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 页 >> 邓氏动态 >> 邓继团论邓史专栏

邓林、邓墟之我见兼按“由地名谈邓州市”文

作者:邓继团 时间:2013/6/18 12:33:10 点击:667 来源:中华邓氏族谱网

核心提示:歪曲历史者的“梦”只能是该梦者之梦,黄粱美梦最终只是南柯一梦!愿梦者早醒

三好堂按:有好事者发文给笔者,欲笔者考证之。笔者稍加按语,竟成一文:

地名的来历,绝非那个圣人贤者一时灵机使然。它既含有一地域的文化积淀,更有这地方的历史渊源,一省、一县、一村,甚或一个地点莫不如此。邓州亦然。笔者在十余年修志工作中发现,“邓州”这个名字和“邓林”“邓墟”“邓国”、“禹都”、“穰、邓”及今邓境内所有邓姓村庄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现就这方面谈下个人所见。

一、“邓”字来源于“邓林”与“邓墟”

邓州何以称“邓”?《山海经》在《夸父追日》中这样记载:“夸父与日逐走、渴饮河渭,不足……道渴死,弃其杖,化为邓林。”这段文字显然系神话传说。丢弃的手杖,怎么会化作邓林呢?但如果没有邓林,那么,历代学者又为什么要再三再四对它注释呢?如清代学者毕沅就说:“邓林即桃花林……盖即楚之北镜地也”。(见《辞源》邓林条解),《读史方舆纪要》中有:“(邓)州,邓祁侯之国,在楚之北镜”。

三好堂按:《词源》对“邓林”有二解,一为神话中的树林,其出处就是作者所引的《山海经》,既然是神话,这里就不需要再说明了。我只想问作者,神话是信史吗?神话能当信史吗?!

《史记·礼记集解》云:“邓林,邓祁侯之国,在楚之北镜”。这些注释都说明,古时确有一个邓林,这个邓林就在楚国的北部边境。但这个“北部边境”又指哪哩?我们知道,战国初期,古邓国为楚所灭,邓为楚地。而楚国的主要疆域在江汉平原,那么地处汉水以北的邓地自然属于“楚之北境”了。

三好堂按:此文所引《史记·礼记集解》云:“邓林,邓祁侯之国,在楚之北镜”为断章取义,这里因为“断章”而隐去了一个队考证的林来说非常重要的地理名词,那就是襄州,该文断章取义的目的明确,就是为他的“邓姓之源说”张本。

《索引》对邓林有明确所指,即“襄州南凤林山是古邓祁侯之国”。《史记·礼书》:“阻之以邓林,缘之以方城。”司马贞《索隐》:“刘氏以为今襄州南凤林山是古邓祁侯之国,在楚之北境,故云阻以邓林也。”

司马贞的这段文字太重要了,他记载了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信息,那就是邓祁候国灭之时邓国的具体位置——唐代的襄州南凤林山,那里就是古邓祁侯之国,即古邓国所在地。

司马贞,字子正,唐河内(今沁阳)人。开元中官至朝散大夫,宏文馆学士,主管编纂、撰述和起草诏令等。唐代著名的史学家,著《史记索隐》三十卷,世号“小司马”。可见,早在唐代,邓林这一地名是确有所指,为襄州,而非南阳。且司马贞所引用为“刘氏”之说,也就是说,“襄州南凤林山是古邓祁侯之国”的这一说法要早于司马贞著书之时。

更巧的是,今邓州市林扒镇,古代就叫“邓林镇”,可见上古时期这里是一片原始大森林。

这点,骆立群先生在《邓州古代史初探》中阐述道:“今之邓县,在几十万年前,有条南北走向的地理线,自十林乡宋岗,经高集红崖岗、至构林的柳峰岗,走线以西和邻近今内乡、淅川、西峡等地,是相连的一片原始大林海。以东,则是以新野为中心的沼泽地带”。这点可以林扒镇的排子河、都司乡的孟庄和赵集乡的半坡水库等处所出土的大象牙床化石和其它脊椎动物的化石为证,这是其一。

三好堂按:在几十万年前,哪里不是原始大森林?请作者拿出“史料”证明。几十万年前,有史料吗?人类的信史有几千年?作者的“几十万年前的原始森林”想说明啥?!能证明啥?几十万年之前,那里都是原始森林是不需要谁来证明的(海洋、冰川、沙漠等自然地带除外)。

