怀疑,民国版《南溪县志》就质疑过:“今蜀南来自湖广之家族,溯其始,多言麻城县孝感乡。核其人数,即使尽乡以行,亦不应有若是之多,且湘楚州县与蜀邻比者尽人皆可以移往,何以独适孝感乡?”在中国所有的乡的地名中,只有四川叙永县有“麻城乡”,四川德阳市有“孝感乡”,这也许是两个县移民入蜀的真实的聚居地。另外,四川省内一个个“客家方言岛”的残留,也记录着这种真实的历史。但它毕竟处于四川土著的汪洋大海之中,否则何以称为“岛”?

    三、时代移民大潮:并非仅是四川

  据专家统计,元代中书省(河北、山东等地)和河南江北行省(河南、安徽等地),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平均不超过10人。安徽风阳一带,人口密度更降至每平方公里不足5人。尤其是湖南常德府武陵等十县,“土旷人稀,耕种者少,荒芜者多”,因此武陵人上书要求:“邻近江西州县多有失业之人,乞敕江西量移贫民开种,庶农尽其力,地尽其利”,朱元璋“悦其言”,“命户部遣官于江西,分寸‘多人民及无产业者,于其地耕种”。可见,需要移民的绝非只有四川。明洪武二十一年八月(1388),户部郎中刘九皋上书建议;“今河北诸处,白兵斤田多荒芜,居民鲜少,山东山西之民,’自入国朝,生齿日繁,宜令分丁徙居宽闲之地,开种田亩。如此,则国赋增而民生遂矣”。清王朝建立之际,所面临的残酷现实是:“前云南、贵州、广西、四川等省,遭叛逆之变,地方残坏,田亩抛荒,不堪见闻”,这里当然有夸大的成分,以显示“当朝”治理国家的辉煌业绩,即所谓“自平定以来,人民渐增,开垦无遗,或沙石堆积,难于耕种者,亦间有之。而山谷崎岖之地,已无弃土,尽皆耕种矣”,但战争所造成对社会生产的严重破坏,也是不争的事实。顺治年间,“直隶,山东、江北、山西,凡驻满兵,给无主地令种。四年,给事中梁维本请开秦、豫及庐、风荒田。六年,令各省兼募流民,编甲给照,垦荒为业,毋豫徵私派,六年后按熟地徵粮。十年,定四川荒地听民开垦。陕荒则酌调步兵,官给牛、粮。于是湘、鄂、闽、鲁、晋、豫等省空荒任民播种,限年垦齐”仙。这里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尤其是“湘、鄂、闽”省自己就有人量“空荒”之地需要开垦“填”充,为何要舍近求远?据《清史稿·本纪·仁宗纪》记载: “免湖北被贼之孝感等四十七州县卫新旧额赋”,“免河南、湖北被兵六十七州县新旧额赋,徵兵经过直隶、河南、湖北田赋。又除江苏、湖北各一县坍田额赋”, “免顺天、江苏、四川、云南、甘肃等省七十州县灾赋,及兵差经过、坍田额赋各有差”, “免直隶、山西、浙江、安徽、四川、云南、甘肃等省二百二十一州县卫额赋有差”, “免直隶、陕西、江西、四川等省五十六州县灾赋。除江苏、福建、山东十县卫坍田额赋”,“(8)免直隶、山东、河南、江苏、安徽、陕西、湖北、四川、云南、甘肃等省四百十八州县卫灾赋逋赋有差”, (9)免直隶、湖北、四川等省二十一州县灾赋有差”, (10)免直隶、山西、陕西等省三十四州县灾赋及两淮十一场额课有差”,“(11)免直隶、四川等省三十五州县灾赋有差”。由此可知,巴蜀大盆地并不是当作当时中国最荒芜的地区。 “湖广”自身的问题,比四川也好不了多少。

