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邓氏英雄模范

白洋桥邓氏八姐妹

时间:2018/6/9 21:58:44   作者:   来源:   阅读:793   评论:0
内容摘要: 白洋桥村位于秀丽的子牙河畔,自古以来文风很盛,出过不少进举人、秀才,废除科举之后,白洋桥又率先建起了一所新式学堂和一所女子学堂。村里很少有文盲,家庭妇女也都识文断字,当时流传着白洋桥的闺女都是“秀才”的佳话。“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寇侵入我中华大地。有知识、有文化、思想较为进步的白洋桥人纷纷起来,参加抗战。其中,邓...

    白洋桥村位于秀丽的子牙河畔,自古以来文风很盛,出过不少进举人、秀才,废除科举之后,白洋桥又率先建起了一所新式学堂和一所女子学堂。村里很少有文盲,家庭妇女也都识文断字,当时流传着白洋桥的闺女都是“秀才”的佳话。“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寇侵入我中华大地。有知识、有文化、思想较为进步的白洋桥人纷纷起来,参加抗战。其中,邓氏八姐妹的事迹最为突出,影响亦最大。她们冲破了种种封建枷锁,走革命道路。这八姐妹是:邓清、邓泽良、邓毅文、邓巨川、邓义华、邓如箴、邓素贵和邓婉义。当时,妇女干部很少,八姐妹被分配到各区妇救会工作。她们搞宣传、打游击,同日寇汉奸展开了殊死搏斗,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诗篇。

    五十年过去了,八姐妹中有的已经牺牲,为祖国的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有的仍然健在,还在为精神文明建设勤奋工作着。我们根据当事人的回忆,将八姐妹的事迹整理出来,以激励和启发后人。

邓清

    邓清,原名邓婉贞,生于1915年。其父以种田为业,家中生活十分贫困。父母省吃俭用供她读书。她在本村读完初小和高小,1933年考入大城女子师范学校,她刚从学校毕业,未及分配,抗日战争就爆发了。193810月冀中军区 党委派工作团来到大城。工作团女干部郅宰臣和陈治先后到白洋桥进行集日演讲,宣传党的抗日救亡方针,号召爱国青年积极行动起来,不要当亡国奴。邓婉贞十分敬慕这两位女干部,在她们的帮助下,邓婉贞走上了革命道路,她决心革命到底,开创一个清平世界,因此改名邓清。

    193810月下旬,邓清到小青州村参加了县委举办的第一期民政干部训练班。通过培训,她对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坚定了她的共产主义信念。培训结束后,她被分到二区工作,1939年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任二区妇救会主任。邓清性格开朗,工作热情很高, 她整天奔波在子牙河沿岸村庄里,进行抗日。在她的鼓动下,许多姐妹放下了手中的针线,积极投入到抗日斗争的烽火中。

    1940年,邓清调县妇救会工作。不久,她和大城县大队长耿玉亭相爱结婚了。婚后时间不长,耿玉亭调任任河县大队长,他们夫妻一年只能团聚四、五天。

    1942年“五·一”扫荡之后,斗争环境更加残酷,县、区干部都分散到各村。邓清经常活动在五区的樊庄子、霍辛庄等村。当时,邓清已经怀孕,一次因夜间执行任务,涉水过河,着了凉,染了病。她和另一名妇女干部邓泽良一同到霍辛庄村,住在一个老乡家养病。第二天,她们刚吃过早饭,房东大嫂慌忙跑来,说:“汉奸进村了。正在挨户搜查,你们快到西屋藏起来!”邓清镇静地说:“走,我们出去看看!”说着,抽出手枪就往外走,刚到院子里,眼前一黑,昏倒在地。邓泽良和房东大嫂急忙将邓清抬到里屋用被子盖好。一会儿,一群汉奸砸开大门闯进院子。结果,为了掩护邓清,邓泽良被汉奸抓走了。

    不久,邓清临产了,生下一个男孩。一过十二晌,她就要找党组织去,在房东大嫂的劝阻下,又住了三天。她再也呆不住了,执意要走。房东大嫂知道再也拦不住了,流着眼泪说:“孩子还没有名字,你给起个名吧!”邓清想了想,说:“孩子的生命 是同志们用生命换来的,为了纪念1942年,就叫耿年吧!”。她停了停,对大嫂说:“如果我和孩子的爸爸都牺牲了,你就是他的妈妈,等孩子长大了,让他知道亲生父母是共产党员,是为中华民族和千万个劳苦大众牺牲的。”邓清再也说不下去了,在孩子“哇!!”的哭声中,毅然抱给房东,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出房门。