其二,邓地又名“邓墟”。墟者,一指荒废了的城,一指市集。据《史记》记载,帝尧在位70年,到老时,要把天子之位传给虞舜,但舜觉得尧应把天子之位传给他的儿子丹朱,于是他就到河南的南方去漫游。这一时期,他结识了七个秀士,他们是雄陶、方回、续牙、伯阳、东不訾、秦不虚和灵甫,人称七友。舜漫游到邓墟时,这七人都找他交游,其后,舜接替了天子之位,这七个朋友就和他分手了。

今天,我市赵集乡朱岗王一带,民国期间还叫“舜友乡”,村西有一个大土冢,名“七友墟”,村旁冢下有一石碑,记载着七友墟的情况。大舜之所以漫游到这里,说明这里早有人聚居。今市镜内沿湍、刁、严、赵、排子河两岸高地上,经考古发现上古时代的聚落和村庄遗址多处,且发现有石铲、石斧、石刀、石镰及陶片,骨扦等器物(现藏邓州市博物馆内),有的陶片上还绘有简单的花鸟鱼虫等图案。这是艺术的开端,也充分说明了邓地的先民们早在夏代以前,生产的发展和生活文明程度。然何以又称“邓墟”;我们可从“邓”字的本身结构来考察。“邓”的繁体字从“登”从“邑”。登含五谷成熟之意。邑即城邑。由此可见,邓州这地方由于土地肥沃,五谷丰登,再加生产和生活的需要,早在四千年前,就出现了相当于今之城市或集市一类的交换场所。故而才有“邓墟”之称。 正由于邓地古时有“邓林”和“邓墟”存在,所以后来“邓州”称“邓”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

三好堂按:《词源》墟,本作“虚”:意义有四,即大丘、故城、废墟、集市。还指坟墓,如丘墟。作者这里的“邓墟”指的是哪层意思。在此,在一次文作者,传说能当信史吗?如果传说能当信史,那这个世界就太可怕了!《庄子·徐无鬼》有“邓之虚而十有万家”之载。

您说“我们可从邓字的本身结构来考察。邓的繁体字从登从邑。登含五谷成熟之意。邑即城邑。由此可见,邓州这地方……”这里我建议您看看拙文《古邓国与历代邓州、邓县关系考》,文章告诉您,古邓国、古邓县的历史沿革与现今的邓州无关,不是我要这样说,是历史本来如此!容不得我来伪造,也容不得您来随意取舍。

二、“禹都”和古邓国是邓州的雏型

《路史·国名纪四》载:“邓,仲康子国,楚之北境,史云阻之以邓林者,今之南阳。故杜佑以为禹都。”杜佑,唐朝人,在他所著的《通典》里,称邓地为“禹都”。不独有偶,现存于西安碑林的《华夷图》(我国最早的石刻地图之一)以及北宋的《太平环宇记》等,均认定邓曾为夏朝的都城。

邓地何以为夏都?原来,夏禹的儿子夏启做了夏朝的国君后,并不像其父那样勤政廉明,而是吃喝玩乐,荒淫无度,终把夏朝搞的危机四伏,史称“夏启荒政”。启死,太康即位,被有穷氏部落驱逐出境,在洛水一带过着流浪生活。太康死,其弟仲康即位,寒浞篡夏,占领都城,史称“仲康失国”。仲康死,他的儿子相继位。为了光复夏朝基业,在仲康死前,曾与同姓贵族合议,认为邓林是储集实力的好地方,于是就将他另一个有远大志向的儿子封于邓,并暂定邓为夏朝的都城。因夏朝以大禹立国,故而称邓地为“禹都”。此亦即“夏帝仲康封子于邓”的来历。于是,邓地也便成为古邓国了。