  移民问题在当时中国很普遍,安徽凤阳人到处漂移,成为明清以来最突出的现象。“北有大槐树,南有石壁村”,南方客家人都把福建省宁化县石壁村作为他们的发祥地,在北方,人们会普遍地说自己是山西大槐树(洪洞县大槐树)下的移民,在安徽这一带,人们会说自己是江西瓦西坝山来的移民。云南人会说自己的根是老家南京杨柳巷。明代四川也发生过向山东移民的问题,有研究者提出: “由四川移民到山东的多集中在莱州,因此,莱州风俗多有与东邻不相同”。《高宗纯皇帝实录》卷1087记载,乾隆43年、44(17781779)两年中,四川就有大量移民进入陕西兴安县一带垦荒。

 其实,在民间传说和众多史籍记载中,山西移民的规模更是远远大于“湖广填四川”。山西《洪洞县志》中记载说:“明洪武、永乐年间,屡迁山西民于滁和(安徽)、北平、山东、河南、保安(湖北)等处,树下为荟萃之所”(树下指洪洞县广济寺“树身数围荫遮数亩”的汉槐之下)。当时的迁民条令又规定同姓不得落籍一土。移民不忍手足分离,无奈分同宗为数姓。故至今河南、山东等地区仍流传“回、翟、常一个娘”、“魏、梁、陈一家人”、“祟、刘、顾是一户”、“山东没二郭”等说法这就是遍及中国十几个省份的“山西洪洞县人槐树下”移民的传说。中国很多省区到处流传着“问我老家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的民谣,并且到处可以看到各种碑刻、家谱把这种传说记录在案,言之凿凿,使人难以怀疑。这些传说把人们迁移的原因,指定为明初大将常遇春或者胡大海幼年时受到当地人的百般欺辱,得志后大肆报复屠杀当地人,迫使洪洞县大槐树旁边的人们外迁逃难。这些传说,实际上和四川地区民间的“八大王剿四川”以至于带来“万户萧疏”的恶果等传说如出一辙,也就是说,正是由于张献忠昔日在四川地区饱受凌辱(甚至植物都与他过不去)为报仇而大肆屠杀川人,导致四川地区人口锐减,才有“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大潮。这两处关于人口锐减原因的传说,同是一个模式,值得怀疑之处甚多。

    四、结语

     1644年张献忠由楚入蜀,建立大西政权,完全按照国家的运行方式“开科取士”,实施“暂取巴蜀为根,然后兴师平定天下”的战略,于此他肯定要采取一些休养生息的作法,无“民”何有“君”?张献忠应该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他没有绝望到选择自杀而是在转移中战死,这说明他始终没有放弃“东山再起”的打算(鲁迅把他描绘成一个因绝望而变态的杀人狂,是上了彭遵泗《蜀碧》的当),这也需要“民”众的基础(无论是兵源补充还是作战后勤保障)1646(顺治3)张献忠战死,其部流入云贵继续战斗,其中就包括相当一部分巴蜀人,战争结束后他们应该返归故里。还有,清王朝军队入川遭受了长达10年之久 的抵抗,难道是“鬼兵”所为?康熙三十九年,梁永祚任蒲江县令时,针对“民多四散”的现状,“永祚按籍招徕,计日授食,且给以牛种,履亩劝耕,复业者众”,说的就是这种情况。“移民入蜀”确实发生过,但大量四川土著存在也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外来移民与当地土著为争夺土地而发生纠纷,常常见诸史籍,康熙四十八年(1709),徐缵功任四川蓬溪县令,因为“楚民无业者入蜀垦荒”与当地土著发生冲突,导致地产纠纷不断,徐善调解之,不数月“四境晏然”。同样的情形在康熙四十五年李维翰任中江县令时也发生过,李“拨真荒以安新民,禁侵夺以安土著,不逾年而尘案一清”。这里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外来移民开垦的只能是“真正的荒芜之地”当地土著耕种的土地是不准“侵夺”的。也就说,战乱之后巴蜀人地的一片荒芜,是歪曲历史的。像康熙版《成都府志》所描绘的“城郭鞠为荒莽,庐舍荡若丘墟,百里断炊烟,第闻青磷叫月;四郊枯茂草,唯看白骨崇山”等情况,以及《明清史料·第六册》说的“有耕田行路,被老虎白昼吞食者;有乡居散处,被老虎寅夜入食者; 及各州县,城垣倒塌,虎亦有径行栏食者”等,那只是骗人的“鬼话”。