    194210月,邓清调到任河县任县妇救会主任。经常在满堂、恒道、张庄一带活动。1943年 农历326日晚,邓清和十多名县、区干部到恒道村开展工作。第二天清晨,敌人突然包围了村子。邓清和同志们见敌我力量悬殊,决定下地遭保存力量,待机突围。由于叛徒出卖,敌人很快找到了地道口,几个伪军向地道里喊话:“邓清,邓主任,你们被包围了,快出来吧!”邓清在地道里对大家说:“同志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我们要和敌人拚到底。”邓清他们的枪口喷出火焰,几个伪军应声倒下。敌人气急败坏,用机枪向洞里疯狂扫射,有几个同志中弹牺牲。之后,敌人又向地道里放毒瓦斯。邓清急忙用身体挡住地洞拐弯处,指挥大家用堵住洞呛人的黄烟在地道里翻滚,邓清和同志们艰难地呼吸着,最后都失去了知觉。
白洋桥邓氏八姐妹

当邓清和战友们醒来时,敌人已经把他们带到了小店据点。一个日本翻译官端来几碗药水,对邓清他们说:“这是嗽口的药,你们嗽嗽,千万别喝,喝了就没命了”。邓清端起一碗药水,对战友们说:“我先走一步了。”说完,将药水全部喝了下去。邓清同志牺牲了。

19963月,曾多次掩护邓清的堡垒户顾长安在河间县满堂村为邓清烈了一块碑。邓清生前战友张曙光、韩仰山、李云初、赵华、刘芝分别题写了赠言。

张曙光的赠言是:

抗战进行六年,正值相持阶段,环境空前残酷,转战任邱河间。遭敌包围恒道,弹尽中毒遇难。铁骨丹心志坚,女中豪杰名传。泪洒南北马庄,脚踏血迹向前,坚持马列指针,彻底推翻三山,胜利走向胜利,弹指五十三年。

韩仰山、李云初的赠言是:

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烈士耿玉亭、邓清同志留芳千古。

赵华、刘芝的赠言是:

飒爽雄姿志凌云,不幸遇难献青春。芳名永垂巾帼史,一代英烈育后人。

邓毅文

邓毅文,原名邓淑卿,生于1912年。其父邓毓海在种田之外还开着一个小茶馆。邓毅文8岁在本村女子学校上学,15岁高小毕业,后在茶馆里帮父亲干些杂活。供应妹妹邓志卿(邓巨川)和邓菊卿(邓义华)上学。1937年春,经人介绍同北关刘忠函结婚。婚后不久,其丈夫外出当兵,邓毅文仍回娘家白洋桥居住。1938年底,经陈治介绍同小妹邓义华一起参加了革命。她们先到仰止村接受培训,一个多月之后,邓毅文被分配到二区妇救会工作。1939年初调五区妇救会当刻写员,印发材料,并同其他同志一起到各村成立妇女识字班,她负责讲课。1940年调县妇救会任秘书。此间,她除了刻写材料,还经常在夜里到各区、村做宣传工作,传达上级指示精神。1941年冬的一天,她和邓清到五区大王良村开展工作,被敌人包围在村子里。险遭不测。那天,她和邓清藏在一个老乡家,几个汉奸闻进院子,喊道:“里屋有人吗?快出来!”她们没有答声,邓清拿着手枪逼在里屋门边,准备和敌人拼了。几个汉奸没敢进屋,喊了几声就走了。

194251日,邓毅文和部分县、区干部奉命向西转移,走到武强县沙窝村被敌人包围,双方展开激战。由于寡不敌众,我方被迫突围。邓毅文在突围中不幸被捕。敌人把她押到河间县城,对她压杠子、灌凉水,施以种种酷刑。邓毅文始终没有屈服。在河间监狱关押了半年,后河间的日军换防到大城,邓毅文被带回大城,关押在监狱里。1943年初.其父邓毓海借了一千元钱,在党组织的协助下将邓毅文赎了出来。由于在日本监狱中受尽折磨,身染多种疾病,组织上安排她去当教员。她先后在西关、务农屯、刘里北、五方等村教书。1958年因 病退职休养。现住大城北关。