需要说明的是,古邓国在夏代为姒姓,在商代为子姓,到周带又为姬姓了。邓地在夏、商、周三代尽管姓氏不同,但“邓”字都是以一贯之的。那么,这个古邓国又在哪里呢?查史可知在春秋战国时期,见诸史书上的“邓”有五处:一是今我们邓州市这地方;一是襄樊市北郊之邓城镇;还有春秋时期的鲁地,在今山东兖州境内;春秋时的蔡地,在今河南省郾城县东南和战国时期的韩地,在今河南省孟县西。但后三个地方当时都不是国,更不是侯国,而襄樊市之邓城镇,按史学家认定,襄樊市的邓城历史只有2800年,而古邓国在此之前早就存在了。所以三代为国的邓地,只有今邓州这个地方了。古邓国的地理范围,当在今邓州市全境,都城就是后来的古穰城。这样看来,今邓州市早在4000年前,就已形成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了。由是古穰城也就成为古邓州的雏形了。

三好堂按:夏代都城在邓州,不知道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确认了没,确认了请公布。再,您以上的信息实际告诉了世人,邓州为天下姒姓邓氏的祖地,而非天下子姓邓氏的祖地。但,您们现在所宣传的又似乎为天下子姓邓氏的祖地,前后充满着矛盾哦。又,姒姓邓氏在哪?您说得清吗?

您说的姒姓邓氏,见“百度邓氏”,云邓氏“源于姒姓,出自夏王朝帝王仲康之子孙的封地,属于以国名为氏。据史籍《路史》记载,夏王朝的始祖大禹为姒姓。传至夏王朝的第四代帝王仲康(公元前2019~前2006年在位),封其子孙在邓(今河南邓州),称邓君,建有邓国。在邓君的后裔子孙中,多以先祖封国名号为姓氏,称邓氏,世代相传至今。其姓氏起源亦远早于曼姓邓氏。”

三、由“穰”、“邓”并存说邓州

鲁庄公十六年(公元前678年),楚国灭邓,邓为“楚”地,称“穰”。穰即作物茂盛。在战国时期,邓地先归楚,再归韩,后归秦。秦昭王十一年(公元前300年),魏冉拜相,启用白起为将,一举攻下宛、叶、直取穰城。魏冉被封为“穰侯”。秦国继续举兵南下,攻克楚之郢都,白起被封为“武安君”。魏冉与白起的功绩,在于使中国趋向统一,这对结束奴隶制社会,建立封建制社会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所以,司马迁在《史记》里评论魏冉;“使秦称帝于天下者……穰侯之功也”。秦昭王三十五年(公元前272年),置穰县,属南阳郡。

这段文字只说明穰的来源。但邓地称穰后,邓名并未被取代。《汉书·地理志》和《后汉书·郡县志》均有记载:南阳郡,秦置。汉承秦制……其中今之邓境有县八,即山都、穰、邓、涅阳、安众、朝阳、乐城、冠军。《秦集史·郡县志》称:在今之邓境,秦置县有三,即山都、穰县和邓县。

这里充分说明,在古邓国灭亡后的一段很长时间里,穰、邓是并存的。《乾隆邓州志》在沿革部分之后加注说:“旧志秦置郡县之始,邓国为穰县,故以穰为正,邓附之。至隋为邓州,则以邓为正,而穰附见”。《汉书·地理志》记:南阳郡三十六县有穰县、邓县。于邓县之下注:“故国,都尉治”。《明嘉靖南阳府志》也有记载:“汉,邓为南阳都尉治,其辖境当有今邓地”。还有一种说法,认为穰、邓为两地。一说今之邓州市城区为穰县,今之襄樊市北邓城镇为邓县;一说建市前的邓县为秦时期的邓县,而穰县在今穰东镇西……”两种说法孰对孰非,还有待史学家去研究,而秦汉时期穰、邓并存却是毫无疑义的。

至于有穰为什么还要有邓?窃以为这是对古老邓国的肯定,也是对古老邓地的肯定,一如到隋开皇三年穰县改州时,仍要在州字前冠一“邓”字一样,这里毕竟有种密不可分的传承关系。

三好堂按:穰、邓并存是历史的史实,恰巧这个史实颠覆了您自己的见解,这里还是建议您看看我的拙文《古邓国与历代邓州、邓县关系考》,如果您不相信我的见解,没关系,建议您看看《旧唐书·地理志二》,那里有原汁原味的历史:唐代撤销了继承古邓国的秦汉古邓县,而将邓县一名安置在穰县的头上。虽然历史的这一记载,满足不了您的意愿,但,古穰县就是唐邓县、秦汉古邓县的前世为古邓国的这一历史不容涂抹与无视!