  有专家指山:“人口失实是清代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是在不同的时期火实的程度有所不同而已”,“在顺治、康熙、雍正三朝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各地户籍编审只以壮丁为对象,乾隆前半期虽然已有以大小男女为编查对象的保甲户口.但人—了编审制度一直到乾隆三十七年(公元1772)才正式停止,所以其间口数和丁数往往混见”。乾隆(1775)在一次圣谕中就批评过地方上报的民数“竞有不及实效什之二三者”,他强调今后各省奏报民数必须大力奉行,甚至警告道; “倘仍因循疏漏,察出定当予以处分”。雍正其实也对这个问题有过怀疑:“去岁湖广、广东并非甚歉之岁,江西、广西并未题成灾,何远赴四川者如此之众?

 真实的答案是,地方官员夸大困难以获取中央政府免税的优惠(犹如当今有些地方费劲地申报“国家级贫困县”),一些文化人或出于讨好当朝、或基于封建正统价值观而仇视“贱民作乱”等目的,极力夸大和过分渲染张献忠给四川造成的灾难。大量的土著由于一些特殊原因,为获取利益而假冒外来移民,这些才是今天大家误认为“没有十代以上的四川人”的真止原因。乾隆十年(1745)川陕总督公庆复就在上奏中就揭发说: “仍有捏造姓名,指称依傍”现象普遍存在的。“冒籍”移民的好处之一,我们可以从雍正四年(1726)颁布的圣旨去认识:“择湖广、江西在蜀之老农,给以衣食,使之教垦,俟有成效日,题给老农顶戴,送归原籍,不愿归者听之”, “在蜀之老农”究竟是外来者还是本地十著,恐怕难以认定;更何况/顷治十年(1653)有特别规定,“四川荒地,官给牛、种,听兵民开垦”,“其各省入蜀氏人,户q给水田亩三十,旱田亩五十”。除了假冒的“移民”,还有冒籍的“贱民”也得到好处。

  当时的户籍制度是“且必区其良贱。如四民为良,奴仆及倡优为贱。凡衙署应役之阜隶、马快、步快、小马、禁卒、门子、弓兵、仵作、粮差及巡捕营番役,皆为贱役,K随与奴仆等。其有冒籍、跨籍、跨边、侨籍皆禁之”,乘大乱之后的浑水好摸鱼,尤其是还有“准入籍山仕”,“入籍者,准其考试之类是也”等,有这等好事,为何不作假?“冒籍”既能够获得生存乃至于致富的(土地)资源,还可以得到未来的最美好的“出仕”前途,于是人们就纷纷编造一个子虚乌有的“湖北省麻城县孝感乡”以糊弄“必察其祖籍”的官府。“贱民”们在重新登记户籍时获得了改变身份的机会,于是土著们纷纷改籍成了“移民”。而最关键的环节,还在于地方官员在这场“大冒籍”运动中是最大赢家,因为人口的增加是地方官业绩的重要考评指标。四川巡抚张德地就这样向康熙请求过: “无论本省外省文武各官,有能招民30家入川安插成都各州县者,量与记录一次;有能招民60家者,量与记录二次;或至百家者,不论俸满,即准升转”。辛辛苦苦外山“招商引资”还可能毫无收获,而就地登记一人批“移民”却来得轻松容易。果然,这位四川总督就因为“移民人口猛增”的辉煌业绩而获得“加工部尚书衔”好处。在这当中,一些避乱外流者纷纷返乡,摇身一变为“移民”,一大批“贱民”也于之“改变家庭出身”。从地方官员,到普通的四川土著,都在这场“捏造姓名,指称依傍”冒籍大潮中成为赢家,何乐而不为?因此,我们的结论是,明清之际的战乱给中国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不仅仅是巴蜀人盆地,其他省区也在所难免,有的省区遭受破坏的程度甚至大于巴蜀四川,移民现象是当时整个中国的普遍现象而并非只有四川;“湖北省麻城县孝感乡”只是一个子虚乌有的虚构地名,其背景是假造“移民潮”运动;今天大多数四川人还是四川土著的后代。