邓巨川

邓巨川,原名邓志卿,抗战期间化名王振,生于1915年。少年时在本村女子学校读书,1933年考入大城女子师范学校,三年后毕业。19372月,经人介绍到青县小王屯村小学 教书。“七·七”事变爆发后,邓巨川回到家乡,加入群众自发的抗日组织——女子自卫队。1939年“自卫队”解散后经陈治、邓清介绍参加了革命。

19394月,邓巨川在臧庄子村参加了大城县委举办的民政干部培训班。培训结束后,同农救会干部朱敏一起到高李庄村,组织群众破坏交通。在县城至里坦的公路上挖大沟,阻止日军车辆通过。经朱敏介绍,邓巨川在高李庄村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8月,邓巨川被任命为四区妇救会主任。此间,她几乎每天都到备村开展工作,党的方针政策,动员广大妇女为部队做军鞋、棉衣,在各村成立妇女识字班等。邓巨川同志为人和蔼可亲,能同群众打成一片,加上她工作认真,机敏过人,因此,四区的妇救会工作搞得热火朝天,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

194112月,邓巨川调县妇救会工作。1942年“五·一”扫荡期间,她随大城县大队进入文安洼,在柴口过河,去了白洋淀,参加了白洋淀大会。之后,调任河县六区任妇救会主任。不久,农救会、青救会、妇救会合并为抗日联合会。邓巨川任六区“抗联会”委员,分管妇女工作。1943年调任河县委任刻写员,油印材料。19442月调回大城,任县“抗联会”妇女部长。19459月,调任肃宁县妇女民主联合会主任。1947年初调八分区妇联会,任委员,负责组织工作。1948年去保定,在冀中党校学习。学习结束后,留冀中党校工作,任妇女队书记。19504月,调河北省妇联会,开始任组织部干事,后任组织部副部长。19508月调邯郸地区妇联会任组织部长,19515月升任妇联会副主任。195110月到全国妇联妇女干部学校学习。195210月结业,留校工作,任班辅导员、支部书记,负责训练各地县级以上妇女干部。后任学校行82政科科长。1958年,北京的干部大批下放,邓巨川被分配到甘肃省兰州市东岗区雁滩公社任党委书记。1961年,调兰州市手工业管理局(后改称二轻局)任副局长。“文革”期间下放农村劳动,后去省“五·七”干校劳动。1971年调回兰州,负责筹建维呢纶厂,任该厂副厂长。1979年调任塑料厂副厂长。19807月离职休养。现居住在大城县城。

邓义华

邓义华,原名邓菊卿,生于1921年,自幼聪颖,8岁入本村女子学校读书,高小毕业。1938年底,同大姐邓毅文一道参加革命。在仰止村培训结束后,邓义华被分配到八区妇救会工作。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八区妇救会主任。此间,邓义华积极组织妇女除奸反特,支援八路军,做军鞋、送情报,组织儿童团站岗放哨,监视敌人,妇救会的工作做得有色。

邓义华性格刚毅、豪爽、泼有男子汉的气概,她除做好妇救会工作之外,还刻苦练习杀敌本领,学会了双手打枪,经常同区小队一起参加战斗,在革命队伍中,邓义华逐渐锻练成为一个坚强的女战士。

1941年,邓义华被任命为青县妇救会主任,参加了开辟青县的斗争。

1941年秋,邓义华同八分区司令员孔庆同结婚后,上级调她到八分区工作。一次,分区领导让她到冀中军区开会,她愉快地接受了任务。邓义华骑着一匹大红马,机警地绕过敌人的封锁沟和多个据点,顺利到达目的地,按时参加了会议。散会后,她马上往回返。在回来的路上与几十名伪军遭遇。敌人见她只有一个人,又是个女的,便扇子面形围过来,准备抓活的。邓义华当机立断,决定从突围。她抽出双枪,左右开弓,射向敌人,伪军们急忙趴在地上,就在这一霎那,邓义华一抖马缰绳,双腿猛蹬一下马肚子,战马一声长嘶,蹿出去好远,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1942年“五·一”扫荡开始后,八分区指战员在任河、大城一带同敌人进行了殊死博斗。此间,邓义华调任任河县二区妇救会主任。194210月,孔庆同司令员在任河县半截河村英勇就义。这不幸的消息使邓义华更增加了对敌人的仇恨,她化悲痛为力量,工作更加认真,战斗更加勇敢了。
白洋桥邓氏八姐妹