四、从邓境内之邓姓村庄谈邓州

打开邓州市地图册,我们可以发现时至今日,邓境内以“邓”字命名的村庄之多这一奇特现象。如夏集乡的邓营、腰店乡的邓庄、裴营乡的邓庄,九龙乡的邓岗,构林镇的邓桥、陶营乡的邓营、林扒镇的邓庄等等。这些邓姓村庄散居全境四面八方。人们不禁要问,邓州市境内的邓姓村庄何以这样多?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得弄清邓姓的渊源。 一如前边所说,邓在三代虽然都为国,但三代是不同姓的。夏为姒姓,商为子姓,到周代则又为姬姓了。《史记》里很多地方提到“邓,曼姓侯国”。这个曼姓侯国,不是指夏、商时期的侯国而言。

《辞源》在“曼”字解中说:“曼,姓。颛顼时以少昊之子有德业者一人赐曼姓,可见曼姓本亦姬姓。后邓国虽然是个小国,但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却在南进北图的重要孔道上。因为邓系曼姓,而曼系姬姓,故而邓得以姬姓看待予以侯国之爵位封到邓这个重要地方。

《辞源》上说,春秋时,邓侯吾离,子孙以国为氏。这样,今之邓州,便成邓姓的发源地了,邓州境内邓姓村庄多的原因不能不说与此有重要关系。或者有人要问,邓姓的祖根既然在邓州,那么为什么邓境内至今只有这十余个邓姓村庄?这个道理很简单,古邓国至今已有四千多年历史。这期间由于战争和自然灾害种种原因,死亡或播迁的情况不知发生过多少次,植根于这里的邓姓族人留下来的,或者出走后又返回来的事情也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再说发源地不等于发迹地。譬如黄河的源头就没有中下游那么的波澜壮阔,但这已超出本文的讨论范围了。 

总之,“邓州”这个古老的名称,共计用了1330年之久,直到1913年才改州称县。1949年后,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点,又为她扎上了腾飞的翅膀。不论在政治、经济还是在文化方面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三好堂按:历史上的四川邓州比您们的邓州市要早、云南邓州要迟,他们都叫邓州,可他们都没有从故纸堆里走出来争啥“邓姓之源”。国家认定的国保单位湖北邓城也没有站出来争,原因很简单,历史是时间与空间的存在,不是靠断章取义与一厢情愿能争来的。更不是靠歪曲史实、捏造“文化”能站得住脚的。您说“邓境内以‘邓’字命名的村庄之多这一奇特现象。如夏集乡的邓营、腰店乡的邓庄、裴营乡的邓庄,九龙乡的邓岗,构林镇的邓桥、陶营乡的邓营、林扒镇的邓庄。”这奇怪吗?神州处处有邓名,光我们湖南的就不在少数,我列举平江县与邓氏有关的地名有:

邓家山曾为平江烈士公墓;

龙门镇邓家园,有宋代古窑遗址;

大洲乡邓里坪有石煤层,蕰藏量约1.5亿吨,其他有杨邓、邓家村。

安定镇中黄村、水南村、富家村都有邓家组。

嘉义镇有杨邓村,为杨姓人买下了邓姓人的田土,故名;

芦头村有邓家组。

长寿镇新联村有邓家组;

太平塅村有邓一、邓二组;东益村有邓家组;

杨坳村有邓源组。

龙门镇有邓花园组;矛草村有邓家组。

思村乡塔坳村有邓坳组。

木金乡保联村有下邓组、中邓组、上邓组,这一地区应为邓氏集居区;

又有花邓村邓秀组。

冬塔乡泉水村有邓东组、邓西组。

以上地名均见于《湖南地名志·平江》。

再如宜章也有一批以邓命名的地名。1986年,新田村邓家门发现有新石器时代人类遗址。

赤石乡有邓家山汉墓群。

岩泉镇毛坪村驻邓家组。

白石渡镇有邓家山。

城南乡有邓家组。

天塘乡有邓家组。

白沙圩乡有邓家组。

关溪乡沙市村为邓氏聚居地,传从湖北沙市迁来,故名。

笆篱乡归塘有邓家山。

太平里乡有邓家湾村。

莽山瑶族乡也有邓家组。

照您的逻辑,我们湖南平江、宜章以及天下带邓的县都可以争“邓姓之源”了哦,理由如下:

1,湖南、湖北自古属楚国,湖北称荆楚,湖南称湘楚,可见,湖北的邓城挪到湖南的平江、宜章比邓州更有亲缘优势。

2,平江也有很多邓姓地名。

3,几十万年前,平江也是大片的原始森林,尽管没有历史记载,我还是可以肯定。

但,四川、云南的古邓州,湖南所有有以邓命名乡镇的县都没有提出“邓姓之源”在他们那里的这一“著名论断”,我想,首先,他们是明智的,明智的前提是他们了解历史二不是歪曲历史,他们都在等待,在等待一个地方发出这样的声音,这个地方只能是湖北的邓城,只有这个地方最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论断——邓姓之源在这里!

我虽然不懂历史,但我知道,解读历史不能断章取义,不能以神话故事、民间传说来作为信史,更不能歪曲、臆造历史。再,在历史面前要有敬畏之心,这就是对待历史与治学的态度,我建议您也用一用这个方法。

不过,您有一点说对了,那就是湖北的邓城“只有2800年,而古邓国在此之前早就存在了。”因为现今的国家信史确定的为公元前841年,也就是说,邓城的信史基本等同于中华民族的信史,这就够了!

尽管国家开展了“夏商周断代工程”,但仍有很多历史谜团期待解决,这不是我等碌碌之辈可以妄言的。您的这一邓城2800年说是“客观”的,但您最后的结论是错误的,按您的说法,2800年前的邓城没有历史,以致不存在,这里我要说您错了,按您的逻辑,我中华的历史在公元前841年就截止了,在此之前有夏、商,即更为久远的存在也就是子虚乌有,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您文章里的神话故事与民间传说就更不能成为您的立论了,在这里,您动用了您的左手打了您的右手,我看了很是痛心。

最后告诉您,历史上没有“中康失国”一说,应该是“太康失国”,后来又有“少康中兴”这一史实,故事的发生地就在您们的河南商丘。我是凭记忆说的,对否,请指教。写历史,建议没搞懂历史就不要动笔,更不要随意发表。再,搞学术,需要有好的逻辑思维,您的文章的逻辑有些乱。不过,从您写这篇大作而不署名看,您还是满“谦虚”的,是个无名英雄,向您学习了!

最后一句话跟您探讨:传说不能当信史,就像空气不能当饭吃的道理一样简单!历史也不是由您随切的蛋糕,即使您“饿”了,也有对他充满了敬畏!否则,历史将会给歪曲者以应有的惩罚!

歪曲历史者的“梦”只能是该梦者之梦,黄粱美梦最终只是南柯一梦!愿梦者早醒。

阅读:667
0

15016358817811766(1).jpg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 1 楼:211.155.120.*    发表于:2013/6/19 9:58:01
    很早时候,在网上看到邓州人写的一篇文章,名曰《由地名说邓州市》。这篇文章匿名发表的,我就觉得邓州人又要说,又不敢公开自己姓名,可知心怀鬼胎!这篇文章搜集了邓州一些有“邓”字的地名,以说明“邓姓之源在邓州”。其实,除了邓州还有无数带有“邓”字的地名,他不搜集起来说说?
  • 2 楼:125.89.71.*    发表于:2013/6/19 15:22:42
    “邓姓之源网”上登载的《由地名谈邓州市》就是一篇胡编乱扯、胡说八道的文章。充分体现出邓州人的素质和心态:充满无知和狡诈!
  • 3 楼:222.78.71.*    发表于:2014/8/1 22:50:26
    孙大金(1929- ),男,浙江邓县人,麻醉学专家
  • 发表我的评论
    大名:  
    内容:  
    验证码:  
       
      购买信息
      信息标题:邓林、邓墟之我见兼按“由地名谈邓州市”文
      购买价格:0个金币
    手机查看

    中华邓氏族谱网(www.zhds678.com.cn)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为邓氏家族公益网站。所有(原创、转载)文章、影像作品资料版权均归作者所有。

    如须转载或本网内容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本网妥善处理,以避免发生侵权行为!

    广告投放和版权、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客服QQ、微信:664519778

    备案号:闽ICP备17022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