    ——本文作者为成都大学教授邓经武 雷兵

阅读:9503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 1 楼:171.214.188.*    发表于:2014/12/2 10:39:37
    胡扯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确实胡扯,邓经武的文章早在国内被多位历史学家和民俗学家炮轰!
  • 2 楼:119.86.187.*    发表于:2014/12/12 10:44:41
    邓经武是在乱说,基本的地理常识都没有。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是的,邓经武在国内被很多学者专家痛批!
  • 3 楼:119.7.7.*    发表于:2015/3/25 21:21:55
    确实有点胡扯,我先祖于康熙36年9月13日从湖广省永州府零陵县城出发,历经两年多的艰苦跋涉到达了四川我们现在的住地。迁徙时间写得清清楚楚,湖南世系明明白白且部分内容与零陵县志记载的相关内容吻合,这不可能是编造的。
  • 4 楼:123.14.92.*    发表于:2015/4/26 19:25:08
    “‘湖北省麻城县孝感乡’只是一个子虚乌有的虚构地名” ——这确实是对麻城历史近乎无知的认知!麻城历史上确实有过“孝感乡,只是明代的成化年间因人口太少而被撤销了!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邓经武这确实丢人丢大了!
  • 5 楼:180.161.178.*    发表于:2015/6/24 15:00:25
    原来族谱都是胡说。。呵呵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族谱有胡说的,但并不是全都胡说!邓经武和雷兵在胡说是真真的!不要以为他们是教授写出来的东西就都是对的!现在的不少教授比叫兽不如!
  • 6 楼:14.219.34.*    发表于:2015/9/26 3:38:54
    [zhds678:1]
  • 7 楼:14.219.34.*    发表于:2015/9/26 3:39:14
    [zhds678:6]
  • 8 楼:219.138.248.*    发表于:2015/10/2 1:31:21
    瞎扯        凡是湖广下川的,手上都有记载,哪怕是子孙后代。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都有记载我倒不相信!现在四川的邓氏源流是最不清楚,最难查清的!
  • 9 楼:222.211.129.*    发表于:2015/12/27 12:24:54
    用大量的调查说话,我祖上是1739年携五子,背父骨从广东长乐县入川,广东始祖陈杨里,这些都是有记载的。
    管理员回复:管理员回复:你这应是我福建源本堂客家邓氏的后裔,应是我源本堂福房志斋公的后裔!
  • 10 楼:118.112.64.*    发表于:2016/1/9 9:37:28
    乱弹琴……
  • 11 楼:123.144.120.*    发表于:2017/1/17 23:01:42
    明清进入四川的移民是有,包括冒籍买族谱合宗现代四川人知道自己清朝前确切祖籍地的人很少,明清四川重庆籍官商势力极其薄弱(假如真的有所谓其他地方地位高的移民那应该保持入川前的水平),说明移民的基本都是穷人。极少经济条件好的移民经过战乱屠杀后逃难到四川多半能比较珍惜四川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 少数素质低不认同四川人的移民主要在清末社会失去控制时期进入川渝。现今很多以为自己外省祖籍的多不是外省移民,一是清初冒籍分地拿移民补贴和后来买族谱的,二是明清民国四川人势力弱一些人行为上依附外省官商势力,还有更多的是一些地方官商知识分子为了自身利益或配合清朝统治分化四川社会编造和到处散布的。
  • 12 楼:119.122.26.*    发表于:2017/2/5 15:48:21
    原麻城孝感乡大部分是今天的红安县境内!
  •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湖广填四川是“假象”,四川人多是古蜀后裔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