1943年农历115日,邓义华随县大队一班战士经过一夜长途行军,从青县转移到任河县小行洋村。他们刚刚住下,就被敌人包围了。邓义华见敌我力量悬殊,命令战士进地道。由于叛徒出卖,敌人找到了洞口,敌人往地道内放毒瓦斯。战士们被熏得喘不出气,睁不开眼。邓义华见此情景,果断命令道:“同志们.冲出去!我们宁可战死,也不能束手待毙!”随后,她和战一起开火,趁敌人散开之际,战士们冲出洞口,很快占领了一所房子。敌人急忙调集轻、重机抢向战士们扫射。双方激战两个多小时,终因敌众我寡,渐渐不支,战士们先后倒在了血泊中。邓义华也在这次战斗中牺牲了。

邓泽良

邓泽良,现名王砚,生于1917年。少女时在本村女子学校读书,后考入大城女子师范学校。“七·七”事变爆发后,在陈治、邓清介绍下于1939年初参加革命。首先到臧庄子村进行 培训。培训结束后,分配到二区任妇救会组织委员,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初,调五区任妇救会主任。1941年调县 妇救会工作,同年与黄敬华同志结为革命伴侣。1942年“五·一”扫荡期间,邓泽良和部分县、区干部向西转移,在饶阳县一带活动。

一次,她们在饶阳县吴公村丁开展工作,被敌人包围。敌人挨门挨户搜查,把人往街上赶。邓泽良跟一位大嫂要了一个孩子抱着,随着人群来到街上。敌人把认为可疑的人挑出来挨个查问,邓泽良亦被挑了出来。多亏她镇定自若,巧妙应对,没有露出破绽,幸免于难。邓泽良在饶阳工作了20多天,后因没有户口,不能立足,遂同一拿姓孟的女同志一起回大城。途中与敌人遭遇,两个人跑散。邓泽良在庄稼地里趴了一天,天黑后来到樊庄子,找到了正在生病的邓清。她们认为樊庄子不安全,决定转移。她俩抹黑了脸,每人挎一个篮子,拿一根打狗棍儿,装成乞丐的模样离开樊庄子,来到霍辛庄村一个堡垒户家。第二天清晨,敌人包围了村子。邓清因过度疲劳,病情加重,昏了过去。邓泽良和房东大嫂用被子将她盖好。不一会儿,一群汉奸进了院子。房东大嫂急忙迎出去,汉奸们对大嫂又踢又打,并声言要进屋搜查。邓泽良为了掩护邓清,主动走到院子里.对汉奸们说:“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女八路,与这位大嫂无关,把她放了。”就这样,邓泽良被捕了。汉奸们把她带到据点里严刑拷打。她被打得昏死过去,在地窨子里关了一夜。第二天她被押往县城,关押在宪兵队监狱中。敌人对她多次过堂审问,邓泽良每次都横眉冷对,宁死不屈,表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坚强性格。1943年初,党组织通过内线李凤人将邓泽良营救出狱。

1944年,邓泽良被分配到大城县政府负责教育工作。1949年底,随丈夫黄敬华来到天津,在六区做妇女工作。后调天津市总工会任生产部秘书。1980年离职休养。现在天津居住。

邓婉义

邓婉义,又名邓乃义、周林,现名邓愚,生于1924113日。7岁在本村女子学校读书,10岁那年,父亲病故后因家庭生活拮据而辍学。为了挣钱养家,她14岁那年经本村一个当家子姐姐介绍到天津恒源纺纱厂当童工,因亲眼目睹同胞姐妹经常被男工头打骂,认为是奇耻大辱,几个月后即辞职回家。

19398月,由县妇救会主任陈治和邓清动员参加抗日工作。先在县民政训练班学习了一个多月,通过学习,对共产党有了初步认识,懂得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道理。结业后被分配到七区妇救会任组织委员。同年10月,经七区妇救会委员里疏和七区区委组织委员邢同志介绍,在蓦门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入党宣誓时,正值敌人进村“扫荡”,敌人把乡亲们都赶到大街上,她们由村干部掩护,在一个老乡家举行了仪式。当时没有党旗,她就面向北鞠了三个躬,誓词内容有“坚决抗日”、“革命到底”、“决不叛变投降”、“百折不挠,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等。一个月后,她当了党小组长。

1940年的一天,七区正在桑杭村召开全区干部会,有情报说敌人要来扫荡。为了避免被敌人一网打尽,区委决定立即疏散,区委转移到郭庄村;区政府转移到马策村;群团(工、农、青、妇)仍留在桑杭村。敌人先到马策村,结果区长和助理员都被捕了,随即又包围了桑杭村,把老百姓都赶到街上,汉奸就在人群中找八路。当时村长媳妇给邓婉义一个孩子抱着,藏在人群中。由于老乡们的掩护,她没有被敌人发现。

1941年 秋,邓婉义调任一区妇救会主任。那时,她们通常上午在堡垒户家隐蔽。下午开展工作。主要工作是动员群众抗日,支援前线,组织各村建立农救会、青救会、妇救会,组织抗日政权,减租减息,做汉奸家属的工作等。她们到汉奸家里,要他们告诫自己的亲人“不要当铁杆汉奸,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让他们认清形势,要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见了八路对天放空枪。还告诉他们,对表现好的就打红圈,表现不好的就打黑圈。汉奸家属都表示要“争取打红圈”。这些工作收到了很大成效,有些汉奸见抗日干部往西走,他就把脸转到东边,装作没看见,打仗时往天上放空枪。

1942年春,邓婉义调任五区妇救会主任。不久“五·一”扫荡开始了,敌人对抗日根据地在实行“铁壁合围”,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抗日战争进入了最残酷的阶段。邓婉义同展树喜同志一起在张街村北打游击。他们主要是在土井子挖洞,钻炕洞,蹲“蛤蟆窝”。上午隐蔽,下午回村开展工作。后因雨水多,土井涨水把洞淹没,她和老展转移到刘里北村。不久又有几个同志也转移到了该村,共有五、六个人。因目标太大,他们又“化整为零”分散游击。邓婉义独自转移到邢庄子村,隐藏在一区助理员邢泰启同志家。

一天,敌人到邢庄子村抓八路,她和邢泰启钻进他家的夹壁墙。敌人把邢的媳妇抓起来,压杠子、灌凉水,要她交出其丈夫。她英勇不屈,始终没招。敌人走时留下话:“限三天之内把你丈夫找回来,否则血洗了你们村。”邓婉义和邢泰启一起把邢的母亲送到他姥姥家,媳妇送到他丈人家。他们又出去打游击了。几天后他们来到郝电村。不久,县交通员找到他们,让他们向白洋淀转移。原因是冀中模范抗日根据地变质,组织上为保存力量,决定将干部外转到冀西。19427月,邓婉义和另外几名同志赴冀中军区敌工训练班学习。

1943年春,邓婉义化名周林返回冀中,负责接她的是郭实同志,他们自此相识,后经范勇(范桂兰)同志介绍,她与郭实同志结为革命伴侣。回冀中后,邓婉义任任河县委敌工部干事,后调任八区抗联会副主任兼妇女部长。1944年秋,调任献县武委会妇女自卫队队长。1945年秋,调冀中八分区武委会任政工干事。194710月,到建国县搞“平分”工作。194810月,同丈夫郭实一起南下。19494月,任荆州专区荆门县妇联主任。1950年秋,任荆门县委委员。19528月,调任湖北省妇联福利部副部长,党组成员。19556月,到湖北省干部文化学校学习。19577月,调任荆州专区农场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1958年底,调任荆州专署农垦局副局长。19637月调任恩施专署人事局副局长、局长。“文革”期间,下放到恩施地区“五·一”干校劳动。19757月,任黄冈地区人民银行副行长。19807月调黄冈地区财贸办公室任顾问。1983年底离职休养。现在湖北省武汉市居住。

邓素贵、邓如箴

邓素贵生于1917年,大城女子师范学校毕业。1938年底参加革命工作,民政训练班培训结束后,被分配到一区妇救会工作。后被其父亲骗回家,锁在家中,不让她出来工作。后精神失常,郁闷而死。

    邓如箴生于1921年,白洋桥高小毕业。1939年初参加革命,在三区妇救会工作。1941年在臧电一带打游击,被敌人追杀,渡子牙河时不幸牺牲。

转载声明:

1.本文转载于《中华邓氏族谱网》,版权归原作者和原网站所有,如感觉侵权,联系管理员删除;

2.因本站资料为采集或转载回来,作者如有错误之处,请及时联系管理员,以便修正!

注意:本站《邓氏网》不负其他连带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